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刘荻:怎样做一枚行动的犬儒

m1222-ql1p.jpg



12月14日上午9时,浦志强律师涉嫌煽动民族仇恨罪和寻衅滋事罪一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浦律师说来也算我半个“同案”,因此我想去法院门口瞧个热闹;但是另一方面,以我对浦律师案情的了解,也知道他不会被重判,不想因为“围观”而节外生枝。在这种自相矛盾的心理之下,我决定打车路过一下法院门口看看情况就好。

于是,一路上我都被一种愤世嫉俗的情感控制着。路上我思考了三个问题:

1、离开宏大叙事还能不能行动?

2、犬儒可能是比人生充满意义的人好得多的人吗?

3、要是当局决定给大伙一个惊喜,把浦志强放了,大伙打算说些什么?
先说宏大叙事:

人类似乎有追求宏大叙事的本能。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创世神话——人类希望把自己与整个宇宙联系在一起,渴望知道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后来又有了哲学和科学——人类渴望发现宇宙的本质和规律。

然而归根结底,这些“本质”和“规律”也许只存在于我们自己的头脑中,也许宇宙根本就没有规律。

现代人说到生活的荒诞时,总是会提起宇宙的伟大和人类的渺小,宇宙的永恒和人类的短暂,有时还会说起即使宇宙也是有终点的——宇宙早晚会终结于热寂,因此现在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

然而人生的意义、行动的意义,或许并不取决于我们或者宇宙能否永恒。我们饿了吃饭,渴了喝水,困了睡觉,哪里痒痒就挠哪里,这些事情并不需要永恒才有意义。即使我们或者宇宙能够永恒,我们的人生和行动也不见得就会更有意义。

追求人生意义的人认为,人的行动要成为宏大叙事(天主教、新教、犹太教、伊斯兰教、佛教、共产主义、资本主义、法西斯主义、民主主义、女权主义等等)的一部分,才是有意义的。自己一定要站在历史的正确的一面。

相反,敌人一定是站在历史的错误一面的。一切都在为哈米吉多顿(世界末日的善恶大对决)做准备。

然而,也许没有什么哈米吉多顿,没有什么历史规律和必然性,只有无数人按自己的意愿行动所带来的七拼八凑的结果。
或许,离开了宏大叙事,我们也照样可以采取行动。

再说犬儒:

今天,做一个犬儒,就意味着玩世不恭、愤世嫉俗、冷嘲热讽,就意味着相信“人都是自私的”。

然而,一个人相信“人都是自私的”,并不就意味着他不会做好事。因为,“人都是自私的”,并不否定一个人可能会做好事,而是认为一个人做好事,也是出于自私的心理。例如,一个助人为乐的人,也是一个自私的人,因为他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得到了快乐。因此,一个做好事的犬儒,可能是一个比因为相信“好人有好报”而做好事的人更好的人,因为他真诚地从做好事中得到了快乐而不求其他回报。

犬儒未必不快乐:如果你认为人们本质上都是自私、愚蠢和低下的,那么发现他们偶尔也会有无私、智慧和高尚的举动时,你会感到惊喜。相反,如果你认为人们是无私、智慧和高尚的,那么当你发现他们的自私、愚蠢和低下时,会感到愤怒和沮丧。

犬儒也未必不会严肃地行动:就算人生只是一场游戏,玩游戏有时也需要严肃认真,你懂的。一个犬儒也可能是一个比追求宏大叙事和人生意义的人更好的行动者,因为他真正热爱行动本身而不求回报。

因此,一个犬儒,就是一个既能严肃地行动,也能后退一步看到自己行动的荒诞和无意义的能够自嘲的人。

最后一个问题:要是当局决定给大伙一个惊喜,把浦志强放了,你打算说些什么呢?

做一枚行动的犬儒,就要在荒诞中前行。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