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1日星期六

左手民生右手毛 习近平五中独占鳌头


中共召开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刚刚结束,但作为五中全会的主要议题,中国十三五规划的具体内容还没有完全公布。根据媒体透露出的一些细节,可以推测出十三五规划更加注重民生,同时也罕见的突出了毛泽东的色彩。在民生方面,无论是精准性扶贫、教育免费,还是包容性发展、分享经济,都比以前更注重公平。而改变以往惯例,凸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被认为是习近平的个人风格所致。
外界认为,习近平改变30年的惯例,由他亲自作十三五规划的说明,这透露出习近平在中共高层中独占鳌头的地位。以往无论是温家宝还是朱镕基,抑或更早的邓小平时代,作五年规划说明的都是政府总理。因为五年规划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制定,而惯例是总理担任小组组长之位,所以以往的五年规划均由总理说明。现在习近平亲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由习近平对十三五规划作说明也就顺理成章。
习近平要打“土豪”?
十三五规划最主要的内容有两个,一是发展,二是民生。发展无需赘言,民生则主要体现在让社会更加公平上。十三五规划中涉及民生与公平的范围十分的广泛,从资源到教育到社保等各个领域无不体现公平的特点,中国政府从财政到政策向弱势群体倾斜。作为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组长,习近平很可能全程参与了十三五规划的制定,因此十三五更注重公平体现了习近平的执政理念。

十八届五中全会突出了毛的地位
首先,十三五规划中提出了包容性发展。包容性发展的最鲜明的特色,是让发展惠及弱势群体,让社会更加公平。邓江胡时期,中国更注重经济的发展,注重经济总量的增加,至于增加的经济量如何划分则较少顾及。因此中国社会贫富不均现象突出,国富民穷为民间所诟病。而包容性发展第二个显著特点是民富优先,民富先于国强。未来五年,在中国财富的分配上,很可能出现财富向民间倾斜,财政收入增长速度低于工资增速的情况。
包容性发展,具体体现在社会保障上。众所周知,随着老龄化加速,中国社保基金的缺口日益加大。在降低国企及政府退休人员社保支出的情况下,增加社保资金就成了唯一选择。而五中全会提出,在十三五期间将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资金,填补社保缺口。并且会扩大社保范围,全面实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这意味着,中国政府一面扩大社保水平,一方面调国有资本充当社保基金,最终在不提高公民社保缴纳金额的情况下,实现社保水平的提高。
其次,十三五规划还突出了精准性扶贫的概念。邓小平曾提出,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小康社会,这是邓江胡三代一直提的目标,也是中国改革开放最重大的目标之一。十三五是实现此目标的最后时期,在十三五结束之时,中共要让几乎所有的中国人收入水平在现行贫困标准之上。可以预见的是,未来财政支出会更加向贫困地区贫困人口倾斜,扶贫工作会成为重中之重。
无论是精准性扶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还是扩大社保范围、实现包容性发展,都需要巨额的财政投入。2015年中国财政收入增速可能只有1%,2016年甚至可能出现负增长。在财政总量不增加的情况下,财政支出在扩大,财政收入扩源或成立专项资金就成为迫切的需求。
习近平称,要划拨国有资本进入社保资金,这可能开了一个先例。国企特别是央企向来财大气粗,作为国企的所有者,中国政府当然可以划拨国企的资金以作他用。不但社保资金要动用国有资本,以后扶贫资金、教育资金、甚至基建资金都可能动用国有资本。但近20年来,国企特别是央企中各方势力纵横,央企几乎成了红二代、官二代的“聚宝盆”。习近平调国有资本进入社保,在某种意义上,这可能是一场的“打土豪运动”,针对的是新兴的权贵资产阶层。
毛泽东重新照耀中国
十三五规划制定期间,如果说注重民生追求公平是习近平的鲜明特色,那么重提毛泽东、树立毛泽东崇高地位则是另一个特色。其实,习近平对毛泽东的推崇早已有之。2012年11月习近平刚刚确定了最高领导人的地位,他第一次在政治局集体会议上阐述施政理念,讲“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定不能丢,丢了就丧失了根本”。这可能是十年来中共高层首次重新高调举起毛泽东思想的大旗。
习近平曾讲,不能用后30年否定前30年,不能人为夸大毛泽东晚年的错误。但事实上,中共从未否定过前30年,也未否定过毛泽东。否定的只是前30年的某些片段,如大跃进、反右倾、文革等。习近平以最高领导人的地位,突然发表不能否定前30年的讲话,外界认为其含义有二:其一,借肯定前30年肯定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地位;其二,借肯定毛泽东表达习近平自己的执政理念;
此次,习近平主持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了“全体会议公报”,该公报称中国之所以取得伟大成就,是因为中共“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为指导,这与以往大不相同。在5年之前的十七届五中全会上,温家宝称“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在1年之前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也是“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此次公报罕见的突出毛泽东的地位,结合习近平一贯的理念和习亲自主持十三五规划制定的背景,这应该是习近平自己要求的结果。
习近平不仅在发言上推崇毛泽东,在执政细节上也与毛泽东有相似之处。毛泽东召开了延安文艺座谈会,习近平也召开文艺座谈会。毛泽东利用小组治国,习近平也重拾小组治国模式。毛泽东中央集权,习近平同样中央集权。毛泽东称,“中国的一切决定由党主席做主”,习近平也称“党领导一切”,让党的作用远超政府。习近平曾在1966年、1997年和20011年三次前往韶山,瞻仰毛泽东故居。习近平在2011年称,“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习近平推崇毛泽东已经毋庸置疑,问题是他为什么要推崇毛泽东,是自身理念与毛泽东想合?抑或是想利用推崇毛泽东为中共长期执政寻找合法性?外界认为,后者更可能是真实的原因。经过开明的胡温时代,民间出现一大批的异议人士,连中共党内都出现众多的类似任志强的人物。时隔20多年后,和平演变再次成为现实的威胁,熟知苏联解散原因的习近平不可能不有所警觉。在中共还未确立被各方接受的、符合中国现状的政治体制改革方案时,突出毛泽东的地位,利用毛泽东的号召力为中共执政寻找合法性,这成为习近平的选择。
文章来源:多维新闻 (余乐 撰写)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