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中国大陆民工年终讨薪:跳不出的怪圈?

m0426-qlp.jpg
图片:2013年4月25日,一百多名承包西安祥云农副产品交易市场的农民工及劳务公司代表,不满被承建方拖欠三千多万元工程款,拉横幅到省政府请愿求助。(马晓明提供)

年关岁末,在中国大陆,外出打工的人都想回家过年。但是,很多农民工却因为拿不到被欠工资不能回家。欠薪问题在中国建筑行业尤为严重。有评论认为,中国民工年终讨薪成跳不出怪圈的根本原因在于官商勾结盘剥;农民工打官司讨薪不成因为中国司法不独立。
中国官方新华网1227号报道,河南省高院今年末仅半个月就受理了拖欠农民工工资案6千余件,涉案金额3.14亿元。一方面是中央和地方密集出台政策要求严查,另一方面,农民工工资被拖欠案依然不断,“年终讨薪”成了农民工跳不出去的怪圈?报道举例说,郑州市惠济区新城街道两栋9层高的双子座商业大厦早已封顶,然而就在这高楼脚下破旧板房里,还住着曾经的建设者。他们因为没拿到工资,不能回家过年。从8月20日商业广场项目主体工程完工后,罗以学已经和工友们在这里生活了4个月,只为要回被拖欠的6万多元工资。
四川成都的维权人士黄琦对本台记者说,在中国大陆,类似的建筑商欠薪事件在中国各地都很普遍:
“这个问题由来已久,就是因为农民工在社会各阶层中处于一个最弱势的群体。他们的各种权益根本得不到保障,老板和包工头敢欠薪,是因为他们有后台,其根本原因是官商勾结。”
在中国各地的建筑行业,由于监管不严,很多承包商和民工没有签订正式的劳工合同,因此欠薪后,农民工与打官司也很难,黄琦说,
“各地劳工部门应加强对承包商的监管,要求包工头必须和民工签订劳工合同,保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报道说,中国中央政府最新发文,要求严肃查处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让农民工按时足额拿到应得的报酬,但是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数量仍然庞大。河南省信阳市一家劳务派遣公司负责人表示,今年公司组织40多名农民工到武汉一家加工企业工作,企业从10月份开始就没有再支付工资,拖欠了近200万元。
黄琦指出,中国大陆很多地方房地产市场不景气,不少房地产公司资金不足,将大部分资金用来支付地金,要等房子售出后才能支付建筑费用,因此拖付工程款十分常见,
“在这种情况下,各级政府应该有一些资金先垫付民工的工资,让他们回家过年。由政府向包工头讨要拖欠工资。”
报道还说,由于缺少法律雇佣关系证明,加之建筑行业存在的各种无序转包、分包、挂靠问题,农民工讨薪申诉手续繁琐、流程漫长。很多农民工讨薪掉进了各种纠纷的黑洞,成了经济链条最尾端的牺牲品。郑州市中院的陈朋涛介绍,由于法院在审理民商事案件采取的是不告不理原则,不会主动介入劳动纠纷,而拖欠工资除春节前外,其他各个时间段均较分散,因此法院很难将年终农民工工资案件集中办理延伸到日常工作中。
在美国纽约的劳工活动人士刘念春认为,中国民工通过法律渠道,仍然讨薪难的原因在于中国的司法不独立,
“司法掌控在各级政府领导手中,他们又是很多开发商的后台老板,民工打官司只是鸡蛋碰石头。”
在中国,工人不能自由组建自己的工会维权。刘念春认为,中国当局应该允许建筑工人建立自己的工会,
“如果有了独立的工会,工人可以通过工会和承包商集体谈判,包工头就不敢欠薪,也不敢克扣工人的工资。”
文章来源:RFA 记者:高山 责编: 嘉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