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周勇军虽生活坎坷但民主之心不息

20151230image(25).jpg (358×300)
前八九学运领袖之一周勇军本月初刑满释放,没法办理身份证,几成黑户。(照片来自维权网,拍摄日期不详)




前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7年前因诈骗罪获刑,本月初减刑获释。他一直没法办理身份证而成为黑户,身体不佳亦未能到医院就医,目前生活坎坷。新一年将至,他希望回复当年之勇,为中国自由、民主、人权继续奋斗。(海蓝 报道)

获减刑的周勇军,本月6日从四川祟州监狱释放后,目前住在郫县休养。周勇军周三(30日)向本台表示,他囚禁在监狱7年多,目前正在适应社会,很多思维及风俗习惯跟不上。释放后没多久,得知母亲数月前逝世,他曾返蓬溪县母亲墓地守孝7天,原打算守孝1至3个月,家人考虑其身体状况不适合。

他又指,目前需要办理身份证,才能到医院检查,但老家蓬溪县库存的资料找不到其记録,没法申请。周勇军在其姐陪同下,拿著“刑满文件”到派出所查询情况,警方建议他到北京上户的大学找出户口记録,再迁回四川,但他不能去北京。派出所负责人留下联系电话,让他遇上麻烦时,他可替周勇军说明情况,但他认为,看病、找工作及买电话、开银行帐户都不可能找他,生活受到很大限制,所以他找朋友在微信群说出其情况,希望当局能够解决其困难。

周勇军说:所以我只能找以前熟悉的朋友,他们在微信群上给予呼吁和同情,希望当局在做决定时,看到这个信息,考虑我的困难。

至于现时的身体状况,周勇军指,身体有衰老迹象,走路缓慢,有点像跛足,牙齿亦掉了7颗。他在监狱做了多次检查,均说没有问题,数月前他又到监狱医院做检查,工作人员说他快将出狱,嘱他到大医院检查,他感觉身体有问题。目前没有身份证,没法到医院做检查。

元旦将至,周勇军的愿望是堂堂正正在中国做公民,找回他年青时候的理想,跟志同道合的人,为中国的自由、民主及人权呼吁,他亦希望像正常人一样,与家人平安地生活。

周勇军说:我希望能够在这里,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和家人在一起获得平安。同时也祝褔许许多多天涯海角关心我的朋友,过一个好的元旦,新年快乐。

周勇军姐姐周素芬亦指,其弟的户口不在四川,北京也好像没有,现在不知怎办。办不了身份证,一切事情都不能做,这个问题不是他们努力可以解决。她又指,目前担心其弟处境,他没法看医生及找工作,父亲退休工资每个月3千多元,部分给其弟做生活费,父亲脑溢血两次,也需要服药治病,她也要资助弟弟。其弟需要身份证,才能找到工作。

周素芬说:现在问题不解决,什么事都做不了,现在他吃饭,都是我给他钱,坐公交车都是我的公交卡给他。

记者曾致电遂宁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职员指,办户口只能在户籍所在地办身份证,如果他的户口在北京,要向当地的户政部门查询。
现年48岁的周勇军为四川人,曾三次入狱。他在八九学运中担任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会主席,曾跪于人民大会堂前,试图递交请愿信。六四事件后首次入狱,1991年获释,在1993年流亡美国。他曾经在1998年返回中国,被当局以“偷越国境罪”二次被判入狱,3年后获释再度回到美国。2008年9月,周勇军持马来西亚假护照经澳门抵达香港,因护照上译音“王兴祥”疑跟一宗银行诈骗案有关,导致周勇军被香港警方扣留,后被转交深圳警方。2009年5月,他被转送四川遂宁当局关押。2010年1月15日,遂宁巿射洪县法院以诈骗罪将他判刑9年,并罚款8万元,直至本月初提早获释。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