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9日星期四

守鱼:人权夹缝中的黑二代


政府裹挟及直接打压政治犯家属,作为压迫政治犯的筹码。
 
近来关于女权的讨论热烈升温,其中就有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女权和人权的关系到底怎么样。很不幸的是,有一些活动家似乎并没有太理清逻辑关系,从实用主义的角度,直接认为部分女权的权益需要和国家结合。
 
集权国家中,一些具体问题如果缺乏深入的探讨,突然被提出的时候就会遭遇这样的人权夹缝尴尬。黑二代议题就默默地在这样一个夹缝中蜷缩着。
 
人权律师王宇夫妇都被政府带走以后,他们16岁的儿子包蒙蒙也被株连。不仅受到各种压力,如今他试图偷渡去美国失败,在缅甸被带走以后也失去了消息。政府打压政治犯,此前到并不直接对政治犯的子女动手。不管是旧黑五类,还是新黑五类,只要政府将他们盯上了异端,整个社会就会自觉地将政治犯的家庭隔离开来,生怕因为触及这个群体而影响到了体制会赋予的利益。仅仅是作为政治犯的亲属,就天然的失去了和社会自由交往的权利,无论是在学校上学,还是去单位择业,总会有政府的黑手以及看不见的社会自动切割机制起作用。
 
在市场经济带来一定的社会空间以后,开始存在有良心的群体和讨厌政治的群体愿意与政治犯的家属交往,并且不太容易遭受利益上的损失。草根群体守望相助的默契,形成了一人受难众人帮的氛围,无论有多大能力,多多少少还会有社会人士主动资助政治犯的家属。这样无形中当然是助长了政治犯的嚣张气焰,还极大地支持了政治犯的家属。
 
早年政治意味极强的严打过程中,就有女青年和在逃犯发生性行为,因为「客观上起到了助长犯罪分子嚣张气焰的作用」。如今的政府,如果仅仅是打压公开组织化的支持政治犯家属活动,并不能完全的收到既定效果,最直接的方式还是直接打压政治犯家属,切断他们和社会的联系。这样,政治犯家属不仅不能及时有效的对外界发布案件进展和声音,还被政府裹挟,作为压迫政治犯的筹码。
 
包蒙蒙的遭遇,就是这样一个局面下最为特出的一个。当政府从缅甸将包蒙蒙抓回国内以后,还洋洋得意的借此要挟王宇夫妇,并将审判的画面通过央视播出。在画面上,王宇夫妇近乎崩溃的表现,画外音是炫耀暴力的权力代理人自得的声音。
 
但在画面中,看不到包蒙蒙的身影和声音,新黑五类二代的困境,隐蔽在冰山的背后。这毕竟是人权律师遭遇打压之下的一个子话题,而不是一个直接与权力冲突的话题。如今,即便包蒙蒙因为持续失踪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而得到高度关注,更多的政治犯家属,尤其是政治犯二代还在默默地承受各种附带的压力,面对权力人为制造的社会交往壁垒。
 
这样一个处于附属地位的人权话题,不得不处于较为沉默的状态之中。无论在拉美还是在欧洲,政治犯的家属组织也是一只活跃的力量,支持着政治犯的家庭。而在国内,天安门母亲发起的政治受难者家属组织饱受打压,社会从资金上对政治犯家庭的支援也被打散到原子化,无法形成有组织的呼应,也就无法形成有组织的关怀。
 
因为没有政治权利,所以政治犯家属的关怀也无法有效地通过组织来回应。这样,关注政治犯家属的问题,又成为了没有政治权利的情况下,被雪藏的一个子话题。
 
如果成年人已经准备好了去承受一切行动带来的后果,那些未成年人遭遇的打压该怎么办?那些未成年人因为直接或者间接遭受人权侵害带来的长远影响该怎么去消除?
 
这是人权夹缝中的黑二代面临的困境,也和中国的人权问题一样,短期内无人可以给出有力的回答。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