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9日星期四

吕洲宾律师:要求会见包龙军遭拒


一、已经快四个月了,还是不让律师会见

今天上午(2015年10月28日)我到天津河西区看守所要求会见包龙军律师,迄今为止,包龙军等律师同行们失去自由已经快四个月了。
     

预审支队的警察赵旭和另外一名王姓警察接见了我,我把律师会见手续递交给了他们,但他们说“没有接到上面通知,因此不安排会见。”但他们收取了我的材料,并复印了我的律师证。
   
二、找不到办案警察,“接待警察”不是“办案警察”
   
和这两位警察的交谈中获知,针对“710抓捕事件”,天津警方成立了“专案组”,而赵旭和王姓警察均非实际办案的警察,他俩是受“专案组”的委托专门负责接待律师的。
     

我向两位警察询问“包龙军的办案警察是谁”?两位警察说“我们具体也不知道是哪个警察负责办理包龙军的案件,我们只知道有个‘专案组’,我们也只和‘专案组’的一名成员联系,这名成员是‘专案组’安排和我们接洽的。”
   
我向两位警察询问包龙军涉嫌的罪名,两位说是两个罪名:一个是寻衅滋事罪,另一个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三、警察说“寄了”,家属说“没收到”
   
我问两位警察当初是否将刑拘通知书、采取强制措施通知书交给包龙军的近亲属,两位警察拿出本子翻了翻说“这个事情我问过专案组,我得到的回答是早在今年7月13日就把通知邮寄给了一个叫包玺的人。”
   
针对两位警察的如此说法,我在这里要插一句,据包龙军母亲给我的反馈说:“包玺是龙军他爸,至今为止我们没有收到任何警察的书面通知,其实警察也知道我们的住所,但确实我们没有收到任何这方面的书面告知。”
   
四、继续申请会见
   
之后,我在河西区看守所预审支队的会议室里当即写了会见申请书,并给包龙军写了一封信,申请书和信件递交给两位警察,两警察表示会转交给专案组。
     

吕洲宾律师,2015-10-28 (博讯 boxun.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