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7日星期二

木然:微信是民主的试验田

20121120091546807 

  微信里有群主,有群规,还有网络大V、著名学者免费给群友上民主的课。不能不说,这是公权力打击微博的意外收获。微博群官方很难介入,即使介入了也得按群规说话,或者是只看不说。公权滥用,只能向微博亮剑,却难以向微信亮剑,除非关闭微信。这给公权力带来的困境在于,通过微博,很容易掌握舆情。通过微信掌握舆情,困难加倍。在微博中,公权力还具有引导功能。在微信中,公权力失去了引导功能,只能用技术手段对微信进行限制,但限制的程度远不如微博。公权力把微博打得日薄西山的同时,也让自己在微信失去了主控权。

  微信比较充分地体现了民主的基本原则。
  第一,微信实行的是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在微信里,如果对有些问题进行表决,那就采投票的方式,少服服从多数,少数持保留意见,且不受打击和批评,也不会因此被群主踢出。除非有骂人的人,出口成脏的人,但这样的人,在微信中很难生存,也很难获得群友的认同。多数人的意见得以通过,少数人的意见得到保障,一切都接着多数的原则来。
  第二,微信实行的是平等原则。微信群里的人是平等的,没有高高在上的人,也没有超越规则的人。规则人人遵守,没有例外。发言人人平等,没有意见领袖的特殊地位。微信每一个人都平等地对待他人,他人也都会平等地对待自己。每一个人的人格也是平等的,那些在言词激烈污辱人的人,都会受到警告。如果警告发挥不了效力,会被移出群外,或者劝其自行退群。
  第三,微信实行的是自由原则。每一个人进入微信都是自由的,即使设限,自由进入的门槛也不高,有朋友介绍即可加入。退出则是完全自由的,觉得群里有自己不喜欢的人,或者群里讨论的论题没有意义,或者不感兴趣,即可自由退出。在群里,每一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言,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思想观点,没有外部的限制,没有公开权力的界入,更没有公权力的直接干涉。
  第四,微信实行的是契约原则。每一个新进群的人,都会读到群规,读到群规之后,如果认可群规,即可按群规去说。不认可群规的人,也即不认可契约,可自动退出。有的微信群,群规严,有的微信群,群规松散。无论严松与否,群规是必须有的,社会契约是必须遵守的。微信群最高的人名限度是500人,在500人之下,可多可少。群里人的多少,群主和群员都只有建议权。契约人人得遵守,群主也不例外,群主只是一个牵线人。
  第五,微信实行的是参与原则。每一个人都会平等地参与话题的讨论。话题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娱乐各个方面。微信群就是一个小社会,是现实社会的浓缩。参与的过程也是获得认可的过程,也是获得政治尊严的过程。微信群的参与,是直接民主式的参与,不需要选举代表式的间接参与。微信的参与,不会出现社会上的多数人的暴政,也不会出现少数人的专制。参与的形式多种多样,丰富多彩。既可以是文字上的参与,也可以是对话式的语言交流的参与,也可以是图片视频式的参与。
  第六,微信实行的是理性原则。理性交流,理性沟通,拒绝脏话、谩骂和非理性语言。微信也有吵架的,但吵架的人或者退群,或者有人拉架。理性更多指向公共性,而非个人的合理性。微信虽然可以抱团取暖,但话题都是公共性的,公共性的话题就需要公共理性。公共理性的目的是为了达到理性共识,但理性共识不一定能达到。理性共识只是一个目标。与理性相比,合理性主要涉及到非公共部分,是个人追求自己的利益和目标。合理性在微信话语中占用的空间不大,在微信里谈个人的事,甚至在微信里吐苦水,很少有直接的呼应,只有个别人表示同情而已。
  第七,微信实行的是同质性原则。同质性原则在现实社会中可以不利于民主,容易产生极端倾向,但在微信中却有利于民主,甚至成为微信民主的必要条件。同质性并不是说没有异议,人们对具体的问题异议更多。异议也是微信民主的充分必要条件。不同立场和价值观的人,很难在微信群里共处。即使在同一微信群里,不同的价值观交流的情况也很少。持相同价值观的人,在微信里就公共话题则交流的机会多,互动的机会多,共识的可能性更大。这也说明,大部分人只能面对熟人社会,而对于生人社会,似乎还没做好准备。这种情况,如果放在生人社会的位置上,不利于社会契约的建立,即使建立了,也不愿意履行社会契约。
  第八,微信实行的是博爱原则。在微信中,认识的人和不认识的人聚到一起,互相关爱,互相帮助。这种博爱远远超出家庭之爱、夫妻之爱、社区之爱。通过微信,通过大爱,把人们凝聚在一起。
  人们有理由相信,微信的这种民主群体小试验会以无限的方式扩大,并能最终推动整个政治社会民主的发展,成为撬动改革的阿基米德之点。




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