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5日星期日

两点心:包卓轩逃脱“人质”命运的义举


包卓轩是为了实现出国留学的梦想,是为了摆脱被当作“人质”要挟自己父母的命运而选择冒死出逃,不是偷渡,因此帮助他的人更不算偷渡,那是他们坚守正义、有爱心的体现,是义举!是这个社会应该大力提倡的。逃离危险环境,不与邪恶为伍,是天之常理、人之常情。没有共党的逼迫,就没有包卓轩的出逃。一个罪恶施加者,没有资格声讨别人逃避罪恶的伤害。那种肆意侵害别人,还不让别人逃避侵害的行径,为天理所难容!叙利亚三岁男童伏尸海滩促进了欧盟对难民态度的转变,希望包卓轩出逃事件也能促进中国乃至世界对中国大陆人权严峻状况的认识与关注!


 20151024baozmengmengwangyuimage001.jpg (607×341)
 包卓轩
 
 
 
叙利亚三岁男童伏尸海滩的照片,刺痛了全世界的神经。当这种刺痛还没完全褪去的时候,中国一个十六岁叫包卓轩的男孩的遭遇又引起了世界的关注,他的遭遇叩问着每个人的良知:一个未成年人出逃了,他需要通过逃离来实现留学的梦想!
 
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少年选择一种经过缅甸动荡区可能给生命带来危险的方式逃离祖国呢?环球时报说,如今在中国,按正规手续,普通人去国外是很容易的,就连贪官的亲属出逃外国都不难做到。就此环球时报断言包卓轩是被人裹挟、利用而出国。国人通过正规手续容易出国,这的确也是目前中国人出国的现状。然而,如此容易的出国,可怎么就没能提供给这个少年,而使他不得不采取极其危险的非正规的渠道来达成出国留学?这就值得我们所有人深思!
 
要真切了解包卓轩何以通过出逃来追求留学的原委,就得从共党“7.10”大抓捕律师事件说起。今年7月9日,包卓轩在通过正常手续准备从北京登机前往澳大利亚留学时,在首都国际机场遭到警方拦截,正常出国的护照被收缴,并且他还与送他的父亲包龙军一并被警方扣押,期间他还受到威胁、盘问、禁闭、饥饿等等虐待。不仅如此,他的母亲也于同日被拘押,家中被查抄。从此,包卓轩不知父母去向,他试图通过正常法律手续,聘请律师找有关部门寻问父母下落,但被警方野蛮禁止聘请律师,且还从此以后经常遭到有关维稳人员的骚扰、威胁。这使包卓轩陷入亲人失散,留学无路,求告无门,精神惶恐的极度恐惧、焦虑的绝境。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在他年纪尚幼的时候,就遇到这种巨大的人生变故,陷入这种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在如此绝境中,一个少年的权利无从谈起,就是最基本的动物性生存安全都无法保障。在外界的不断骚扰下, 在人生巨大压力和变故中,在正常出国留学之路被阻断下,包卓轩当然会本能地想方设法通过其他非正规的途径来逃离这个环境。可见,环球时报所讲的那些正规手续出国事实上对包卓轩根本不存在。也就是说,在中国有着外表的正规出国手续的同时,还存在着非法剥夺人正规出国的现实。而包卓轩就是这被剥夺的人员之一。
 
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何以遭到如此对待?这是因为中共把小孩当人质!天下父母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甚至可以为孩子牺牲生命,这是人之软肋。正是如此,中国当局不惜违法践踏包卓轩的出国权、留学受教育权,以便将其控制在自己手中,作为自己掌控的“人质”,用来要挟人权律师王宇、包龙军夫妇,使他们屈服认罪。为此中国当局进而制造出了迫使王宇夫妇在电视镜头前声泪俱下指责帮助儿子出逃人士的情景。中共就是抓住人的这个弱点,以孩子来要挟王宇夫妇,使其屈服,放弃与中共的对抗,配合中共工作,投入中共怀抱,为中共所用。这是中共一惯使用的无耻手段。
 
常言道:罪不及家人。可是中共却无视这一现代法治精神,和封建独裁者无异。从多年来的事实可见,很多民主人士被抓后,家人都受过不同程度的骚扰和威胁,甚至连工作单位都受到骚扰和压力。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我能够感受到这个小孩所面临的境况,以及他为什么要做出这个有风险的出逃决定。
 
中共不但对异见人士家属如此卑鄙,他们在外交上也经常搞“人质外交”,以释放被关押的国内民主人士为借口,要求欧美政府满足自己的要求。一个政府以自己国民为人质,用国民的人权为筹码,换取自己的利益,真是古今中外叹为观止。
 
面对这样的党和政府,面对王宇夫妇这样的悲催情况,面对这样一个孤单无援的少年,我相信所有有良知的正义人士,都会生出同情,都会喷发愤怒!我们不能让英雄既流血又流泪,他们坐牢了,还要为父母、孩儿担心。每一个有良知的正义人士,都有义务伸出援助之手,帮助他们,帮助这个孩子,免除他们的恐惧。正是基于这种天然的正义,于是,维权人士唐志顺、幸清贤前往内蒙帮助这个16岁的少年,不惜冒着危险,绕道缅甸,意图前往澳洲,实现留学梦想,同时也摆脱被中国当局当“人质”的命运,使王宇夫妇免受当局的要挟。
 
然而,面对强大的极权统治,个体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从目前中国官方报道的无意间披露的情况可见,其实中国当局一直严密监控着包卓轩,完全掌握他的一举一动,也就是说,当两名维权人士谋划接包卓轩绕道出国时,他们就在警方的监控视野中,而警方却没有及时阻止抓捕他们,原因就是警方需要他们逃离大陆到缅甸,这样就可以造成潜逃国境罪,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捉拿拘押,同时通过媒体营造反华势力对中国政权威胁的舆论。
 
果不其然,10月6日中午,包卓轩、唐志顺、幸清贤三个人,在缅甸猛拉市华都宾馆被缅甸警察带走,并于当日移交中国警方。随后党控媒体就接连发了文章,对此事件进行抨击。环球日报在10月13和15日分别发表了《一个男孩越境入缅北动荡区,正常吗?》《反华势力跨国串联裹挟16岁男孩偷渡,中国警方迅速破案》;新华社10月16日发表了《境外势力裹挟16岁无辜少年偷渡》;央视新闻10月17日报道了《一起非法偷渡案的背后:拿孩子当“筹码”》。从这些报道来看,中国当局似乎等待这种材料已经很久,大有终于逮到反华罪证的兴奋。中国当局通过这种谴责,将他们非法剥夺包卓轩出国与受教育权,非法拘押王宇夫妇等维权律师,转而营造成中华民族对反华势力的争战。
 
中共当局在报道中,对参与此事件的维权人士极尽抹黑之能事,把被逼无奈为了摆脱人质命运的出逃说成是偷渡,把16岁少年权益受到伤害的责任推给了维权人士,把有良知的正义人士说成是反华势力,真是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过去有句话,叫“引蛇出洞”。中国当局故意逼迫正义人士采取非常规手段帮助包卓轩摆脱人质命运而出国,然后再以他们违法偷渡为由,把他们抓起来,巧妙地将一个人权事件转化成了一个刑事事件。一个大国政府对一个16岁少年、两个手无寸铁的维权人士,耍心眼耍到这种程度,真是丧尽天良。
 
总之,包卓轩是为了实现出国留学的梦想,是为了摆脱被当作“人质”要挟自己父母的命运而选择冒死出逃,不是偷渡,因此帮助他的人更不算偷渡,那是他们坚守正义、有爱心的体现,是义举!是这个社会应该大力提倡的。逃离危险环境,不与邪恶为伍,是天之常理、人之常情。没有共党的逼迫,就没有包卓轩的出逃。一个罪恶施加者,没有资格声讨别人的逃避罪恶的伤害。你要肆意侵害别人,居然还不让别人逃避侵害,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叙利亚三岁男童伏尸海滩促进了欧盟的转变,希望包卓轩出逃事件也能促进中国的转变,促进中国人民的思考与觉醒!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