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星期五

姜野飞周五开庭妻子处境堪忧 律师申请会见包龙军无果


日前被泰国警方抓捕的中国民主人士姜野飞“逾期逗留案”将于周五开庭审理,姜野飞的妻子向本台表示,泰国移民局的警察在其住所附近蹲守,相信是为了抓捕她,他们的房东也被威胁“包庇窝藏罪”。此外,在中国“7.09”行动中被抓捕、关押3个多月的维权律师中,仍有不少人下落不明;其中包龙军的律师周三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遭到拒绝。警方称已于7月13日将通知书寄给家属,但包龙军的家人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文书。
 
本台周三报道了流亡泰国的姜野飞以及和他在一起的董广平遭到当地警方抓捕,周四下午,姜野飞的妻子楚玲告诉记者,丈夫被指“逾期逗留”将于周五开庭审理。另一方面,移民局的警察在她家周围蹲点,她的中国房东也被威胁“包庇窝藏罪”,对自身处境感到担忧。
 
楚玲:“我和董(广平)的老婆,我们来UN(联合国难民署),一直坐到现在,他说下午一点可能接待我们。还有一件事,我们房东,也是我们基督徒的一个姊妹,她通过我们难民通知我,说移民局警察在我们家周围监视。刚才又来信息说,我们家周围到处抓中国人,她看到了,移民局那些人在那块蹲守,是想抓我的,你知道吗?我现在非常危险。她(房东)也被威胁,威胁她包庇窝藏。明天(姜野飞)要开庭,以逾期滞留罪审理他。”
 
记者:“明天开庭通缉的那个不涉及到,只涉及他护照过期这个事。”
 
楚玲:“对,是的。”
 
楚玲还表示,她获悉丈夫没有与董广平或是其他中国人关押在一起,而是被单独关押。
 
“而且我得到一个消息,他(姜野飞)被单独关押的,他不是跟中国人关押的,他也不是跟董广平关押的。是跟许多人关押的,还是单独一个人关押,这个我没有搞清楚。”
 
与联合国难民署面谈后,楚玲向本台转述翻译官表示,难民署会关注事态发展。而楚玲认为泰国当局罗织的罪名就是为了把姜野飞遣返回中国,为此忧心忡忡。她抨击中国当局在国内抓完了律师,现在又把黑手伸到了国外。
 
一方面,流亡海外的民主人士面临遣返回中国的危险,另一方面,被关押在国内的维权律师连自己的辩护律师也无法见到。
 
杭州律师吕洲宾周三前往天津河西区看守所要求会见王宇的丈夫——被监视居住的包龙军,但遭到拒绝。
 
吕洲宾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天津警方称早在7月13日就已将通知寄送给包龙军的父亲,但家属至今没有收到过任何文书。吕洲宾说,由于包龙军被指控的是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警方有权拒绝律师会见,但办案警官拒绝露面,只有“联络人”代为传话,以“捉迷藏”的方式敷衍律师,令人气愤。
 
吕洲宾:“昨天我们早上9点钟去河西区看守所会见。先到他们预审支队,他的意思就是说,没有接到领导同意说可以会见,然后我写了一个申请,他说会转交给专案组,如果他们同意会见,会联系我。我问了一下办案警官是哪位,他说他也不清楚,他只是联络人。依照我们国家《刑事诉讼法》规定,涉及国家安全的是可以不安排会见,主要是现在办案的警官不站出来,不露面,有点类似捉迷藏一样的感觉。你可以不让我会见,但是作为一个办案的警察,你应该要跟律师对话,情况要让我们知道,你不能让一个对这个案件都不了解的警察来接待我们。对这个我们意见非常大,也非常气愤。他们家里人也没有收到书面告知,比如涉嫌什么犯罪,或者采取强制措施在什么地方。昨天那个警官跟我讲,他们已经通知家属了,书面寄给家属,但是家属说没有收到。”
 
记者:“他们有没有说大概什么时候寄出的?”
 
吕洲宾:“他说是7月13号寄给了包龙军的父亲,但是他们家里人都说没有收到。”
 
吕洲宾告诉记者,按照法律规定,监视居住的期限是6个月,如果当局遵守法律,明年元旦后应对包龙军变更强制措施,或许要等到那个时候案情才会明朗。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