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9日星期四

木然:妄議與批評的界限在哪?


官媒本月21日報道,中共中央印發了《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該條例被不少黨建專家稱爲「改革開放以來最全、最嚴黨紀」。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第六章對違反政治紀律行爲的處分。第六章最引人注目的是第四十五條,尤其是第四十六條的第二款第三款。
第四十五條規定:「通過信息網絡、廣播、電視、報刊、書籍、講座、論壇、報告會、座談會等方式,公開發表堅持資產階級自由化立場、反對四項基本原則,反對黨的改革開放決策的文章、演說、宣言、聲明等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這裏的關鍵是公開發表,那麼如果不公開發表呢?不公開發表的是允許的?還是默認的?
第四十六條規定:「通過信息網絡、廣播、電視、報刊、書籍、講座、論壇、報告會、座談會等方式,有下列行爲之一,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第四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破壞黨的集中統一的」,第三款規定:「醜化黨和國家形象,或者詆譭、誣衊黨和國家領導人,或者歪曲黨史、軍史的。」何謂妄議?何謂醜化?妄議的標準是什麼?醜化的標準又是什麼?是周本順那樣的妄議?可周本順妄議了什麼?至今仍不得而知。批評領導人是不是醜化?
妄議的實質是公權力不透明,理論方向不明確,小道消息流傳的情況下產生的,是對民主政治不充分的懲罰。
重提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又提妄議,顯然在言論自由受限、網絡自由受限的背景下,引起了人們的猜測和不安。那麼,如何解決這兩個問題呢?以下的措施應預以考慮:
第一,解決資產階級自由化問題,就要落實憲法權利,堅持馬克思的思想。馬克思批評了資產階級的自由,主張聯合體的自由。在他的自由人聯合體裏,既沒有資產階級的自由,也沒有無產階級的自由,而是消除了狹隘的階級自由,是基於人性的自由,基於人道主義的自由,是每一個人的自由,「每一個人的自由是社會發展的條件」,是建立在個人自由基礎上的聯合體。
既然以馬克思主義爲指導,就不應該拋棄馬克思所主張的自由。退一步說,在階級社會裏,不要資產階級自由化,而要無產階級自由化。那就需要限制權貴們的自由,既得利益集團的自由,讓無產階級及下層羣體有充分表達自由的空間,不過,這樣做,大陸的資產階級肯定會不同意,同時損害了資產階級自由,也在客觀上損害了無產階級的自由。一個人的不自由,等於所有人的不自由。讓包括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所有人的自由纔是真自由。自由是一個無限擴張的過程,也是由少數人自由到多數人自由,由多數人自由到所有人都自由的過程。
第二,解決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問題,就要落實依憲執政,依憲治國,不能讓憲法成爲一紙空文,讓憲法懸置和空轉。如果認爲資產階級自由化是全面否定四項基本原則,否定四項基本原則的實質是否定黨,那麼就應該實現政黨憲政,通過憲法和法律限定黨的活動範圍,防止執政黨越權,防止執政黨超越於憲法和法律之後,使執政黨由無限政黨變成有限政黨,變成限政政黨。這與當時鄧小平主張政治體制改革具有一致性。鄧小平當時說,政治體制改革的關鍵是黨政分開,黨政分開就是界定和界清黨與行政的界線。在黨政界限明確的基礎上,還要黨企分開、黨社分開。
第三,解決黨員妄議、醜化領導人的問題重要內容之一就是要捍衛言論自由。言論自由是人權之一,是憲法保障的權利,也是現代文明的標誌。如果言論自由只爲正確而存在,只爲權力唱讚歌,言論自由就變成了權力的自由。權力一自由,言論就沒自由了。言論自由包括說錯話的自由,沒有說錯話的自由,言論自由也就失去了價值。言論自由不是妄議,言論自由讓妄議失去市場。落實言論自由,人們在正常發泄情感的出口,自然也就愛護和擁護領導人,醜化的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第四,解決黨員妄議,醜化領導人的問題的關鍵是加強民主制度建設。就要加強黨內民主和人民民主。加強黨內民主,落實黨內民主權利,落實黨內批評建議權利,從根本上杜絕黨內妄議;加強人民民主,落實憲法公民權利,落實言論自由,從根本上杜絕人民妄議; 加強網絡法治建設,保障網絡言論自由,從根本上杜絕網民妄議;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裏,從根本上杜絕所有人妄議。
不解決制度問題,不解決理論發展方向問題,資產階級自由化和妄議就會成爲權力打人的棍子,就會成爲權力濫用的理由。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