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5日星期日

曾伯炎:用北大给马克思做道场的奥秘


中共搞的全是坏资本主义,是百多年前野蛮的资本主义,现代文明的资本主义讲人权,讲民主、自由与法治,而这一切洽是共党反对的,他要坚持专权、独裁、以人治代替法治,用党权取消民权,甚至讲现代公民社会也不允许。从前他消灭地主资产阶级,称人家是剝削,是非法。今天他们以权谋私谋成权贵资产阶级,当然也找不到合法性,于是弄北京大学做道场,以祭奠礼赞马克思,来掩饰中共的精神贫困,包括其理论的荒诞,制度的腐恶,来为其统治的合法性缺失招魂。
 20151024beidayumakesizhuyiimage001.jpg (550×367)
 
 
最近,北大召开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他们闷声发大财多年,做了拜金主义信徒了,己嗜权如命,爱财如命,挥金如土,成为奢侈而贪腐的权贵资产阶级,可精神贫困得六神无主,忙将已灭的孔儒,挖出来装璜自己,再扬起马克思主义旗幡,能遮羞,装 “理论自信”吗?
 
这些年,中共用贱价劳力的血汗工厂,走两百年前老资产阶级路子,遇到世界一体化融入世界巿场,获暴利暴富了,都是硬物质,没有软实力输出,邻居韩国的影视文化输出已超过汽车,日本动漫产业胜过多少实业业绩。奈何,中囯文化尽革,精英士族全毁,不断重复秦始皇焚书坑儒,文化痞子化垃圾化,只好用孔夫子做招牌,把孔子学院办到世界各国,去虚张传统,以传授识点方块汉字,能代替儒学吗?在国内,曲阜孔庙再兴祭孔,跳八脩舞,代替文革的忠字舞了,把毁了的府县孔庙恢复,只是空壳了。
 
看来,孔夫子,也只能在一片精神废墟时,挖出来应下急,若做图腾,做招牌,或做他们神祖牌,还是不宜,何况从汉代到近代,各王朝都用儒家仁爱作表皮,包裹法家的苛酷,沿袭两千年,早穿了帮,还是毛泽东那马克思加秦始皇的外马内秦,更适宜今天,接近现代,于是,被邓小平的实用主义冷落了多年的马克思,他们又从角落搬出来,抹去尘埃,镀点金,又可挂起来做招牌了,骗不到外囯人,总可以哄哄专制下的愚民与顺民吧。
 
23年前,邓小平叫不讨论姓社姓资,似乎使共党失了姓氏多年,虽然,他的摸论,把自己子孙摸富了,猫论,把权力者变成吃利加吃人的老虎了,总不能姓“摸”或姓“猫”呀!想来想去,还是要讲名正言顺,名不正则言不顺,还是要佯装姓马,才像正宗呵!也像鲁迅写的阿Q,羡慕阔绰赵太爷的赵姓,才光彩哩!
 
遗憾的是:160年前的1848年,不到30岁的马克思和只27岁的恩格斯发表那篇《共产党宣言》时,他俩还只见过蒸汽机,飞机也没见过,更别说机器人在代替工人阶级这种新生产力,信息时代在代替机械时代了。如果,马恩两个愤青开的救世处方,能医160年后俄华两个老帝国的老毛病?那么医了72年,医死几千万人的俄国,今天会放弃马教吗?
 
又遗憾的是:中国人也是照马克思计划经济与消灭啇品巿场那一套,走进绝路,熄灭了马教阶级斗争之火,讲阶级和谐合作,包括引进外资与囯际资本合作,全是放弃马克思那些教义,才走出绝路的,现在又打马克思这旗,岂不又想吃错药吗?
 
更遗憾的是:当年几十个国家信马克思的,都改信民主、自由与巿场经济,给中囯传授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苏联祖师,也抛弃了马教,现在中国还去信,已十分孤立,越南已去参加TPP,古巴去向美囯人表白不搞中国反美那一套,难道中共派刘云山去平壤拥抱那流氓加乞儿的金三胖邪恶政权,不显得可悲可怜吗?那金家王朝还骄傲他是最纯种的马克思主义哩!骂中共修正主义多年哩!可全世界只看见一个比中世纪专制王朝还专制的马列主义怪胎呵!
 
读中共党史还告诉人们:当年,毛共的马克思主义,是经过列宁主义传授的。曾经宣扬列宁,超过马克思。长期是马列主义并提,为何现在把列宁玩得失踪,只剩马克思了呢?这又有今天中共难言之隐了。
 
要说清楚,还得从苏共二十大说起,从赫鲁晓夫在1956年批史大林个人崇拜开始,他讲与资本主义和平过渡,和平竞争,中囯《人民日报》曾两次发表题目为“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反对苏共把列宁、史大林专政的刀把子丢了。过了不到4年,纪念列宁90岁生日,这家报纸再发“列宁主义万岁”的社论。显然,毛共们是高举列宁的旗帜,在苏共面前,自称更是列宁的谪传弟子哩!而且略知党史者,都知道囯共两党都是按列宁主义建党原则组建。蔣介石考查俄国,1927年就抛弃了列宁。1960年代中苏论战,还高举列宁旗帜攻击苏共。到了以后,为何列宁这名字淡出?因为邓小平在1989年见苏共戈尔巴乔夫时就说:当年中苏论战,两党都说了些空话。而更麻烦的是德国历史档案公布出:一战时,德皇威廉以5千万金马克收买列宁去阻止沙皇与英美联合攻德。以后又代替德皇利益,推翻了新生的社会革命党联合孟什维克等组织的民主联合政府。现在,普金的俄囯学校十一年级的教科书:已还原历史:列宁乃德奸,十月革命,乃十月政变。
 
这就是:火了半个多世纪的伟大导师列宁,原是德皇的奸细,岂止是笑柄,这才叫精神原子弹(老毛旧语)炸出共产党的原形,毁了他们百年帝业!
 
如果以列宁是德奸这面镜子照下毛共,毛泽东历来称史大林苐三国际是他的大老板,给他武器给他美元,中共乃苐三 国际支部,而且把未承认的百万多被苏俄侵占中囯土地签字承认了,岂不很像列宁的角色吗?
 
什么马主义列主义毛主义呵!如果老毛 那“枪杆子出政权”也称主义,那么,中囯早就有陈涉主义、黄巢主义、李闯主义了。抬他捧他有三人最起关键作用,除了刘少奇,还有吴祖光与斯诺。
 
1946年老毛到重庆囯共谈判,吴祖光从邵力子手抄老毛那首(沁园春.雪)发在他编的《新民晚报》副刊,激起轰动性惊讶,引抗日后方发现这毛共匪首,还能写诗,给老毛的声名,打了万金难买到的广告效果。
 
1936年,美国左派记者斯诺,把老毛正落魂流窜逃出井岗山,用《西行漫记》写成长征,这吹捧,不仅拔高老毛在国内外的声名,难道不引大老板苐三国际在1938年确定老毛的领导地位,代替张闻天、王明与张国焘等吗?
 
给老毛抬过轿的斯诺,把他从山沟抬进中南海,文革中被毛再请进钓鱼台国宾馆礼遇时,斯诺对毛是独裁暴君很失望,对过去的吹鼓手角色也很懊悔:不承认毛有马克思主义,到处说毛只是:三囯演义。对话时,毛向斯诺承认自已是:马克思加秦始皇。而斯诺仍矫正说毛是斯大林加秦始皇。
 
无论马克思、列宁、史大林,就都是老毛做现代秦始皇的外衣了。毛泽东的成功就是吸取了袁世凯教训,袁穿龙袍做皇帝只81天,老毛穿马列外衣,却在颠覆民国后,坐了27年红色王朝龙廷,还把众多战友作走狗烹后,自已寿终正寝。
 
如果,这也算经验,值得习近平效法,给今天的中共走资本主义,披一件马克思的衣衫再来蒙混,再穿马克思外衣做毛泽东式的秦始皇,很可能只会演成秦二世矣。
 
因为,中共搞的全是坏资本主义,是百多年前野蛮的资本主义,现代文明的资本主义,讲人权,讲民主、自由与法治,而这一切洽是共党反对的,他要坚持专权、独裁、以人治代替法治,用党权取消民权,甚至讲现代公民社会也不允许。从前他消灭地主资产阶级,称人家是剝削,是非法。今天他们以权谋私谋成权贵资产阶级,能称合法吗?弄北京大学做道场,又祭奠礼赞下马克思,能掩饰中共的精神贫困,包括其理论的荒诞,制度的腐恶吗?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