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守魚:官員自殺也是一種風潮


12月27日21時,光明新區城管局原局長徐某某墮樓自殺。根據官方消息,他是批准這次滑坡事故項目。目前還沒有更具體的消息涉及他為何自殺,據悉事發之前他本人一切都很正常,沒有人看出意外。
同一天,27日凌晨2:30,山東平邑坍塌事故的玉榮商貿有限公司董事長馬叢波溺水身亡。經公安機關初步調查認定,馬叢波在井下配合救援時,乘人不備跳入一號井下的佯井溺亡。同樣,現在無法獲悉他為何自殺。
8月26日,天津港爆炸後不久,天津市交通運輸委員會行政審批處處長董永存從單位8樓墮樓後死亡。
這些是今年年末的注腳,也是三起重大事故發生後的官員與體制內責任人死亡事件,根據媒體統計,11月底以前,國內共有25名官員和國企領導「非正常」死亡,包括跳樓、過度勞累、抑鬱症,只有一起是官員之間有矛盾引起的凶殺案件。
而其他官員大多涉及到了貪腐、調查或者突發事件而突然死亡。如果官員死亡只是一個個案,倒不足為奇,而如此大面積的官員選擇這樣令人費解的方式結束生命,倒是一種奇觀現象。
雖然沒有更多的細節信息可以解讀,但官方對這些死亡事件的迴避也是一種態度。如果從對基層官僚系統的運作影響來看,面對可能出現擔責問題的時候,比如檢察機關已經開始對某個個人進行調查,而按照目前官僚集團的制度化貪腐程度,很難不引出一連串的窩案。這在近幾年的反腐敗處理問題之中最大特點就是窩案多,常常是一個官僚集團都被揪出來。中央政府試圖通過反腐敗來獲得民心,代價自然是官僚集團的不服從和悄然的抵抗。而官僚集團用核心人物的自殺來作為對中央約束官僚集團的抵抗,和自焚的上訪農民,焚燒的國家糧食庫,從方法策略上倒是一脈相承,試圖用極端方式倒逼高級權力的退步。
而對於突發事件的相關責任人,也選擇自殺這條路線,目前還沒有足夠多的案例來支撐,但也有可能是基層官僚系統的一種抵抗。突發事件同樣是目前中央政府嘗試穩定民心的一個重要節點,在全面的彈壓了媒體反思報道之後,政府全面的掌握了災難報道的主旋律。但民間並不會簡單的因為報道旋律的改變就全盤買單,大量的缺乏思考的中間主流階層會接受政府控制下的主旋律報道,但仍然會有一部分人拋出尖銳的話題,追問事故發生的根本原因,並試圖問責具體的負責人。需要承認,官方輿論對於民間輿論的回應速度越來越快了,有人提出環評是人禍事件中的一個環節,官方立馬拋出安評對應,而民間提出需要公布製造霧霾的源頭,而官方也瞬間接過了話語。但對於造成了重大傷亡事故的問題而言,控制輿論和技巧性主導輿論自然不夠,永不回應核心話題仍將為自身的輿論戰場帶來致命傷。而接連發生的重大事故主要責任人意外死亡,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信號。或許,這是一種最為特殊的中國式問責,沒有任何理由可以相信,重大事故中的主要負責人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這樣一種此前幾無先例的死亡方式,而只能是社會規則調整後的無奈選擇。
這樣的死亡方式基本結束了重大事故之後對事故本身的問責追查,也含糊不清的給了樸素正義感的中國網民一個轉移新話題的機會。而對於官僚階層而言,這或許將真正進入高危時代,底層官僚用生命去結束話題。不過是抱著投機而進入體制,卻被這樣殘酷的結束生命,官僚集團的進一步消極抵抗,不可避免。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