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杨彼得:事故不止 追究别人不已


深圳警方对12名滑坡事故相关责任人采取强制措施;但不要抱太大希望,警方控制的永远是些小人物。
据深圳警方消息,他们近日依法对深圳市益相龙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等企业负责人及滑坡事故相关责任人共12人采取了强制措施。看来是要追究发生在深圳市光明新区渣土受纳场「12•20」特别重大滑坡事故责任人的责任了。

这12名被控制的责任人,除了相关企业的负责人以外,还有哪些人,我们不得而知。因为是警方而非检方采取控制措施,可以推知,其中不包括党政官员。官员的渎职犯罪由检方负责侦查。好在最高检介入了,由此可以推断,将有官员被追究刑事责任。

但我们也不要对此抱太大希望。警方控制的,永远是些小人物,其中包括企业负责人。企业负责人自然有其社会地位,但在中国权力系统面前,就十分地微不足道。小人物也不排除一些低层级官员,但肯定不包括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市长许勤。党中央公开讲过,培养一名高级领导干部成本很高,不榨干他们的领导才干可惜。这就决定了,死几十号、几百号人是不会危及高级领导干部的政治前途的。

今年8月,天津港发生化学危险品爆炸责任事故,一个天津市委市政府新闻发布会姗姗来迟,有记者直接问天津市委代书记、天津市市长黄兴国要不要承担责任,他回答:「我作为天津市代理书记,又是市长,一个人现在承担着两个职务,这么大的事故发生在天津,造成了惨重的损失,在国内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可以讲对天津人民带来了损失,也对全国产生了极坏的影响。我要承担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话虽这么说,但至今他还在天津当官,每天发号施令、教化官民。他唯一做的,是把别的一帮「相关责任人」抓起来了。

同样是在深圳市,2009年8月曾发生挡土墙坍塌事故,4栋居民楼桩基外露,楼体悬空,坡下多栋楼也受到塌方严重威胁,疏散范围扩大到36栋居民楼。时任深圳市领导们也作出指示,要求严厉追究有关责任人法律责任。这个「相关责任人」也不包括他们自己。

但是,按照中央组织部《党政领导干部辞职暂行规定》,辖区内发生重大、特大安全安全责任事故,领导干部是要引咎辞职或被责令辞职的。 《国务院关于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责任追究的规定》说得更明确:发生特大安全事故,社会影响特别恶劣或者性质特别严重的,由国务院对负有领导责任的省长、自治区主席、直辖市市长和国务院有关部门正职负责人给予行政处分。中共中央今年8月公布的《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开始施行,首次提出环境损害事件中,党政同责;八种情形,追究地方党委和政府主要领导成员的责任。

每天发生重大安全事故,这些高级领导干部总是痛斥「相关责任人」,命令警方控制「相关责任人」,表态要严厉追究、决不姑息。但他们永远言不及义,对自己的领导责任与去留从不表态。

领导人之所以可以领导别人,除了他手中有权外,还在于他拥有一定道德号召力。如果他永远在那里严厉追究别人,从不追究自己,谁服?他的指示除了令人反感,还能产生其他什么社会效果?天下人都把它当作耳边风,权力的责任得不到落实,于是各种事故不断,与官员置身责任链之外形成恶性循环。

也许他们在等待中央裁示,甚至是中央要求他们坚守领导岗位、认真履行职责。这其实是一个很坏的制度安排,与党政领导干部引咎辞职的精神违背。责任意识、负责精神属于道德与伦理范畴,需要的是积极主动性,而不是被中央推着走。但有几个中共官员主动辞职?在他们身上,你看不到任何道德的成份,只闻到一股扑鼻的无耻气息。看到他们坐在主席台上唾沫横飞地训斥别人,我们不禁要笑了。

文章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