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东步亮:愚蠢而自欺欺人的深圳官僚


广东省一众领导到事故深圳塌渣土现场附近,献上白菊花,为遇难者默哀。
 
 
 
继12月25日晚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和市长许勤等一众官宦在深圳光明新区“12·20”事故新闻发布会上向电视镜头鞠躬道歉之后,26日上午,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省长朱小丹和马兴瑞等人又到事故现场附近,献上白菊花,为遇难者默哀。
 
这是深圳“12·20”事故发生以来,中共官方高层做出的还算人性的一次表态,较之今年发生的天津港大爆炸和长江东方之星沉船等重大事故中天津、湖北、上海等地政府官员的表现,确实要高出几分。这是一个正常社会有理性、有人性的官员本应有之的正常举动,无论鞠躬道歉还是献花默哀,均理所应当——甚至如果他们懂得廉耻,还应该有人自觉主动地辞职。所以对此无须称赞,他们的所作所为只是回归正当和常理。过去其他地方的官员没有这样做,只能说明其他地方的官员更为寡廉鲜耻,非我人类。
 
不过,这一切并不能掩饰深圳和广东官员暗藏内心的虚妄、愚蠢和卑鄙。从一开始,深圳官方高层(也许还包括广东高层)就试图将此次事故定性为“自然灾害”。本专栏上一篇《生民的灾难 官宦的狂欢》已写到,事故发生之初国土资源部官方微博“国土之声”就发出了“初步查明垮塌体为人工堆土,原有山体没有滑动”的认定,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但在深圳的压力或公关之下,被删掉了。其后,深圳官方又公关中央媒体、指令本地媒体,使得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后面都变成“灾害”而不是“事故”,故意混淆是非,操纵舆论,使人们——特别是北京的高层官员模糊了对此事的认识。
 
如果说上面这一切,宣传系统的官僚即可做到,那么另一点则一定来自统管全局的主要官员的授意:在深圳方面向上级所做的汇报中,故意反覆强调此事是“灾害”,或者故意弱化此事不是人为事故,以致国务院于12月23日成立的调查组由国土资源部部长担任组长而不是由国家安全生产监管总局局长担任组长,调查组名称也叫“灾害调查组”而不是“事故调查组”。熟悉中共官僚体系运作的人都知道,国务院主要是根据地方政府层层上报的内部报告来做决策(网络民意和媒体报道多数时候被忽略或只是参考),深圳方面故意混淆是非的内部报告误导了国务院的这一决策。深圳方面也许以为,他们的这些“运作”能够欺骗中央得呈,从而蒙混过关,将事故定性掌控在自己手中。
 
岂料,人算不如天算,国务院派来的调查组在这么大的事故、在这么明显的人为原因面前,没能也不敢按深圳的意志行事,而是在两天后(12月25日)认定,“此次滑坡灾害是一起受纳场渣土堆填体的滑动,不是山体滑坡,不属于自然地质灾害,是一起生产安全事故”,随即,“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国务院令第493号)有关规定,经国务院同意,成立由安全监管总局牵头的国务院深圳光明新区渣土受纳场‘12·20’事故调查组,由安全监管总局局长杨焕宁担任组长,立即开展事故调查工作,依法依规严肃追责”。这个变动,不仅调查组组长由国土资源部部长换为安监总局局长,调查组的名称也由“灾害调查组”改为“事故调查组”。显然,这证实国务院此前做出的决策是错误的。那么,故意在汇报材料的遣词造句上误导国务院的深圳,是否也应该被追责?
 
从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25日鞠躬道歉之前的讲话中也可以看到,深圳方面对国务院调查组宣布的这一定性,其实是无奈的,所以他才说,“也许大家刚刚在央视的报道中看到了”,所以他才表态,“坚决拥护国务院深圳光明新区‘12·20’滑坡灾害调查组(在这里他还称调查组为‘灾害调查组’,也许只是口误)的定性,积极配合调查组开展调查工作,根据事故调查组处理意见,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该接受什么处理就接受什么处理,该处理什么人就处理什么人”。
 
一方面,在公众和上级面前表现得无比诚恳、虚心;另一方面,据当地媒体人透露,深圳有关方面却几乎在同时,暗地里通知本地媒体一律不得转发国土资源部官微“国土之声”将此事定性为“生产安全事故”的微博,不得分析评论和做延伸解读,并无耻地要求“突出编发”《新华社评深圳滑坡:灾害不幸,应急表现可圈可点》这样转移视线、肉麻吹捧的洗地文章。这就是深圳官僚的所作所为。当然,这也许不是深圳市委书记或市长的主意,但却可看出其下属官员的“一蠢再蠢”。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从民间评价来看,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上任以来,雷厉风行,“马上就办”,解决了深圳多年解决不了的二线关撤关、地铁八号线上马等诸多民生问题,其实颇得民心,但这些为他出谋划策和具体办事的“猪一样队友”下属,恐怕最终要害惨他。在这样一个整体腐烂的体制里,有一两颗正常的米粒也煮不出正常散发着芳香的粥。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