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6日星期六

查建国:浦志强案告诉了我们什么(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72)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强去年五月因参加一个在私人家庭开的小型“纪念8964讨论会” 被捕,一年多终有结果。22日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以煽动民族仇恨罪、寻衅滋事罪并罚判处浦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此案引发国内外广泛关注,环球时报做为官媒“急先锋” ,15日发题为《依法判决浦案,法官可无视其他》评论员单仁平文章,23日发题为《浦志强判三缓三体现中国法律尊严》社评,24日发题为《浦志强案已判,西方干预余兴未消》评论员单仁平文章。单先生“余兴未消” ,在25日文章中再议前三文中的观点。那么环报4文通过浦案告诉了我们什么呢?可讲两点:
一,再次明确中国特色的言论自由“边界” 。环报23日社评讲“言论自由是有边界的,互联网上的言论自由同样如此,浦案为此设立了最新的界桩。”言论自由是人最重要的人权,但生活在一个社会中的人的言论自由又不是绝对的,是有边界的。在边界之内,言论是自由的,无论对错都是有发表权利的,都无罪受到法律保护。其对错的鉴别与纠正在道德、规则、纪律、实践,而不在政府、法律。在边界之外,言论是不自由的,是必错有罪,是要由政府用法律审判、制裁的。
言论自由的边界在当今世界有两类国家的两种划分。一类是民主宪政国家的边界划分;另一类是专制国家的边界划分,这其中有世俗的家族或党专制国,也有政教合一的宗教专制国。言论自由表现在公共和私人两个领域,在公共领域有对公众人物和政府、政党两方面。在公共领域对公众人物和政府、政党的自身言论要求苛严,而公民对其的批评、质疑言论要求则宽松。这些是限权力维权利的宪政的题中之义。
在民主宪政国家,公民对公众人物的言论自由边界外的负面清单是:(1)不能造谣诽谤,即不能明知是假而说成真;(2)不能威胁其生命安全。对政府、政党的负面清单是不能宣扬用暴力推翻合法政府、执政党。当然,推翻专制政权的暴力革命虽不具有合“现行法”的合法性,但具有合“自然法” 性。而专制国家的言论自由边界内缩,负面清单扩大。
好,我们可以说说浦志强一案了。历时一年多,公检法煞费苦心从浦多年的几千条微博中搜寻出七条微博定罪。据网上对这七条微博爆料来看分两类,(1)对如申纪兰这位自称60年“从未投过反对票” 的全国人大代表等公众人物的抨击。(2)对执政党民族政策的质疑、批评。浦对申等人的抨击语言刻薄、技术含量不高,这也是引起浦不认罪但认错,向被批者道歉的理由吧。但对“申代表”这样公众人物的批评抨击属于监督权力者范畴之内,与 “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 (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 的寻衅滋事罪有质的不同。浦七条微博中有四条是针对执政党民族政策而发的。浦在鞭挞恐怖活动的同时仍在追寻导致悲剧的更多原因,虽然仍存在他简单、粗俗的微博语言风格,但他出言动机与效果不但不是“煽动民族仇恨” ,恰是改善、和谐民族关系。
环报讲浦案为言论自由“设立了最新的界桩” ,其实浦案不过是在1949年后言论自由的边界线上又立了一个新的界桩。在这个边界线以内是没有批评党的人、党的言、党的事的言论自由的。这就是“中国特色” 的言论自由边界,怕君遗忘,浦案再一次告之。
二,用“司法案例” 的方式定“中国特色” 言论自由边界。环报23日社评讲“我们希望,言论自由的边界能够通过近年的著名案例变得愈发清晰,……”24日单先生讲“……通过司法案例来逐渐厘清言论自由的边界颇具意义。浦案就是这样的一个实例。”真是有“进步” 了,现在少用“群众运动” 这招了,从工具箱里又掏出“法” 来,反正“法” 由党立、党释、党执,与时俱进,这招更好用。有个前面的例案,以后照此来判就是。六亿网民天天网上游走,找个七条八条就能定罪,谁能跳出如来佛的手?
单先生25日文中讲“我们或许都有些仰视自己的价值观,但法律却是真正的大地和底线。当下的现实社会出现了价值分裂,常有特定群体将特有价值观置于法律之上。”好一付“包青天” 的样子。法也是由人来立、来释、来执行的,凡是人都在其特定价值观影响下行事。“党法” 与“民法” 就体现了不同的价值观。“党法” 即党通过对立法、司法、执法三权力机构的垄断领导进行党立法、释法、执法工作,其价值观就是“党的利益高于一切” 。“民法” 则是由民选机构立法、释法、执法,这个法在一切政党之上,其主要功能就是限权力的笼子,护权利的宝剑,其背后是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观。
在浦案刚审未判的15日,单先生就针对浦案面临的国内外热议压力发文讲“西方和国内一一些人这样做除了价值观的天然反应外,其中还有人带着政治目的,那就是争取浦案最终的无罪判决,让中国的司法体系‘难堪一回’ ,这种‘政治斗争’ 的气味已能嗅到。”环报评论员单先生真是法盲啊,“犯罪嫌疑人” 未判之前都是“无罪之身” ,法院存在判有罪或判无罪两种选项,怎么判无罪就是“难堪” 了?除非它未审之前已有内定,后遇压力而改。纵有内定,可单先生怎未判先知是必判有罪呢?其中奥秘读者懂得。很多司法判案都有其政治性,在当前中国民主转型的严峻关头,在这互联网为王的时代,捍卫与限制言论自由的博奕就是一个重大的政治斗争战场。看看因“围观” 审浦就被刑拘、失联的数人,就知这法院政治斗争的“盘外招” 有多厉害了。对此,环报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暗地里下功夫。
北京 查建国 12月26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zhajianguo2012@hotmail.com
文章来源:独立中文笔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