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6日星期六

莫之許:黨國天下趙家人


近日,圍繞寶能系收購萬科一事,國內輿論界很是熱鬧了一陣,先是姚振華主導的寶能系挾持22%以上的萬科股份,試圖入主萬科,遭到萬科現任董事局主席王石的拒絕,視寶能為「門外的野蠻人」,爾後,萬科卻與另一持股人安邦集團達成戰略合作關係,暫時化險為夷,由於安邦集團眾所周知的背景,這一戲劇性轉折,被看作是王石寧與「趙家人」,不與「野蠻人」的選擇。當然,也有人指出,寶能集團收購萬科的資金在層層穿透之後,實為浙商銀行所提供,而浙商銀行的第二大股東,也正是安邦財險的第二大股東旅行者汽車集團,換言之,不排除寶能與安邦是一體的,「野蠻人」搞不好只是在為「趙家人」打掩護。
「趙家人」這個最近火熱的新詞,出自魯迅先生的《阿Q正傳》,從字面理解,「你哪裏配姓趙」是對阿Q身處卑賤而又想攀附富貴的諷刺,用在網絡上的「你也配姓趙」,則是針對自乾五的嘲諷,相當於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意思,久而久之,在網絡語境下,又演化出了若干的新詞彙,如自乾五就被稱為「精趙」——精神上的趙家人;有了精趙,自然就會有「真趙」——真正的趙家人,連帶著,在一些特定語境下,中國也就成了「趙國」——趙家人的國,與你國、兲朝、桂枝......並列。至於究竟什麼人才算「真趙」,也沒有一定之規,廣義而言,大致是指中共建政一代的直系後裔。
在寶萬之爭中,「趙家人」一詞的流行,指向的是安邦集團以及王石本人那些眾所周知的家庭背景。近二十多年來,時有各色「趙家人」在生意場上長袖善舞,因此,在許多人看來,中國的商業生態其實是由「趙家人」控制的:在每一個「野蠻人」的背後,可能都站著一個「趙家人」。而在我看來,這一看法過於簡單了,「趙家人」的存在,主要集中在租金豐厚的行業,如地產、金融、證券、礦業等等之上,隨租金的設立和耗散而進退。他們更像是一群追逐租金的蝗蟲,從這一片豐美的田地,飛向另一片,從地產、礦業再到保險、證券,在一定程度上,寶萬之爭其實顯示了地產行業的租金耗散,這導致上市地產公司的整體估值偏低,加上萬科的股權分散,這才給了寶能集團以可乘之機。也因此,並不能誇大這一類「趙家人」對於經濟的掌控程度,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更多的是依靠背後的權力關系,追求財富最大化的短期行為。
大陸的市場化是在極權專政體制大體維持之下展開的,權力體制不僅規範、主導和限制著市場化的方向和進程,主持權力的自然人,也始終在其中嘗試最大化自身的利益,市場、權力體制和權力自然人這三種因素的交織,使得大陸的經濟形態呈現相當複雜的面貌,如張大軍先生就曾將當代中國的資本主義體系劃分為國家資本主義、官僚資本主義、權貴資本主義、跨國資本主義、外向資本主義和本土草根資本主義等六個形態,其中,「國家資本主義代表了極權體制本身的利益,而權貴資本主義代表了中共各級權力擁有者私人或家族(「趙家人」)利益」。
國家資本主義才是當代中國經濟形態的核心,「代表了極權體制本身的利益,這種資本主義的表現形態主要是各類央企,包括金融央企,比如中國電信、中國工商銀行、中石油、中國人壽保險公司等等,幾乎囊括所有『中』字頭的超級公司。」由於極權下的市場化改革的目的是為了延續專政統治,服從於這一目的,央企(國家資本主義)和地方國企(官僚資本主義)都會保持相當規模甚至會持續擴張,其存在的目的在於保持極權體制的經濟掌控能力,並拱衛政權安全。
也因此,「趙家人」基於人性的貪婪,以各種形式廣泛進入到租金豐厚的經濟領域,攫取屬於自己完全控制的財富,這種依靠權力關係從事的各種短期行為,固然隨時都在刺激著民眾的觀感,但是,無論從體量上,還是從涉及的範圍來說,這種行為都並不顯著和重要,並不足以激起持續而廣泛的思潮現象,「趙家人」一詞的火熱流行,儘管由寶萬之爭而點燃,但恐怕還需要另尋根源,而在我看來,主要來自如下機制:
近二十年來,體制顯著加強了關於愛國主義或民族主義的教育和宣傳,以填補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破產之後的真空,也確實制造出了一批又一批的雞血憤青,愛國主義話語主要通過情感的意象,如祖國母親、炎黃子孫、血濃於水、龍的傳人之類,以推廣一種「想像的共同體」,可是,現行專政體制首先建立在對權利尤其是公民和政治權利的普遍剝奪之上,而市場新極權體制的實際運行,又以普遍而嚴重的利益攫取為前提,也因此,隨著市場新極權體制的完形強固,以體制為邊界的隔閡與對立因此日益加深,在這種情況下,所謂的共同體也就顯得日益虛偽和可疑,網民口中脫口而出的「你也配姓趙」,既是對愛國主義虛假宣傳的抗拒,也是現實不滿的體現。
而在另一方面,廣義上的「趙家人」也控制著當代中國的黨政軍體系,遍布於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官僚體系,也遍布於教科文衛事業體系、央企和地方國企,廣義上的「趙家人」控制著整個極權體制或者說黨國天下,這一經由市場化之後升級的專政新版本,保持了對於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全面控制,表現為普遍的權利剝奪和利益攫取,可見,「趙家人」一詞的心理基礎更多來自於對當下體制的整體反應,來自以體制為邊界的隔閡和對立,寶萬之爭中的「趙家人」元素,只是將這種心理反應以一種戲劇化的方式加以激化了而已。
慕容雪村曾總結說:「在中文社交媒體中,有許多類似於『你國』的說法:貴國、支國、貴支、桂枝、雞國、豚國、趙國、兲朝、後清、西朝鮮、黃俄......這種現像可以理解為國家主義宣傳在某些人群中的失敗,以及中國人的覺醒。」實際上,只需要看看近年來公務員考試的火爆程度,就很清楚地看出這種以體制為邊界的隔閡和對立又多深,「我們」與「他們」並不相同的意識,逐步浮現並清晰起來,並以「趙家人」為符號,並不是什麼不能理解的事情。世界是我們的,也是他們的,但歸根結底是「趙家人」的,這樣的說法看上去簡單粗暴,但放在一個權利被普遍剝奪的國度,恰到好處。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