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刘青:谁在采用双重标准

mali_hotel_hostage_afp.jpg
11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证实,3名中国公民马里袭击事件中丧生,另有4名中国公民获救。(AFP PHOTO)

二零一五年世界上最受关注的话题,可以说就是国际恐怖组织犯下的恐怖罪行。远在中东的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却频频伸出魔爪于欧美民主国家犯下暴行。从年初的巴黎查理周刊遭到血腥屠戮,到今年十一月十五日的巴黎大屠杀,再到十二月七日的美国加州大屠杀,无一不是让世界极度震惊和困惑不解,又无一不是伊斯兰国指挥或唆使的罪行。恐怖组织在世界各地犯下的恐怖罪行,从九一一以来就是国际上深感忧惧的重要内容,而随着今年以来不断发生重大恐袭,更上升为当今世界的焦点问题。有国际调查研究机构统计后指出,一些地方如美国的一些州,恐怖组织的恐袭被民众列为第一位,高于经济、失业等等直接影响生活的方面,已经成为影响思考和判断的因素之一。美国共和党参选人川普的民调始终第一,其对待恐怖组织和潜在危险的坚定明确态度,无疑是获得如此支持和好感的重要组成。伊斯兰国的血腥横暴和邪恶行径,让今天的世界对恐怖主义充满愤怒和鄙弃。
中共在国际如此氛围下也加入了反恐话题讨论,不过中共最主要表达的不是反恐态度和立场,而是大肆抱怨国际社会不认可中共在大陆的所谓反恐,在反恐问题上对大陆采用了不公平的双重标准。这主要是说中共在新疆地区有大规模军警镇压行动,但是不为西方舆论和媒体认可与接受还多有指责,而中共说在新疆的镇压理应属于世界反恐重要组成部分。例如十一月十五日在安塔拉二十国集团的会议上,中共外长王毅就说大陆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中共打击“东突”应成为国际反恐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呼吁国际社会有必要组织起统一的反恐阵线。中共头号掌权人习近平在二十国集团的峰会上,也呼吁国际社会携手反恐不要搞双重标准。至于中共的宣传喉舌媒体更是对此聒噪不已,如中共人民日报所属的环球日报在其社论中说,由于根深蒂固的偏见和双重标准,发生在新疆的极端分子策划的暴力和袭击事件,西方一些国家及其媒体拒绝承认是恐怖主义行为。
对于中共在新疆主要镇压打击维族的举措,国际社会是否采用了不公平的双重标准,中共对新疆维族的镇压打击是否属于反恐组成部分?毫无疑问一个暴力犯罪是否属于恐怖主义行为,是有客观标准绝非国家政权自行宣布就能成立的。一个组织或一个暴力事件能不能定性为恐怖主义,首先要分析是否具有恐怖主义的那些属性,能不能够公开透明的对暴力行为独立核查,国家权力机构对恐怖罪行的定性是否严肃慎重负责等等。
先谈一下国家权力机构对恐怖罪行的认定问题。美国加州大屠杀凶手玛利克和法鲁克,制造了滥杀重伤数十人的大血案之后,舆论和媒体都倾向这血案的性质属恐怖攻击。但是从美国总统到加州警方和官员,却是一再呼吁不要急于定性为恐怖攻击,要查证凶手的作案动机及伊斯兰国有无关联。在查证这是玛利克和法鲁克蓄谋已久的屠杀,查获了凶手堪称弹药庫似的枪弹和自制炸弹,甚至在伊斯兰国声称两凶手是其追随者之后,美国当局也只是慎重宣布这次恐怖行动属独狼式的当地恐怖主义。也并非仅是美国对待大规模暴力杀戮能否定性为国际恐怖行径如此慎重,一年内遭到两次血洗的法国巴黎也是如此。总之遭到恐怖攻击的民主国家没有确凿证据,不会武断的仓猝的就定性为恐怖主义的暴行。但是中共对镇压对象定性为恐怖主义却有如儿戏,中共不是对镇压秘而不宣,就是镇压的同时宣布是恐怖组织的罪行。这种无需调查核实就一口咬定遭镇压的就是恐怖组织的做法,理所当然没有公信力无法让人接受认同。
而且恐怖组织所犯下的滔天大罪,也需要是公开透明社会能够核查的。恐怖组织在欧美民主国家所犯的恐怖罪行,不论是已经实施的如九一一以来的罪行,还是在进行中被侦破的未遂恐怖案件,从案件在社会上暴露到法庭的审理,无一不是公开透明处于媒体和社会舆论的监察之下。即使是九一一之后被布什政府关在关塔纳摩的恐怖嫌疑犯,在九一一之后的特殊政治环境下,关押审核恐怖嫌犯的程序有所变化,也没有能够完全逃脱社会舆论和媒体的监查,并在舆论和媒体的追究下百分之八十五以上被囚恐怖嫌犯已经离走。而且离走的嫌犯中有超过百分之十七的,直接又参加到恐怖组织中甚至担任头头领导恐怖罪行。从这些情况不难看出国际上反恐受到何其严厉的监查,以及反恐必须具有多么高度的公开透明要求。然而中共在大陆的所谓反恐完全就是黑箱作业,中共一手操控宣传喉舌所有报道必须是统一稿,不要说国际媒体就是中共的宣传喉舌等电视电台报刊,也休想能够独立采访写出真实的能够核查的内容。
中共对统治下的恐怖组织的定性采用霸道的不容置喙的态度,而恐怖组织的罪行如何又是由中共一嘴说了算,所以人们无从了解中共所指控的是否确是恐怖组织。当今世界所说的恐怖组织是有严格定义的,并不是任何暴力组织或暴力行为全能够装进恐怖主义的篮子。例如反政府的暴力武装力量就不称为恐怖组织,只有那些针对无辜民众滥杀的恐怖行径,而屠杀和平民众的目的就是制造恐怖,并以此恐怖手段达成政治上的诉求才能叫恐怖主义。所以是暴力武装组织还是恐怖组织,最大也是最本质的区别就是暴力袭击的对象是否无辜的民众,还有这种恐怖袭击是要实现政治讹诈或政治宣传的需要。在大陆确实也发生过可称为恐怖主义的暴力案件,如发生在云南昆明火车站的滥杀无辜民众的案件。但是中共最近宣称一年打掉一百八十一个恐暴团伙,最多仅仅一个月就打掉三十二个恐暴团伙,而人们清楚案情能够归入恐怖主义的案件,也只有昆明火车站等极少的几件。反而不时有中共以反恐为名进行政治和宗教文化迫害的声音,如中共近来宣称歼灭一暴恐团伙二十八人,就有人指出是杀害了包括妇女儿童的政治镇压。让国际社会在完全不能了解真实情况下,承认中共的这种大规模镇压属于反恐的世界组成,这岂不是认为能够轻易诱骗世界充当蠢蛋或者帮凶。
中共说国际社会对于反恐不应该采用双持标准,这话没有错,问题是究竟谁采用了双重标准?中共如果想要国际社会承认暴力镇压属于反恐,就要遵守国际社会确认恐怖主义的各项标准。中共如果在所谓的反恐上完全另搞一套,既黑箱操作又不可监查并垄断信息宣传,那么采用双重标准的恰是恶人先告状的中共。中共运用双重标准为自家的独裁专制谋利早有历史,如毛泽东为了欺骗世界和大陆民众夺取政权,大谈要建立符合人类价值和潮流的人权民主自由的新中国,实际上在搞的却是中国五千年最黑暗残暴的独裁专制。不过今天的世界已不是半个世纪前那么好骗,中共现在玩双重标准那一套怕是难现历史的辉煌了。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