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童大煥:王石給國人上了一堂資本課


王石高調嘴硬,對寶能說「你的信用不夠」的時候,恰恰是他處在最弱勢的時候;當他低調服軟,說「我們都是一家人」的時候,恰恰是他已經重新掌控局面、獲得主動權的時候。很多人只從表面字義去理解,不知道「你彎腰是因為你比他高」這個簡單的道理,也不知道王石這是在給對方台階下。
關於寶能敵意收購萬科,萬科管理層奮起高調還擊的控股之爭,上周三,2015年12月24日 10:31,我發了一條微博:萬科和寶能之爭,三拳兩腳,勝負已決。王石將完勝,寶能將輸錢。從內到外,不管是作為攻方還是作為守方,狙擊不自量力、只追求短期投機回報、不顧自身長遠負擔能力的「野蠻資本」,都是我們每個人必須要做的功課。
12月初以來一直和我在微博上隔空對話、談城市化和房地產的上海網友風格純粹很快轉發曰:「這個問題上,我們的觀點竟然也一致!」
接著我們對此有一段對話:
風格純粹:寶萬之爭,這事一出來,我就在我的大學同學群應同學之邀,做了一個簡單的分析。說萬科必勝!看微博上一些股市分析大神們把寶能當回事,我覺得特別可笑。一直在這事上懶得發言。寶能此舉,一定是聽了一些中國證券投資機構某些大神的指點。整體上,反應了他們智商的不足。非常愚蠢!
童大煥:此前我心裏只做了價值判斷,覺得寶能資金來源有異,短期回報追逐必然損害萬科長遠利益。現在看安邦此前投幾家房企的大手筆,追求的都是長遠利益,他根本不可能聯手寶能。
(注:有些人認為安邦也是寶能主要資金來源——浙商銀行的大股東,因此安邦和寶能天然利益一致,這是不對的。說簡單點,寶能只是通過浙商銀行的渠道融資借錢而已。)
風格純粹:姑且不論傷害不傷害萬科。從資金來源上,短債長投就是寶能的致命缺點。萬科管理層並不控股,也就是說,萬科有一個殺手鐧,他可以選擇大股東,比寶能有錢的多了去了。另一個殺手鐧,萬科管理層可以選擇集體出走另立門戶,萬科就什麼也不是了。這就是萬科牛的地方。王石其實一開始說的很清楚了。
童大煥:管理層一走,股價暴跌,寶能更虧。
風格純粹:我看過很多證券公司的分析文章,整體上,中國證券從業人員,知識是很匱乏的。邏輯上也很差。沒有大局觀的視野。萬科最值錢的是什麼?管理團隊!是這個管理團隊支撐了這個品牌!而不是擁有萬科兩個字!這就是王石的底氣!
童大煥:我跟搞金融搞資本人的在房地產問題上基本也對不上話。完全不在一條道上。(注:他們多用股票思維思考房地產,而完全缺乏城市化思維。)
風格純粹:王石他們只要夠狠,如果選擇賣出他們管理層的持有的股票,然後宣布不接受寶能,否則集體另立門戶,所有股票持有人,立刻變傻!問題立刻成為股東們的問題了。所以,這個問題根本不是問題。
風格純粹:王石並不控股。但他們可以任性選擇大股東。沒有了這個團隊,萬科什麼都不是。品牌不是萬科這兩個字這麼簡單,而是背後這個團隊支撐的。這也是王石自信的原因。寶能一定會虧的很慘,保監會現在不是開始查萬能險和寶能資金的來源了嗎?所以,中國這些證券公司離國際投行的那種大格局的戰略思維差遠了。
風格純粹:這個團隊只要出走,無數的資本追逐他們。寶能這幫人買股票,連買的是什麼都不知道。所以,這事一出來,我就在我的大學同學群給他們講課,我見過蠢的,沒見過寶能這麼蠢的。股票拉高,早就該出貨了,真想做大股東?幻想把他的資產置於萬科?太傻了。
風格純粹:我的這個建議,才是最毒的毒丸計劃,勝過任何增發,股票稀釋的計劃!
童大煥:的確是。管理層股票份額雖小,卻具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力量。
風格純粹:錢這東西,並不是天然的資本。跟菜刀一樣,在有智慧的人手裏,可以做出美味佳餚。在蠢貨手裏,也可以抹脖子自殺的。
童大煥:這也正是我想說的,離開了智慧和人,錢是個屁。回頭我把我們的對話整理出來。投機取巧一下,放到專欄裏,可以少寫一篇文章。
風格純粹:有一句話說的特別好,每個人的財富都需要美德來匹配,如果一個人的財富超出了他的美德,那麼就是災難。這個美德,我理解成智慧。這也是上帝讓大多數人貧窮的原因。
童大煥:對啊。最大的美德就是理性、智慧啊。這是蘭德說的。
隨著安邦和萬科同時宣布公開結盟,隨著監管層介入調查寶能的高杠杆資金,無論是天時(監管變化),還是地利(持股比例領先帶來的有利地位),還是人和(輿論支持),王石和萬科都已處於上風。
接下來,應該是寶能獨自去舔傷口,萬科管理層也要著手完善自己,如何防範可能的、更凌厲的敵意收購。社會則不應該在此問題上馬上就轉移焦點和視線,而應該停一下腳步,進一步思考資本和企業家的關係,思考金錢和信用的關係。金錢本身是沒有信用等級的,但金錢背後的人是一定有信用等級的。我們應該感謝王石和他的團隊,在中國這片長期野蠻生長的土壤上,給國人上了一堂生動的資本課,正如王石本人在《青梅煮酒(142)【信用與情懷】》中所言:「『信用不夠』並非道德評判,而是風險考量。信用評級有系統的評估工具。經營穩健性、風險偏好程度是核心指標,第一大股東變更可能引起的動蕩也是考量因素。在國際資本市場,信用評級是融資成本的決定性因素。這些都是常識,都是理性的思考,與愛憎無關,與情緒無關。何來用信用批判資本呢?信用本身就是最強的資本。信用是值錢的,信用越好,就更容易籌措到便宜的資金。這是一些著名企業在二戰後的廢墟上迅速崛起的原因。所謂品牌,其中含金量最高的部分就是值得信賴的信用。你信不信,反正我信。」
一個偉大的企業家,一定是在用他和智慧、信用為社會合理配置資源和財富。那些光擁有資本,卻無法為社會的長遠利益公平、高效、合理配置資源的人,最後的結果一定是輸錢。這就是市場的偉大和公正之處。錢只有掌握在擁有足夠智慧和信用的人手裏,這個社會的財富才有亮麗的成色,整個社會的共贏共享局面才能更好地達成。
從本次萬科遭遇敵意收購,以王石為首的優秀管理團隊以少勝多、以管理勝資本這個重要案例上,我們可以建立起對未來足夠的信心,這就是:智慧和信用,永遠是市場經濟最根本的靈魂,有它,才有一切。
最後,我想引用蔡浩為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撰寫的《萬寶之爭:資本為王還是實體為先?》(2015年12月23日 07:06 AM)一文中的兩段話為本文作結:
「併購成功與否,不僅僅指收購行為本身是否能成功達成,還指併購完成後,企業的運營能否達成併購前的預期,即產生正的協同效應,創造1+1>2的價值。然而,根據100多年來的併購歷史來看,併購失敗的案例要明顯多於併購成功者,不同的研究對併購失敗率的描述不太一致。比如美國商業周刊認為高達75%的併購都是不成功的,而麥肯錫的研究則是60%以上都是失敗的。也即是說,大部分併購的長期結果並不是價值創造,而是價值毀滅。在此基礎上,與現有管理層形成對立的敵意收購,即便收購行動成功,在長期經營上能獲取成功的概率會更低。而本次寶能收購萬科的行動,乃是名不見經傳的行業小弟通過杠杆運作趁大哥打盹的時候對行業領頭羊的逆襲,不客氣的說成功的概率微乎其微。
「王石帶領職業經理人團隊創造的萬科模式,用20年時間將萬科打造成了中國房地產行業的龍頭,無論你對王石本人有什麼意見(通常是太高調之類的因素),業績擺在眼前,即便寶能逐步完成了對萬科的控制,你能相信一個靠資本運作上位、管理上尚未證明自己(市場上有很多聲音質疑姚用人只用自己人),能創造出超越『王氏』萬科的業績?任何理性人都不會這麼想。何況,從萬科近三年的業績來看,表現堪稱強勁,除了銷售業績穩居榜首,其淨資產回報率平均在20%以上,遠超行業平均水平(平均不到10%),尤其在房地產形勢嚴峻的2014年,這個差距擴大到了3倍以上,這也體現了萬科管理團隊企業家精神的價值。」
以我觀察城市化的視角來觀察中國的房地產商,雖然過去十幾年開發商佔盡各種風頭,但真正因為懂城市化而很少失誤、真正能給客戶提供終極資本價值和消費價值的開發商鳳毛麟角。萬科的成功,不是因為他抓住了多少風口,而是因為他避免了多少失誤。很多時候,十次成功抵不上一次失敗。這,正是萬科之所以成為龍頭的原因所在,穩健,不應被視為風格,而是由此最大限度地規避風險。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