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傅桓:调侃「赵家人」折射大陆人末世心态


大陆最近的调侃「赵家人」体现了反抗意识的湮灭,末世心态变得浓厚起来。

最近的「赵家人」是大陆流传的互联网段子之梗,是说权贵与平民的天壤之别,暗指中国的实际统治人。赵家人语出鲁迅的小说,最近见诸宝能系对万科公司的收购大战,在这场控股之争中,赵家人指的是买卖双方背后隐藏的权势,大陆人借此调侃得不亦乐乎。

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显示,姚振华攻击王石是两种权贵势力的斗争,人们从公司的产权上,将一系列合法动作分析为不同势力重新划定势力范围。这是「赵家人」一说得以流行的前提条件,正因为没有确凿、没有真相,所以「赵家人」才成为具有说服力的解释。

就此,「赵家人」说辞的流行,反映了大陆真相匮乏之后的社会常态,它是真相埋没之后填补其真空的阐释模式。而且,此一阐释模式不同于阴谋论,特别符合大陆人对权贵阶层的想像——这种想像在过去不止一个实例上有所证实,而且具备历史心态的沉淀。

「赵家人」的说辞反映了大陆人在转型阶段归纳所见的心态变迁。过去,也就是少则五年、多则十年之前,大陆人在批评时政时,用的还是体制归因法,就是什么都归咎于体制不公,是对政制的不满。而「赵家人」已然是另外的心态,从体制归咎为豪门。

这一方面反映了大陆人对社会体制的改变越来越无力,越来越无法参与,从而彻底地从鼓吹体制变革,变成了调侃「赵家人」的局外人。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既反映了大陆越来越陡峭的官民对立心态,也体现出一般人对改变丧失了信心,从而用调侃掩饰失落。

显然,在「赵家人」的诸多说法中,你找不到一个确切的家族,它被模糊地当作是上层权力门阀的代名词。而对「赵家人」这一说法的评论,都是讽刺意味,都是段子手心态,没有仇恨,甚至没有愤怒。这种心态上的变化,在大陆不过是数年光景,就发生了。

从另一方面说,在历经社会高压动作,用意识形态及司法手段成功压制社会抗议之后,社会已经处于无可聊赖的境地,游荡其间的大陆底层人等及知识分子已经无法制造「先锋」可供仰望,可供想像未来,剩下的就是行尸走肉的日常,调侃「赵家人」体现了反抗意识的湮灭。

这也体现出围绕体制阐释现实不堪的知识分子认知体系,在经过打击与碎片化之后,已经失去了解释能力。或者说,原先那种种反官员、反体制的「两反」认知框架已经不被普通人接受,普通人接受的是「赵家人」这一实际虚空却更有感染力、更大众化的解说词。

「赵家人」的好坏与自己无关,「赵家人」的前途不由别人决定,「赵家人」的兴衰自有其腐烂的路数。就此,「赵家人」也为大陆人在丧失反抗意志、随波逐流中找到了存在的最低理据,那就是看「赵家人」的没落。这种无可无不可的末世心态,正在大陆变得浓厚起来。

文章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