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木然:不能让互联网变成局域网


2015年12月20日,中纪委机关报发辛士红的文章,标题为《善察群言方能认清自我》,题目后被凤凰网改名为《官员升任重要岗位后想听真话不易》。首先要说,凤凰网的题目改得好。凤凰网的目的是提出问题,也在客观上认为,作者提出了问题是对的,解决问题的方针是存疑的。
然后再分析文章的内容。文章的内容从整体来说,也确实在提出问题方面有意义,在分析问题原因和解决对策方面没有实质性的意义。这些问题的原因和解决方案,并不是什么新内容,而是古已有之。古代存在的问题,专制社会存在的问题,用专制的思维方式去解决,很显然跟不上时代的节奏。如果按着古代的方式去解决,最终的逻辑也是回到古代社会中去。只是可惜古代社会这种东西,人们可能只愿意回到田园风光当中去,并不愿意回到古代的政治社会中去。毕竟,那裹脚的女人,那被阉割的太监,那下跪的滋味,让现代人也是真心受不了。
文章说:“党员干部一旦走上了重要领导岗位,容易陷入社会联系和人际交往的围城,掌握的情况是二手的,看到的信息是过滤的,甚至连到基层调研也可能被提前人为设计,想听到真话、看到实情并不容易,尤其是关于自己的。如果不能做到‘兼听’,想不伪饰、不膨胀,长期保持清醒头脑很难。”作者把问题提出来之后,便是要解决问题。那么产生问题的原因自然也就在分析之列。
作者认为,产生问题的原因是:“时下却有个别领导的自我感觉、自我评价,与群众印象和客观实际相去甚远。产生这种错觉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来自权力的傲慢,自以为‘一当领导,无所不能’;另一方面便是脱离群众,闭目塞听。”很显然,领导干部听不到真话,不是体制问题,而是个人问题。只是个人问题何其多,已经远远不止是听真话的问题了。
既然不是体制问题,而是个人问题,解决问题的方式自然也是从个人着手。对此应采取的对策与办法一是要兼听,所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二是所谓要发扬民主作风,即“遇事虚怀观一是,与人和气察群言。”这样的民主作风,只是官员的一厢情愿,如果官员不想听,也不能把官员怎么地。即使官员不听真话,听不到真话,可人家既没犯错又没违法,更没有违背上级官员的意志,何罪之有。随之带来的问题是,如果没有民主,何来的民主作风?如果有了民主,何需民主作风?
问题是老问题,解决问题的方式却不能用过去陈旧的方式去解决。领导干部不是封建社会的官员,不是封建社会的皇帝。老问题要用新方式去解决,否则总也跳不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率的恶性循环,官员也总也跳不出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思维陷阱。至于搞什么清官政治、好人政治的儒家思想那一套,也自然是此路不通。都试了二千多年了,还有什么可试的。
高官听不到真话,是体制问题,不能把体制问题等同于作风问题。如果加强法治建设和民主建设,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制度化,官员时时刻刻都会听到真话,想听假话都不容易。只有加强人治建设,才会要求官员要有听真话的道德要求。
这样的道德要求,在毛泽东听梁漱溟提意见时希望毛泽东有“雅量”时已经破了产。任何统治者,如果没有法治,听不听到真话都得看统治者的心情。统治者的人治价值观,统治者的个人偏好,决定了听真话至多只是作秀而已经。毛泽东还提出过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还提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不怕争鸣的观点的,可争鸣最后的结果就是引蛇出洞的反右,对说真话的人的彻底的无情的清算。
在专制社会,好官不常有,坏人处处多。
即使官员真心地想听真话,那真话也不是想听就能听得到的。这种体制是下级向上级汇报的体制,上级也是由下级升为上级的。听汇报是个什么形式,是个什么形态,上级也知道,高官也知道。汇报会不是听真话会,而是听下级表演会。这样的表演,上级知道,因为上级也是通过表演升上去的。下级也知道,如果讲真话,如果不把汇报会搞成表演会,那么下级的官位就会难保。都是在表演,但都不明说,就看谁的演技好。
政治学的常识是,谁提拔,谁任命,那就向谁负责。民主选举,官员就必须对民众负责。上级主管部门任命,上级主管部门提拔,就得向上级主管部门负责。这样的政治逻辑,官员哪能不懂。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上级喜欢什么,下级必然投其所好。上级喜欢听什么,下级必然找好听的话说上级听。
上级听不到真话,是体制逻辑决定的,而不是个人所能决定的。如果解不开体制的逻辑,那么无论什么样的高官,都难以听到真话。能听到的,都是奉承话,好听的话,拍马屁的话。
现在能听到真话的,也只有网络了。可是网络的真话,官员并不爱听,否则就不会对那些说真话的人进行销号、屏蔽、删帖,甚至在线下打压。
高官为什么听不到真话?因为体制。高官如何才能听到真话?加强法治,改革政治体制,落实网络自由。不能让互联网变成局域网,更不能让互联网变成高官的“护脸网”。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