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13名自焚被拆迁者被刑拘 家人不得会见控诉无门


湖北武汉市硚口区16名被拆迁户本月16日在北京天安门自焚,其中13人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还有两人伤势过重仍在医院治疗,当局不许家属会见。自焚者家属控诉当局以极低价格强拆自家房屋,十多年来一直投诉无门。

湖北武汉硚口区的拆迁户曾宪武、尹丽华、陈桂兰、刘望韵等16人因不满自家房屋遭强拆,上访遭截访,多年来投诉无门,绝望之下于本月北京召开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期间赴京抗议,决定以死明志,16日,他们集体在天安门广场的正阳门外点汽油自焚。至本月28日,其中13人被刑拘,还有两人仍在医院治疗,另一名未成年人下落不明。

自焚者陈桂兰的丈夫徐春堂介绍,火被点着后,造成至少四人受重伤,妻子被烧成三级创伤,随后遭到北京警察抓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后因伤势过重被转到公安局设立的武汉市安康精神病院。

徐春堂:“她在看守所里面,不能说话我也看不见她,不允许会见,三度烧伤好像是比较严重的,当时点着了警察很快就扑灭了,后来武汉市公安局把他们从北京押到武汉。我送衣服只能送到门卫那个地方,然后他们再转进去,拘留了在医院不许见。”

记者:“她自焚之前你知道吗?”

徐春堂:“她没有说要自焚。她总是说这个房子不给解决我就死在北京。把我的房子2004年就拆了,到现在都不还给我,不解决问题我们就活不下去了,就自焚了,我的手机现在还被监控了。拆迁的时候很多东西不给我们算,我有两层楼他就算一层,他算180块钱一个平方,我的房子怎么可能只值180块一个平方呢?后来一分钱都没赔,也没补偿,他们就这样拆了,是武汉市规划局和中级法院强拆的。后来我到最高人民法院去问这个事情,他们说这是政府行为。我爱人被拘留了以后我们下面的干部才把我们的诉求上交,你看压到什么地步了,他们根本不管。”

与陈桂兰一同自焚的另十多人来自硚口区长丰村。据了解,长丰村村民自2012年起发起多次反强拆抗议,不满政府在没有谈妥补偿,也未出示任何文件的情况下,以发展“城中村”名义强迫村民签署协议。但村民的反抗不仅未得到回应,反而招来更多的黑社会人士骚扰及殴打,2012年7月,该村还发生过300多名村民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的群体事件。

对此,硚口区常年上访的拆迁户汤素芬告诉本台,该区近年来不断强拆引发极大民愤:“硚口区政府现在都没有解决我们的房子,在2011年3月5日中央开两会的时候就被强拆了,一直到现在没有一分钱的过渡费,没有一个平米的安置房,到现在也没有一个说法,我们的开发商把我们的区委书记、区长全部都拉下马了,就是因为受贿,因为我们这个事情,我们硚口区政府管不了,我正常的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回来就把我拘留了。”

记者就此致电硚口区政府查问,但接线人员表示不清楚自焚事件,强调该区从未发生暴力拆迁事件,政府是依法依规拆迁。

此外,记者又致电硚口区信访局,但电话无法打通。

发布消息的“民生观察”负责人刘飞跃接受本台采访时称,要防止类似的悲剧不断重演,地方政府必须认真落实处理访民的问题:“人不是到了最绝望的时候不会做出这种自残式的选择。像这些拆迁户,他们的房子被强拆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在各地上访维权,不光看到冷面孔,政府经常对他们不理不睬,他们到北京去这样的维权行动也常常受到严重的打压,被抓捕、被关黑监狱甚至被投入到精神病院里。目前中国的这些维权群体的救济渠道还是非常的不畅通,甚至当局为了维稳的需要, 人为阻止这些人员寻求权利救济的方式,是中国面临的很大的问题。我们还要跟当局说的一句话就是,老百姓维权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不是在破坏稳定,维权和维稳, 当局应该把它分清楚,不能把它搞混淆了,他应该从人权的角度, 面对这些民众的诉求,要尊重,要具体解决他们的问题。”


文章来源:RFA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嘉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