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星期五

西坡:起底孔子和平奖:大价值观下的小生意


近日由于把奖颁给了91岁高龄仍坚持为津巴布韦人民服务的穆加贝,“孔子和平奖”又“长脸”了。而穆加贝因该奖“微不足道”拒不领奖的新闻,更是将这出闹剧推向高潮。
“孔子和平奖”到底是怎样一个奖?现在我们都清楚的是,它跟中国政府毫无关系。该奖2010年创立,设立之初曾费尽心机跟官方扯上关系,其主办者系文化部下属的中国乡土艺术协会传统文化保护部。但2011年,文化部不仅叫停了“孔子和平奖”,而且连中国乡土艺术协会传统文化保护部一并撤销。随后,该奖主办权转给在香港注册成立的“中国国际和平研究中心有限公司”。
更让人纳闷的是,有媒体报道过,第一届孔子和平奖曾募集到24万元的资金,但获奖者连战根本没来领奖,奖金至今仍然留在了创办人手里。不知这次穆加贝的奖金,是不是也要落到评委会手里去了?
番外:“孔子和平奖”与《环球时报》
“孔子和平奖”的设立,其创始人曾向《东方早报》介绍,是受到《环球时报》2010年一篇评论——《中国要设立“孔子和平奖”》的启发。且看这篇文章的高论:
“我们常常讲要争夺话语权,其实这是个机会,中国的民间机构应当考虑设立’孔子和平奖’,在全球范围内展开评比和筛选,淘选出真正的和平奖获得者。这是中国人向全世界宣示中国的和平观,人权观的最好时机。通过这样的评比,可以让世界的各方人士有一个观察分析和领悟东西方价值观的最直观、最感性和最具比较性的机会。……在全球范围内设立‘孔子和平奖’,将会受到各国人民的关注和欢迎。”
反观“孔子和平奖”的设立初衷是“阐述中国人对和平的看法”,与上文“中国人向全世界宣示中国的和平观”颇为契合。不过,我并非暗示“孔子和平奖”与《环球时报》有何实质关系。毕竟,《环球时报》刚刚又发表了评论《“孔子和平奖”并非中国主流社会之声》(2015年10月28日),表示:
“首先,抵触诺贝尔和平奖的政治倾向,这在中国很普遍。愿意看到有人搞出一个与之不同、甚至能与之抗衡的和平奖,在中国大概也有一部分人。但是也有很多人对此持现实主义的态度,认为搞一个有影响力的和平奖需要软实力的支持,而中国社会现在缺这个能力。”
从“将会受到各国人民的关注和欢迎”到“中国社会现在缺这个能力”,很好奇中国这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主席谯达摩:诗人更是“神人”
提“孔子和平奖”,谯达摩是绕不开的一个人物。谯达摩不仅是孔子和平奖创始人,还是现任评审委员会主席。
此外,“中国诗人谯达摩”还是首届“孔子和平奖”的八位候选人之一。最后创始人没有亲自得奖,而是把奖颁给了连战。不过创始人兼任候选人的情形还是在评委会中引起了分歧,然而谯达摩并不在乎,而是坚持认为“诗人的在场反而给孔子和平奖带来了一些浪漫色彩和诗情画意。”
2742_151028150234_1
谯达摩资料照片。
谯达摩是一位诗人,这名字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佛祖的本名乔达摩·悉达多,这个谐音梗并非巧合,因为他的博客名便叫“诗佛谯达摩”。
曾有记者问谯达摩,诗人与孔子和平奖评委会主席这两个身份有何联系?谯达摩回答:“两者之间有必然联系。我曾经说过,自古以来,诗人都是和平的化身。”
“谯达摩”的百度百科上有段动人心肝的介绍:
“冷丁看去,谯达摩的形象气宇肖似先哲马克思——浓密的头发、浓密的胡须,闪烁着智慧之光的眸子。再加上黝黑的面孔,不修边幅的着装……同先哲一样深刻的思辨精神仿佛正在从他身体的每个毛孔中渗出……他正在低头看稿,全神贯注,好像一位禅定的佛陀——肉身显现在人们可见的、立体的三维空间,而思维却在四维空间中狂奔、驰骋。”
不知这段文字出自哪位膜拜者之笔。但由此可见,我们称谯达摩为“神人”并不为过。
分道扬镳的合伙人
“孔子和平奖”的创始人其实是两位,除了谯达摩,还有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博士谭长流。谭长流曾著书两本,自称已解构霍金,在第一届孔子和平奖活动中担任评委会主席一职。
但据《东方早报》之前的调查,第一届之后,谭长流与谯达摩便分道扬镳,争论的核心是谁当主席。据谯达摩说:“有一次在国贸大厦开会的时候,我和谭长流发生了争执,谭长流就开始骂人,我当时很生气,他就到处说我要打他,实际上当时我只是愤怒地站起来而已。”
之后,双方还爆发了一次激烈的“抢跑”风波。谭长流和其他几个人暗中另起炉灶,运作起一个“孔子世界和平奖”,谯达摩听到风声,便抢在他们前面召开了第二届孔子和平奖启动仪式。这一次,谯达摩自任主席,直到今天。而这个“孔子世界和平奖”后来还是如期启动,但最终也被文化部叫停。
3万块钱“买”来的“副部长”
前两届“孔子和平奖”都挂在文化部下属中国乡土艺术协会传统文化保护部的名下,谯达摩是该部“副部长”。谭长流曾对《东方早报》称,这个“副部长”是谯达摩花3万块钱“买”来的,谯达摩坦然承认,“我给这三万元人民币是应该的,因为我要用这块牌子做一些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事业。”
曲线攀扯上文化部的好处是明显的:“在邀请外国媒体出席孔子和平奖颁奖典礼的时候,他们问是什么单位主办的,我说是孔子和平奖评委会,他们几乎都说不方便出席,然后我说是中国乡土艺术传统文化保护部主办,该机构是文化部主管的国家一级协会,这样一说,所有问题就解决了。”
“孔子和平奖”得了便利,文化部乃至中国的名义却被悄然绑架,之后中国官方不得不多次表态与“孔子和平奖”切割。
强大的评委阵容
从网上可以查到一份76人的“2015年第六届孔子和平奖评审委员会名单”。其中名头最大的当属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孔庆东。从第二届迄今,孔庆东似乎便一直列名“孔子和平奖”的评委,可谓不离不弃。
这份长长的评委名单,横跨政、学、商、军、佛、道多界,煞是威武霸气。
学界有:孔庆东(北京大学教授)、赵总宽(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玉兰(复旦大学教授) 、黄端端(南京大学教授) 、张锡昌(东南大学教授)、邱拙(清华大学教授)、葛红兵(上海大学教授)等
政界有:高剑锋(河南省商丘市原副市长)、赵旭(贵州省扶贫开发协会驻京办主任)
军界有:王军(原济南军区大校)、徐友金(武警总部大校)
商界有:孟宪锋(北京鸿博集团董事长)、高占起(河北华美集团董事长)等
佛教界有:释德力(少林寺达摩禅院院长)、释延明(少林寺《中国少林》杂志社社长)
道教界有:周杰林(贵州省道教协会副会长)、刘瑞应(江苏扬州东岳庙道长)
和平既然是普世的,自然缺不了各行各业。从评委名单可以看到,几乎各行各业都出来选他们心中的和平奖了。比如:
中国特产采购协会副会长赵旭(贵州省扶贫开发协会驻京办主任)
苏万海(天津华盛玻璃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刘运斌(天津津宝乐器有限公司总经理)
赵梅玲(天作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马开德(北京铜麒麟珠宝有限公司董事长)
……
如此看来,穆加贝获奖,是中国各界人士的“共识”。在此,我郑重表示,沸腾君(微信:xjb-feiteng)不愿意被代表。希望大家在网上找一下完整名单,看有没有自己的老师、领导、同事参与了这项“盛事”。
本文参考:《孔子和平奖调查:内讧、投机和罗生门》(东方早报,2011年11月14日)、《孔子和平奖评委会主席谯达摩访谈录》(中国日报网2012年6月)
来源:新京报-沸腾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