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6日星期一

乔木:反腐讲话大胆 未解腐败根源


最近,許多微信公號和網站轉發着一篇文章,這是中遠集團紀檢組長徐愛生在集團內部的講話。人們對英文簡稱爲COSCO的中國遠洋運輸集團並不陌生,幾乎每一個港口、道路、倉儲都能看到帶有這一標誌的集裝箱。它是53家中央直管的特大型部級央企之一,多年來,其營業額也一直位列世界最大的500家企業中游。






但像許多國企一樣,中遠集團也充滿投資虧損和腐敗問題。引用這篇講話的原文:「重大決策失誤給企業帶來巨大經濟損失和廉潔風險」,旗下的「大連船務的投資損失加起來幾百億,差一點使中遠翻船。」






講話者徐愛生儘管不爲公衆熟悉,但自稱「劉志軍就是我親手把他送進去的,中石油的廖永遠、大唐跳樓的蔡哲夫、國網副總帥軍慶的問題都我查的,最近五年,我總共查了180多起案件。」
他雖然是新任的中遠集團黨組紀檢組長,但別小看組長這個職位,中國現在就是組長領導的國家,看看習總書記擔任了多少組長。再說徐這個組長是中央直接任命的,手持尚方寶劍,像欽差大臣一樣,專門負責反腐和紀律監察工作。
這篇講話信息量相當大,有不少乾貨,而且言辭尖銳,有理有據。徐愛生在介紹他查辦過的驚人的貪腐案件,以及中遠集團存在的嚴重腐敗問題時,也透露了許多內幕。
比如他提到中遠公款打高爾夫,其惡劣程度,已經讓總書記知道。某次給中央彙報紀檢工作,講到在近年來強力反腐的背景下,中遠的某位領導2013年、2014年繼續用公款打球,而且2014年1月到9月的打球金額超過2013年的整年。就在這個時候總書記插了話,說:「2014年打的是典型的不收斂不收手。各級黨組織認真研究,從嚴治一下。」
徐愛生還提到反腐的阻力,稱在查電網的一個案件中,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打手機警告他不能再查,因爲是線人受保護。並且說雖然沒有法律規定,但是爲了國家安全不能查。他回應爲了國家的經濟安全,一定要查。中紀委的人勸說,得罪了管情報的馬部長,會跟蹤監聽你。他回應我沒有問題,不怕跟蹤監聽。半年後,馬建進去了。徐愛生講話中說:「我這個紀檢組長不怕得罪人。始終堅持三條:一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二是自斷後路,三是全得罪總比不得罪好。」
徐的講話還提到中遠的公款吃喝、領導到年齡不退休、親屬內部任職、大量的關聯公司交易等腐敗,許多都是點名道姓,有例證,有數字。很多人在驚歎之餘,擔心他這麼大膽地說話,會不會有風險。
其實在當前反腐的態勢下,他這樣說話是政治上非常正確的事,而且立場非常明確,一定要在黨的領導下反腐。這個長篇講話,他在開始花了大量的時間,並且從始至終強調,中遠集團之所以出現這些問題,就是由於沒有加強黨的領導,忽視黨的建設。
可是大量的案子表明,腐敗正是由於黨的領導幹部帶頭而起,不管是黨中央成員的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還是黨的權力體現的軍委副主席、最高法院院長、公安部長。許多地方更是出現了接連幾個市委書記、或單位黨的一把手前腐後繼的現象。
徐的講話大膽指出了腐敗的現象,但並沒有,或者說還不夠大膽指出腐敗的根源,在於權力過分集中,缺乏有效的監督。而在中國,權力是由黨任命授予的,監督也主要在黨內。加強黨的領導,強調黨性和黨紀,也許可以發現查處貪腐,但不能從制度和根本上預防、杜絕貪腐。
中共強調「權爲民所用,心爲民所繫,利爲民所謀」,但卻迴避權力的來源是民選,還是黨賜。如果是民選,就要經受選舉的考驗,接受選民、國會、司法、媒體等的外部監督。但事實上是黨領導一切,監督只在黨的內部,外部監督也必須要在黨的領導下。最終都是我監督自己、老子監督兒子,就像一個人提着頭髮讓自己雙腳離地一樣不可能。
徐的講話雖然痛快淋漓,有意思的是,許多微信公號轉發的這篇講話,被不斷刪除。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