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沈颢和21案,变化的罪名和涉案金额


来源:网易《路标》 作者:文|胡越 编辑|顾嘉
如今,曾视“新闻为最好职业”的沈颢,其媒体梦想或戛然而止。
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职务侵占,12月24日,沈颢被上海浦东新区法院裁定三项罪名成立,获刑4年。
网易《路标》获悉,沈颢当庭未表示是否上诉。
同在这个平安夜的日子,21世纪报系多名涉案员工获判缓刑,走出看守所大门,重获自由。
一审宣判后,21世纪传媒原总裁沈颢和“他的”21世纪传媒集团走进一个拐点。
44241_151229095243_1
沈颢11月30日在庭审中。新华社 图
罪名变化:没了“受贿罪”
庭审在近一个月前进行。
11月30日上午,沈颢剪着短发,身着便装,在浦东新区法院出庭。庭审持续到当天晚上十点结束,没有证人出庭作证。
作为21报系昔日的主要领导,沈颢成为21系列案的第一被告人。与批捕时涉嫌的诸项罪名相比,21报系几位原主要负责人的起诉罪名皆有变化。
沈颢被批捕时曾有报道称,沈颢因“指使”下属乐某向某经济园区两次共计收取40万元,沈、乐各得一半,而“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在检方今年8月对沈颢的正式起诉中,沈所得之上述20万元被控“涉嫌职务侵占”。
网易《路标》获悉,一审庭审中,沈颢未对检方指控的强迫交易、敲诈勒索两罪表示异议;对指控的个人经济问题,沈颢提出了辩解。
沈颢辩护律师当庭指出,检方指控上述经济园区其中一次“奖励”的20万元中,乐某分了12万,沈颢分了8万,“这不符合常理,如果明知是侵占公款,下属怎么敢拿得比领导多?”沈颢则表示这一笔为经济园区的主动奖励。
一审判决中,法院未采信沈颢及律师上述辩解。
网易《路标》获悉,21报系原总经理陈东阳、《21世纪经济报道》原主编刘晖等人,检方起诉中也未涉及此前通报提及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与职务侵占行为。
据此前案发后的通报称,在未得到董事会同意的情况下,21世纪报系多名高管采取虚构业务招待费、使用虚假的个人消费发票报销等方式,侵占公司资金。
多名知情人士向网易《路标》介绍,在取证阶段,21主管单位南方报业一名老领导证言表示,当年对21高管用发票报销部分费用知情,因此检方正式起诉中未再列入相关指控。
涉案金额:从上亿元到3000万
除涉嫌罪名变化外,21系列案涉案金额方面在起诉前后亦有变化。
司法资料显示,检方正式起诉的21世纪报系涉嫌强迫交易与敲诈勒索金额为3000万元左右,此数字比最初通报的21世纪报系涉案过亿元有所缩减。
此前案发时,曾有报道称,《21世纪经济报道》涉案金额5个多亿,《21世纪网》涉案2.47亿,《理财周报》涉案2.15亿。
网易《路标》发现,权威资料显示,《21世纪网》在2012年至2014年三年间的经营收入总额为1.7亿元左右,尚不足最初通报的2.47亿涉案总额。
在检方起诉中,上述三家单位涉案金额分别为1011万元、1000万元左右、数百万元。也即是说,正式进入司法阶段的涉案金额,认定的标准更为严格。
律师:媒体还能不能监督广告客户
21系列案多名辩护律师还向网易《路标》介绍,从司法材料看,沈颢等人“有偿不闻”的一些事实或多或少存在,但敲诈勒索罪是否成立,在法律上存在争议;刘晖等人并无直接面对涉案公司,只是“因职务要求”需对撤稿流程等签字确认,由此被认为是敲诈勒索与强迫交易行为的“组织者、实施者”,也有所不妥。
“财经媒体也是媒体,本应有正常广告收入。但若一家媒体因履行正常社会监督职能而针对某一企业进行了批评、曝光,是否从此该家媒体就不得再与被批评、曝光的企业相互间建立广告合同服务关系?否则一旦发生(几个月后、一年后)岂不要么就‘敲诈勒索’、要么就‘强迫交易’?”该案一位辩护律师陶武平在法庭上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此外,陶武平律师还在庭审中表示,21世纪网对涉案多家上市公司批评报道属于正常舆论监督,被监督的公司后来有的被地方政府部门行政处罚,有的被监管部门责令整改。
去年9月案发后,21报系多名员工表示,报系的报道内容还是以新闻价值为主;如果有新闻价值或涉及重大公共利益,即使与当事公司有广告合作,照样会出“负面报道”。
如,上海某公司在2012年初成为21报系的广告客户,仍然难逃在两年后被监督。受报道影响,该公司股票甚至一度停牌。
戛然而止的媒体梦想
随着沈颢以及多名21世纪传媒高管暂时失去自由,21报系的转型之路亦添变数。
此前,作为南方报业集团旗下几乎仅有的非国有独资企业,21报系机制灵活,且正酝酿推出诸多新媒体及创业项目,一度被视为集团转型的突破口。
《21世纪经济报道》创刊十周年(2011年)时,沈颢曾表示,十年间最遗憾的事便是21报系一张报纸的停刊(2003年),“那么多优秀的员工没法实现自己的想法,被迫离散,自己又无能为力,实在是有限的人生中最无限的遗憾”。
“一直热爱自由,发过的梦都与此有关。”那一次,他也表示,如果不做媒体,希望自己将来能成为一名诗人、隐士,和不带剃须刀的背包客。
在不少21员工印象中,沈颢沉默少语,文字颇能激励士气;连续多年记者节,沈颢给21报系所有采编记者发水晶镇纸,上写“不用举手,请直接发问”;以及“那些与生俱来的光荣,总有一天会全部到达。”
在被批捕后,这位曾写下“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的新闻才子旧作被翻起。
如今,曾视“新闻为最好职业”的沈颢,其媒体梦想或戛然而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