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星期五

杜耀明:打压维权律师,自断和平变革之路

20151029a44d083b-c60f-493d-aee3-90ae8ef9d993.jpeg (622×440)

2015年8月9日,香港团体发起全球“一人一照片,释放律师”的照片征集活动。(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facebook)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面对英国记者质疑北京践踏人权,却依然气定神闲,一面回说中国人权状况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一面又继续压迫维权律师及相关人员,被侵犯的人数,恐怕没有最多,只有更多。
 
上周五最新报告显示,受侵犯的律师、律师事务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的人数,由七月九日开始时约一百人左右,已增至超过三百人。其中二十四人遭秘密拘留,四人遭刑事拘留或逮捕,五人被强迫失纵,二十四人限制出境,另有二百五十五人被短暂拘留或强制约谈。
 
七月以来的打击行动不但受侵犯者众,而且手段恶劣,亦反映中国法治状况极度不济。部份被秘密拘押如知名律师夫妇王宇及包龙军,至今被拘捕超过一百一十日,却不准接触家属或律师,因为她们被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而根据《刑事诉讼法》,涉嫌干犯此项罪名者,将不会通知其家属,以免妨碍侦查。顿时之间,这批维权人士便消失于人海之中。更甚的是,他们的未成年子女受到骚扰的事例,也时有所闻。
 
根据失踪者的家属反映,不少被拘捕者由号称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拘留后,家属即使聘得律师代理案件,也有律师被有关方面劝令停止代理,有些到警署找被捕人,公安甚至不承认带走了事主,而官方传媒却急不及待,未审先判,大肆诋毁被捕人士,把他们污名化。
 
习近平的铁腕维稳,看来已容不下律师按照法律维权扩权的手法。二○○三年,青年孙志刚在公安拘留期间被毒打致死,引起舆论关注之馀,三位法律学者上书全国人大,要求取消收容遣送制度,成为维权的典范之作。其后一些律师及维权人士不断以法律手段维护权益、如为毒奶粉受害人讨回公道,亦有人再走前一步,倡议制度改革,如取消劳教制度、建立官员申报财产制度、推行宪政等等。换言之,维权律师及人士不外按照现有法律和宪法条文,及其背后的法律原则,提出宪政蓝图、改革措施、维权办法、个别诉求,以贯彻依法治国的政策。当局以铁腕镇压维权律师及人士,就是堵住法律维权的路,堵住中国以法律改革走向法治。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一面权力进一步集中,一面压缩民间社会的言论和活动空间。其实过去多年,官方对个别维权律师或人士如高智晟、郭飞雄、郑恩宠、陈光诚均视为仇敌,认为他们挑拨矛盾,制造事端,因此需要严惩,以起杀鸡警猴之效。不过,维权运动并未竭止,反而更加壮大,活动也不再限于个别案件,更涉及更广阔议题,甚至倡议落实宪政,推行法治。因此七月以来,拘捕维权人士的行动变本加厉,代表官方视整个维权运动为敌,不惜以铁腕手段,牺牲依法治国的承诺,也要压倒法律维权,也不管维权者只诉诸法律,但只要是削弱了执政者的权威和利益,都要立即制止。
 
无疑,以北京一国之武力,大可把手无寸铁的维权律师压得透不过气。但把他们锁进监狱,就能杜绝权贵资本主义所衍生的贪污腐败、社会矛盾、权力失衡?当和平方法不再是改变社会的认可手段,有冤无路诉者只会改以无法预知的激烈方法提出控诉,这又是社会之福吗?
 
中国经济增长已经缓慢下来。过去以经济繁荣换取统治合法性的治国模式,逐渐失效。政府若还要取信于民,必须坚守依法治国,让大家起码有法可依。但厉行法治,又怎能令守护法律尊严的维权者自身难保呢?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