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8日星期三

席海明:中国的民族矛盾由专制独裁引发


随着中国经济结构的巨大变化,各种矛盾日益凸显。除越来越尖锐的社会矛盾外,少数民族地区的民族矛盾也愈发激烈。如何在中共强权统治下,提升少数民族的地位?成为引发民主志士关注的焦点。为此,旅居德国的中国民主人士在德国科隆再次举办“蒙汉民族与民主问题”研讨会。我们有幸采访了欧洲蒙维藏汉协商会主席、內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先生。

法广: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本次研讨会召开的宗旨。
席海明:这次研讨会、我们原来开过一次,这是第二次。主要是我们觉得在争取中国各种权利斗争中、都是互相连在一起的。它的总根源是中共的独裁专制统治。在民族问题上,表现了对蒙古族人民权利的压迫和无情地对他们权利的蔑视。所以大家应该互相团结起来,才有力量。而且民族之间的矛盾,实际上背后还是专制独裁、或者一种权贵集团引发的。不是说蒙古人反对汉人、或者是维吾尔族人反对汉人,而是反对它的政策。所以这种情况下,大家要沟通一下很重要。这样互相理解,最后取得中国民主化过程中应该共同奋斗。所以为了沟通、理解、互相之间更近一步的联系,我们召开这次会议。这次会议主要开三天:从11月27号到29号,请各地对民族问题和民主问题有研究、这方面有道义的人来做报告。我们也组织一些讨论。主要是搞清楚:中国的民族问题不是蒙古人跟汉人的问题、不是蒙汉问题,也不是蒙古人跟汉人人民之间的矛盾,而是中国统治者压迫蒙古人、剥夺蒙古人的权利的斗争。第二,背后的问题主要是民主化的问题。民主是根本。因为民主实现了,不是万能药,能解决一切问题;但是民主是解决问题的必要前题。没有民主,就无法谈民族问题。一谈就把你抓起来。只有民主了,才有可能寻求解决的可能性。所以在所有的民主国家里,这个问题呢,到现在为止解决得很好。比如苏格兰要独立,公投,没有通过;魁北克要独立,公投。这样看,民主是解决民族问题的必要前题。这个前题不能少。
法广:近年来,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矛盾似乎愈演愈烈,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席海明:我认为各地区有所不同,但是有一点共同。从我们内蒙的情况看,蒙古人现在的斗争是一种生存斗争。因为最后一道防线是活不下去了。草原是蒙古人的命根子,也是文化存在的根基。过去在毛泽东时期,是“政策边疆、支援边疆”,“农业学大寨”等,是进人开发;邓小平之后,开始大量地开矿。蒙古人最后的一点儿地都快要被剥夺了,没有土地了。原来是游牧,最后游不下去了,还有个牧。现在牧也不让了。最后说是草原是蒙古人给搞坏的。蒙古人本来家园被毁坏了,受到了一次地危害;第二次呢,它又把蒙古人放牧的权利也给剥夺了。现在跑出来圈养。而且最近我觉得他们政策有很阴险的一面,就是牧产品:羊肉、羊毛、羊皮非常便宜,降价。然后牧民需要的一些东西呢,生活用品呢不断涨价。这样呢,从经济上看,放牧已经没有赢利、维生的可能性。我认为这背后的目的呢,中共还是想逼着蒙古人放弃草原,剥夺蒙古人的土地所有权。现在呢,内蒙的问题,土地所有权不明朗。原来是民族所有权,后来呢,共产党来一纸白文,就成了国家所有制了。原来还保障你能够用。使用权有,现在使用权在剥夺。官商勾结、权力阶层跟官商勾结,剥夺蒙古人最后的土地。所以对蒙古人来说,现在这种维持生存的一场最后的斗争。汉语有句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嘛。蒙古人一直奉公守法、老老实实地,所以被欺负越来越厉害。但是现在呢,他们也是忍无可忍了。已经是没有退路了。
法广:少数民族议题与民主话题之间是否有着密切关连?
席海明:有。就是我刚才也提到了。就是民主化是解决民族问题的必要前题。这个问题如不解决,现在提问题他不让提,你要提出问题,他把提出问题的人给解决了,问题不解决。所以呢,有些问题本来是在合理阶段呢,就合理解决了。矛盾就能够缓解了。但是,现在呢,我认为这就是习近平的政策。他就是想把民族问题搞成反恐。最后逼迫你上梁山。让你造反,最后把你当成恐怖分子来消灭掉。现在蒙古人,比方说2011年,有个莫日根事件,拉矿的车把一个牧民莫日根轧死了。蒙古人当时起来反抗。后来官方就是大事化小、多给点钱,把这个事安抚下来了。最近我又看到了,九月份在临河市的五原,有一个蒙古人在那儿开车。失去土地的蒙古人呐,说得不好听点儿,有点像丧家之犬。为了生存,到处奔波。这个人到一个叫宝柱的,去那儿开车。为了养家糊口。但是被纪检委的一个干部开车轧死了。轧死后,那个干部到现在还逍遥法外。他们家属要求处理,也得不到处理。
我觉得蒙古人现在的问题是:生存没有保障。另外经济上他已经完全被挤到一种边缘化的地位。在自己的土地上失去了土地以后,没有生存的能力,而且他在现代社会的竞争中,游牧民族进城以后,只能混在社会的最底层。民族压迫、或者叫民族生存,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了。
法广:您认为,何为民族问题的症结所在?
席海明:我认为还是要保障权利。共产党原来答应说,一块儿打日本,打完日本,你们可以独立。这是毛泽东起草的。后来他说要自治。解决民族问题的药方是自治。自治,就是自己在自己的家里当家作主。实际现在共产党违背自己的诺言。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彻底破产了。根本蒙古人就没有自治权,连提意见的权利都没有,提意见就把你抓起来。所以何谈“治”呢!过去自治区成立的时候,内蒙自治区的第一书记都是乌兰夫、蒙古人。在新疆也有这种情况,还有在西藏。当然军管时,西藏是军人掌权了。但是后来共产党对蒙古人、或者对少数民族不信任。因为共产党这些干部也是在共产党选拔下提上来的干部,(蒙古人)他只能当第二把手,不能当第一把手。 对他自己提上来的人,他也不信任,在搞民族歧视。所以蒙古人在不被信任以后呢,心里是很痛苦的;有的人想表衷心,他也不买账。共产党也不认。所以呢,就有许多底层的人民有情绪化了、有些人喊出独立。喊出独立,我认为是共产党不落实自治逼迫出来的一种情绪化的表现。所以如果要真正落实自治权,按他们说得一样,实现承诺,问题会得到缓解;最后真正落实自治;慢慢地把一些激进的情绪压下去、民族问题也可能变成非对抗性的。通过协商得到解决。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