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透视中国:国外更加活跃 国内改革仍险


临近岁末,各大媒体梳理过去一年的国际大事。从“伊斯兰国”的兴起,到南海的紧张局势,“中国”和“习近平”在这些清单中均被多次提及。这说明,过去一年,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开始扮演必不可少的角色;而习近平治下的中国,也继续受到外界的关注。
毫无疑问,在上台三年后,身兼数职的习近平已经在中国政治中变得愈发重要。他的反腐运动不如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的那样会很快收场;相反,中国的反腐已经成为一种“政治新常态”。中国政治观察家们的共识是:他是近代中国最强势的领导人之一。
那么在外交上,中国在过去一年的表现如何?未来一年,中国国内的改革又将有哪些挑战?

有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


“中国外交鲜有那么活跃的一年,”年初在《华尔街日报》上“唱衰中国”的美国学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本周在《南华早报》的一篇评论中这样写道。中国媒体将习近平和彭丽媛描述成“环游世界”的领导人夫妇。从巴基斯坦到非洲;从欧洲再到美国,习近平正在践行中国的“大国外交”战略。
中国的“大国外交”似乎从一开始就要区分于既有大国,尤其是美国的。比如,中国在巴基斯坦宣布460亿美元的投资项目和在一些非洲国家免除贷款等。2015年,中国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也引发了不少争论。中国最终将美国最主要的盟友英国囊入其中,被一些评论人士称为一场“外交政变”。
值得注意的是,向来抱怨以美国主导的多边国际体系对发展中国家不公的中国,在过去一年更多向多边与区域体系展开魅力攻势。AIIB是其中的一个例子,而12月份巴黎的气候变化大会则是另一个。另外,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和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等都可被认为是其抗衡美国体系规则的例证。

南海将“更加危险”


不过,中国“大国外交”的局限也是显而易见的。各国都可以抱怨既有规则的不公,但若中国想要在外交舞台上有所作为,则必须阐明为何既有规则不适用,以及究竟怎样的一套规则既适用于自己,也适用于他国。
令人费解的是,在一些不涉及自身利益的争议问题上,中国呼吁涉事各方遵守国际规则。然而, 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却称自己与国际规则无关。这种做法,对中国的国际形象不利,也让中国未来的国际行为不可预测,增加外交误判的可能性。
纽约大学的法学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认为,在未来一年,南海问题可能会变得更加危险。他说,目前美国用军事姿态来挑战中国模糊的国际法修辞和其人工造岛的工程。不过,这些努力并无太大效果。在与中国有争议的亚洲国家中,目前只有菲律宾将中国诉诸国际法庭。但中国拒绝参与仲裁,并称不会接受仲裁结果。
“(国际)法庭将在明年5月或6月做出决定,”孔杰荣在亚洲协会的一篇评论中说,“若其否决了北京的一些声称,则可能加剧目前的紧张局势,尤其是若北京继续对其在联合国海洋公约的义务不屑一顾。”

经济是挑战,法治需建设

内政决定外交。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日益活跃的同时,其国内的政治与经济也将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其海外的战略与考量。全世界都在问,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将如何履行改革与开放的承诺。
2015年, 中国官方已经不再回避经济放缓所带来的挑战。尽管官方称之为“新常态”,但这背后是更多的不可预测性。比如,今夏的股市崩盘与监管机构之后的处理方式。在一些企业高管纷纷“失联”后,一些评论更是认为,这暴露中国决策者对复杂经济问题处理能力的“硬伤”。
经济上,结构性调整需在未来一年成为决策者的当务之急。12月21日,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了2016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五大任务:削减工业产能、去库存、降杠杆、降低企业成本和改进薄弱环节。
这些都不是新问题,但官方仍在强调,则显示问题之严重,解决之不易。自经济开始下行以来,官方多次否认的刺激措施仍然被一些地方政府采纳。这当然可以解决燃眉之急,但同时又让地方和企业债台高筑,最终无力偿还。而若不这样做,政府就无法完成保就业等的目标,造成更大的社会危机隐患。
这只是中国社会各式矛盾中的一对,而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是经济与金融体系的改革,以及市场经济规则的建立与实践,尤其是经济与社会法治的建设。遗憾的是,过去一年,市场规则仍被官方机构挟持,利益集团仍然阻止改革派的尝试,而在年末浦志强案后,“法治”仍似一张空头支票。
文章来源:BBC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