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8日星期三

李怡:香港何必曰爱,亦权利义务而已矣


大陆游客在港因购物争执遇袭身亡,事情真相一开始已十分清楚,是大陆一个300元超低团费的旅行团,在大陆东主的天马国际旅游营运下,大陆女团长、强迫购物的「影子团友」和应属大陆移民的香港导游与旅客发生购物争执,而导致悲剧。承办机构和有关人等都是大陆人,但大陆官媒却带动网民狠批香港。官媒联系到香港过去一年占领运动、反蝗、反水货、「鸠呜」行动,指死人事件「进一步损害香港在内地人心中的形象」。






香港何以变成如此?







《人民日报》海外版文章说:「香港曾是亚洲四小龙之首,是华人心中永远灿烂的东方之珠,无数内地人向往的地方。到了今天,内地人对香港的憧憬仰慕,逐渐掺杂了不解、不屑、愤怒,甚至还有恨铁不成钢的复杂情感。」文章最后慨叹「香港,我该爱你,还是恨你?」

这句话,正好回答了大陆网民提出的一个问题:「回归后的香港何以变成如此?」「回归前」,从中共官方到大陆百姓,对香港都没有爱与恨的情结,他们来香港都认为应遵守一个外人管治的秩序;而「回归后」,从中共官方到民间的心态就变了,认为香港已是一个「自己人」的地方。费孝通曾指出:中国人社会就是「熟人社会」,而熟人之间就不是权利义务分明的关系,而是渗透着爱恨情结的关系。

近十年来,大陆旅游团的负面新闻不断出现,从恶骂到掌掴到打人致死。 《人民日报》说「全世界都对游客举双手欢迎,惟独香港却似乎对游客诸多不满,而敌意又特别指向内地游客。不满的源头,无非是内地游客挤占了香港有限的空间和资源,以及一些文化上的小冲突」。

对这段话,需要作较深入分析。首先,香港人和世界各地一样,在港英时代对所有游客从来都是欢迎的,包括大陆游客。其次,在97后,香港人对大陆之外的所有游客也是至今都非常欢迎的。对大陆游客不满,是近十年的事。负面新闻也只发生在大陆游客身上。其他地区的游客,不是没有文化差异,但就从没有过这类负面新闻。

原因是:英殖时代的香港,已形成一个各行各业名实相符的文明社会,而社会运行也严格遵从着权利义务的规则。旅游就是旅游,购物就是购物,购物中即使有导游抽成,也非常有限,绝不可能是旅行社或导游的主要收入来源。

然而,近十年来,大陆由于道德沦丧,假货横行,加上一般货价尤其贵重物品价格比香港高出几成,于是旅游就不再是旅游而是购物为主了。而在几乎一切都假的社会,也应运而生了匪夷所思的「零团费」旅游团。香港旅游发展局最近指出,目前只有15%的内地访港旅行团参加团费较贵的优质「诚信游」,其余85%都是低团费或零团费。承办香港旅游的大都是大陆人或新移民办的旅行社。大陆客有贪便宜却死了心不购物的团友,于是购物争执就不断发生。入境团经营手法层出不穷,最新是团内由旅客兼任团长、「影子团友」的角色,代替以往导游担任强迫购物的「刀手」。

港英时代岂会存在?

这种扭曲的大陆旅游团世界罕见。我们到任何地方旅游,无论住宿、交通、饮食、购物,都知道游客的权利,而世界各地的来港游客,也遵守着权责分明的规则。零团费、以旅游名义的强迫购物、刀手、坑客等等,都是反常社会的产物。香港也只是回归「一国」之后,才会沾染此歪风,而政府无力监管到头来却被大陆恶势力混骂。试想若在港英时代,岂容这种零团费的怪物存在?

97主权移转后,中共国从官到民对香港的「我该爱你,还是恨你?」是一切困扰的根源。因为爱是感情,而感情是非理性的。爱不讲权利义务,爱含妒忌,含占有,含要求同样的爱回报,含要求对方改变来迁就自己。港中交往,本来是对等的互利关系,输港食物,卖水给香港,在香港购物等等都只是权利义务关系,但中共国「爱」字当头,就变成一种恩惠了。零团费衍生的种种问题,要以名实相符的要求去监管,但扯到占领运动等香港内部的自主自保运动,就是大陆人「含占有」意味的爱恨情结作祟了。

香港若仍处于英殖时代,那么她仍然会是「无数内地人向往的地方」;而现在内地人对香港「掺杂了不解、不屑、愤怒的复杂情感」,就是由于回归带来的爱恨情结所造成的。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