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6日星期一

南桥 :“土包子”习近平现在读什么


南桥 旅美学者








当今的政治人物要掌握世界就要读网。





现在我们都知道了,习总书记从青少年时代起就是一个爱读书的人。像大多数爱读书的人一样,习总书记喜欢跟人谈读书,特别喜欢和外国人谈读书。在著名的习总书记文艺座谈会上,习总书记一口气报了很多西方经典文学名著的人名,在出访英美的时候,他也不忘记告诉那些外国政要,西方经典我都读过,而且很喜欢。在访英的时候,他把以前不慎的一个漏洞补上了,一串经典人名后面加了一句,「当然还有马克思、恩格斯」。我很好奇的是,他年轻时候读过列宁和斯大林吗?读过毛泽东吗?既然说了「马恩」,为什么不在英国女皇陛下面前也说一下「列斯毛」呢?





习总书记背书单,网友们议论纷纷。不管你信不信习总书记是否真的读过,读得深不深,读进去了多少,有一点是肯定的,习总书记想借此向国际友人证明,西方价值观我是从年轻时候就熟知的,虽然是当年插队在西北山沟里读的西方经典,但这更证明我立足山沟胸怀世界,不要把我当土包子。

习总书记背书单的苦心孤诣,英美那些老奸巨猾的政客和皇家贵族是不是认同,他们不说,我们暂时还不知道。但习总书记要是以为读过那些经典就能证明我不土,那就说明习总书记仍然还相当地土。习总书记应该知道的是,虽然这些西方经典背起人名书名来挺洋洋大观了,但那毕竟是经过筛选而翻译成中文的。感谢当年老一辈翻译家和出版家,这些经典确实是精华中的精华的一部分,而且翻译质量、编辑水平绝非今日的大量快餐式翻译可比,但是,(重要的是但是),当年的翻译和出版是有筛选标准的,而这种筛选标准没有别的来源,只能模仿斯大林的苏联。斯大林和希特勒一样,对待西方思想和文学艺术,古典的东西是可以的,新的现代的创作就是腐朽的、罪恶的。希特勒曾经是一个爱绘画的艺术青年,对他来说,西方古典绘画艺术是美的,但是新的艺术流派,从印像派到抽象派、现代绘画等等,则都是犹太人的阴谋和堕落,都应该被消灭。苏联对待西方经典的区别标准和希特勒如出一辙,古典的可以,新的不行。而轮到中共,则只能有样学样,因为他们刚从山沟里出来,根本还没有能力辨别西方的东西,他们又绝不愿意让受过西方教育的知识分子来作主。对待西方文化,他们只能听斯大林的。

今天的人们可能都不再记得,当年,就是习总书记说他读了那么多西方经典的时代,我们数亿中国人能够接触到的西方文化是十分有限的,而且是有明显偏向的。举个例子说,听西方音乐,贝多芬、莫扎特、柴可夫斯基等经典是可以的,但是那个时候世界上最流行的爵士、摇滚、新时代音乐,那就是资产阶级腐朽意识形态的产物,不仅是被禁止的,而且是要批判的。

所以,即使习总书记真的读过了那一系列的经典著作,那只能证明,习总书记对西方文明的政治思想和文学艺术即使不是一无所知,也不过是「吃偏食」长大的,虚胖而并不健康。所以你看那些外国政要,从英国女皇陛下到美国生意人,听了习总书记的一串书单,没有一个人捧场说,哇,总书记好有书卷气啊,怪不得那么知识渊博。也没有一个人出来呼应,说这些书我也爱读,我也读过。照理说习总书记就希望有这个效果,值此关键时刻,谁出来捧一下场,定能得到习总书记口袋里更大的订单。可是,对这些外国政要和商人来说,出来捧这个书场,实在是太丢人了。

由此,我的判断是,习总书记现在不怎么读书,可以说他对当代西方政治和社会思潮的重要著作,差不多是一无所知。在出访的场合背那么多古典书名人名,不仅显得勉强,而且暴露了思想的陈旧。而思想陈旧对于当代一个国家领导人来说,是最要不得的缺陷。

于是,我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习总书记现在读网吗?

我敢肯定,奥巴马是读网的,喜莱莉•克林顿是读网的,英国女皇陛下是否上网读网我不敢肯定,但是那些王子王妃们是肯定上网读网的。习总书记呢?他要是上网,大概用不着翻墙吧?如果不用翻墙,网上有那么多无版权限制的著作,美国名校有那么多免费的课程,政治的、经济的、科学的、文学的,习总书记那么好读书好学,他即使上网读过其中万分之一的目录,也就不会那么自信地在女皇陛下面前背书单了。

因此,我的判断是,习总书记不上网,他只批阅文件。

所以,习总书记一定不知道,最近文化部开通官方微博,意在国家文化主管部门和人民群众有一个沟通渠道,却立即引起网友们的一片骂声。这骂声是如此壮观,负面评论数迅速达到十几万。文化部不得不动用人力删掉评论,网友们的负面评论却昼夜不停,继续上升到十几万,几十万。

为什么?这是一个太简单的问题,只要去读读那些评论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你就知道答案了。可惜,我想习总书记不上网,他并不知道,他和他的党,他手下的那些党干,那些维稳和宣传部门的文武打手们,已经「脱离群众」到了何等地步。

现在「党和群众」的关系,有点像文革后期毛泽东的晚年:人民群众知道党在骗人,党也知道人民群众知道党在骗人。党知道这是危机,但是它自己不会改变,因为改变就是自杀。这时候它倾向于招降纳叛,重用一些可用之小人,如周小平花千芳之类。这个时候急党所急是可能得到重赏的。于是,当文化部微博给众网友骂得狗血淋头的时候,有人出来缓颊,写了长长的文章,说「依照笔者的判断,这次针对文化部微博的『围攻』是一次有所预谋的,有所策划的,有所组织的攻击。主要目的有四点,一是降低文化部的权威性,给文化部今后和此前出台的一些政策树立强大阻碍;二是减低文化部的公信力,造成人们对国家机关不信任感的累加;三是直接给文化部的一个下马威,让文化部在网络空间里『学乖』少发声;四是将此次对政府机关的攻击当作一次演练,不断强化己方颠覆意识形态和引导舆论的实践能力。」





正值半夜,网友的反应是:「本来打算洗洗睡了,看到这样的文章,忍不住上网来再骂一声」。结果,文化部微博后面的负面评论数又飙上去了。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