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8日星期一

钟道:寻找考拉



考拉是个动物名称,90后的美女赵威为什么用考拉为网名?已经无法向她面询了。因为自7月10日她被一群身份不明人员,在北京的居住之处被劫持以后,没有任何一个赵威的亲戚朋友律师见过她,也就是说她至今下落不明。有人或许以为我谈论的那群身份不明人员是中东的IS恐怖组织成员,其实不是,但是也差不了多少,只不过是名称不同,行为雷同罢了。或许有人会说,你所说的90后美女赵威一定是得罪了哪个黑道老大了,否则怎么会遭遇到黑道恐怖分子的袭击呢?其实不是,你想想那些在中东被劫持的人质,哪一个人不是无冤无仇平白无故被袭击的呢?


7月09日后,一年到头,你们依然人间难寻,不知道在哪里?圣诞的钟声敲响后,雪花飘落。从7月流火的季节,到了冰天雪地的严冬,考拉赵威们从人间蒸发掉了。从此考拉就从能说会道的大活人变成了一个符号;从此世上缺少了一群活跃的法律维权人;从此许多人的案件没有了一群代理人;从此父母不见儿女、夫妻残缺、幼娃成为单亲;从此法律缺少了程序的环节;从此笼罩在雾霾阴郁的中国的暗箱再现。

特别难受的是,许多曾经热烈的人,冷漠了,不言了,遗忘了,无视了…。今天还在吃吃喝喝,今天就如同变幻的魔法一样木乃伊了,不知道还有明天,还有将来,还会见面,还有时日,还…。真的有些说不下去了,之所以要说,是因为我想知道我是活人,我的灵魂依然活着。心情沉重也罢,欢愉也好,都惦记哪些被黑监狱了渺无音信的考拉们。


那是一群人,不是只有考拉赵威一个人。在那群人中,考拉是年龄最小的,是少数的女性,是90后刚过24岁生日的小女子。她被抓捕的过程是暴力的,诡异的,同屋的90后女同伴说出后,都会令世人咋舌的。记得在七月十日,我在微信群中读到那神秘行动的消息后,心立马悬挂到天边,好像在读一篇不属于文明民主法治中国的野蛮时代的故事。抓捕考拉的故事就这样发生了,打晕同屋者,拷住考拉,摔碎手机,搜查房间物品电脑等。这只是知道的关于考拉赵威的简单的情景。其他人呢?胡石根是怎么被消失的?李和平是如何不见的?隋牧青又哪里去了?…都不知道了,也没有人披露出来。他们都在哪里呢?


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似乎是狠狠的掐拧了自己一下,把昏睡中的灵魂从死亡状态中打醒。否则,上帝就真的与我无关无份了。每周奉耶稣的名的聚会就真的成为了,耶稣所厌恶和咒诅人了。到那日主耶稣就会对我说,“你这作恶的人,我不认识你!”在传福音的过程中,我自己却成为被福音所弃绝的人了。考拉只要在北京,就会到建国门的教会参加查考圣经的聚会,她还是个慕道友,还在学习中。其实呀,所有信耶稣基督的人,一生之久都在不断的学习中,那在后的将要在前。

记得有一次聚会查经进行时,有一个迟到者,进来后就打断了查经的秩序和安静,不断的给他所认识的人倒水,其中也包括考拉赵威。对于这种对一屋子人的藐视和不敬的态度,我作为主持人当时在劝阻无效后是拍了桌子的,可是对方更加凶猛的反对我也拍起了桌子,我闻到了他嘴里喷出的酒气,就忍耐下来,在贺弟兄带领的唱诗中安静下自己愤怒的心。在后来的轮流分享环节,考拉说,自己是想要站出来制止这种暴力倾向行为的,但当时心里确实有些惧怕。从这件事情就可以看得出来,考拉不是一个胆量很的大的女子。事后她也许找那个领他来到教会聚会并相熟的人谈过此事,而我事后也反省自己的脾气。悔改是信主耶稣基督之人的基本人生态度,在神宝座前的忏悔是信主耶稣基督之人每日的功课。考拉赵威在这将近六个月失去自由的监禁中,在被提审时,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手段吧?!想必有人拍桌子对于她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她那不大的胆量,也一定经受了各种各样锻炼和磨砺了吧?!甚愿弱女子考拉能够靠着三位一体神的帮助,得以胜过自己的软弱,不要遇到难以承受的试探,脱离一切的凶恶。


大约是六月的时候,在去教会的电梯口,我遇到考拉,也是好久没见了。她去南昌,参加所在律师事务所,为蒙冤之人争取律师查阅案卷权益的事情刚回来,说是想参加2015年的律师司法考试。再之前,她参加过蒙冤车队从北京到南昌的汽车之旅。律师行业是一个长期跟中国的公检法司打交道的职业,凡是深知中国江湖之险恶的人,都知道律师是一个需要胆量、智慧和专业知识技能的职业。尤其是在中国当律师,口才和对社会人心的把握都要强,才能行。而人心是比万物都诡诈的,是坏到了极处的,如果对人心和人性有一丝一毫幻想的话,是干不好律师职业的。法律事实是需要证据和见证支撑起来的,拥有一双清澈透明眼睛的考拉赵威,能胜任律师职业的斗争性吗?凡事相信、善解人意的考拉赵威,失去任何消息已经将近半年了,认识不认识的许多人都在寻找考拉们,你们在哪里?境况怎样?半年来是怎么过来的呢?

(于2015年12月28日)


《年思/钟道》

一叶知秋,飞雪看冬;
年终岁尾,春要再来。
考拉难觅,燕子归来;
樊笼知否,一墙难隔。
冬夜漫长,阳气升腾;
以色列国,遍布寰宇。
谁说黑暗,难敌真光;
不朽言说,传遍天下。
不再恐惧,日期满足;
看2016,是谁掌管。
就此回望,恩爱不绝;
以往将来,恩典是王。
是时候了,监门大开;
牢狱中人,见主使者。
锁链脱落,得着释放;
真理仆人,得见真光。
自由儿女,律界传奇;
种子生长,顽石开裂。
一年到头,牵手前行;
牵手走过,不再惧怕。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