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1日星期六

李怡:香港在抵御“中国式病毒”的最前线


    
    
      习近平在英国受到隆重接待后,一个叫做「中国式病毒」的词语开始在西方冒起。位于纽约的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于今年6月3日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提出这词语;8月21日,他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长篇专访,仔细论述了他的观点。 10月25日,习近平访英刚结束,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发表对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的访问,介绍9月间在外国关于「中国式病毒」的讨论。简而言之,习近平访英引起西方对「中国式病毒」的关注。


 

    
     什么是「中国式病毒」?所指的是中共国以党国体制的腐败,来危害西方和世界。 「贿赂开道、欲达目的不择手段、有奶便是娘、毫无道德伦理底线、将金钱置于自由、人权、环境、公平、正义之上的经济发展模式和价值观像病毒一样在世界各地大举扩散,而且势不可挡。」何频在美国国会说,与其他证人历数大陆政府违反人权,希望美国主持公道不同,他是来「警告你们的——别说救大陆,美国能救自己就不错了!」
   
     以体制腐败危害世界
   
     大陆金钱外交、腐败开路,「中国式病毒」对西方政界、企业界、文化界、科技界全面传染。高伐林说,「政客和商人为了拿到定单、市场、支票,在大陆式的生意经面前就范,学会『搞关系』,聘雇『太子党』,争相巴结大陆官员。最近几年法兰克福书展主宾国是大陆,伦敦书展主宾国是大陆,美国最大的纽约书展今年的主宾国,又是大陆,一个没有出版自由的国家,却在西方自由出版市场到处成为主宾国!有些西方企业例如facebook,直到今天还被大陆拦在门外,老板照样去欢迎习主席,桌上居然还摆着一本习近平的书——他们还没有实际得到大陆的利益呢,只是出自对从大陆得到利益的想像,就足以使他们放弃民主自由的理念。」
   
     「中国式病毒」的强大潜能,来自于它的低道德甚至是零道德优势,来自于人性的贪婪和信仰的崩溃,来自于对负面人性的迎合和驾驭。别人花费巨资研发的产品,大陆随意「山寨」;别人不敢做、不敢接的生意,大陆照单全收······。这种零道德优势在大陆造成巨大「透支」:不仅是环境和未来,更是灵魂和良知。
   
     可怕的是,西方世界由于经济困境,正在对「中国式病毒」丧失免疫力,趋于功利,迁就邪恶。最新的例子,是英国在习近平来访时,为经济利益而放弃在人权问题上批评中共。
   
     不过,人权、道德在西方民间仍有强大的价值基础。习近平20日在英国国会演讲就遭遇了逆风。议长在介绍习近平时说,「民主化运动象征、也是人权象征的缅甸昂山素姬女士曾经站在这里」,他「希望中国不仅成为强大的国家,而且是给人道德灵感的国家」。在习近平十一分钟的演讲中,英国议员们一次也没有鼓掌,在演讲结束后也没起立鼓掌。卡梅伦首相没有佩戴同声传译器,媒体指他可能预期演讲只会是老生常谈而故意蔑视。习近平关于中国四千年前已开始法治的说法,使八百年法治传统的英国人哭笑不得。
   
     西方国家都难抵御「中国式病毒」入侵,那么处于「中国式病毒」入侵最前线的香港,是否就得向病毒全面投降呢?在习近平访问期间,英国几间大学邀请黄之锋前去演讲,有舆论认为这样做是为了平衡习的访问。在香港媒体报道中,黄之锋的演讲几乎没有踪影。但在一篇由旅英人类学博士哈光甜写的文章中,我们看到香港年轻一代的光芒。
   
     香港新一代道德力量
   
     哈博士去听的是黄之锋10月19日在亚非学院(SOAS)的演讲。他说黄的20分钟演讲乏善足陈,但问答环节却让人印象深刻。由于黄之锋在演讲中使用「country」来指称香港,又用「self-determination」来描述香港的政治理想,于是在问答时有人(很可能是大陆学生)提出了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支持独立?你是不是一个separatist(分离主义者)?」哈博士说他为小伙子捏把汗,但想不到黄回答得很中肯。 「他说这是一个可能的选项,但并不由他决定,而是要香港人自己决定,要香港人自己选择自己的未来。」把一个公共问题还原为一个个人立场问题,然后再通过这种还原给人贴一个简单的标签,这既可能是出于无知,也可能是事先安排。
   
     黄的回答不正是指向梁振英、冯炜光等要「给人贴一个简单标签」吗?清晰的头脑、面对问题的勇气,显示出香港下一代并不缺乏对抗「中国式病毒」巨人的道德力量。
   
     与习近平演讲后无人起立鼓掌相反,黄之锋演讲结束时掌声经久不息,而且还有人吹口哨。黄不停地向观众鞠躬致谢,「九十度,诚恳得让人觉得温暖」。
    这是习访英后,西方和香港在「于无声处」慢慢响起的惊雷。
   
     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