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5日星期日

韩尚笑:常在河边不湿鞋?——评习、王反腐之末路




开门见鞋。何谓鞋?此处是特指中国官员,无论几品,是其统称。何谓河?此处是特指中国的腐败体制。





中共不仅是煽情的老手,更是声东击西的高手。在要被唾弃的紧要关头,习近平开始大力反腐。我半年前曾在BBC著文指出反腐是表象,取信于民才是本象。我那时对习近平尚抱几分希望,觉得多死几个巨贪也算是对暴政的削弱。然而一个贪官没死,而中共的末日却可望又可及了。





在对习近平的进一步观察后,我本来就没多少的希望,又降到了失望;从失望到绝望,便达到了宇宙的逃逸速度。绝望的这一加速度,起始于过去,影响了现在,很可能会持续影响着将来:典型的英语现在完成时。





习近平的反腐旨在赢得民心,激起对贪官的痛恨。这种痛,仍属“短痛”。在目睹一个个落马高官的快感中,人们却忘了“长痛”——体制之痛。萧何月下追韩信。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习近平翻身上马,疾驶在灰尘飞扬的土道上,任性反腐,末日裸奔。王岐山想得倒挺好: “反腐永远在路上”;我的专家意见为:“朝着人民唾弃的方向……”

吊诡的是,对一些贪官——湿了的鞋——打击的力度,转移了人们对体制——河——的关注 。换句话说,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肉麻的习大大=梦想的习大帝。

如此一来,太恨,人们在感情的支配下,以致不能认清中共的本质。这也是英语中 too...to (太...以致不能...) 结构加进了“中国特色”,就像中共加入了WTO后,才十来年,就硬是把名字给颠了个个儿,写成了OTW一样的任性。所以,TPP 便应运而生了!

腐败一词,正遭受着史上从未有过的滥用。

大家知道,中共的反腐,即反对官员腐败。其实,政府不腐败,官员很难腐败。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德国历史学家弗兰克•巴约尔对此有入神的概括:“腐败是极权机器的生存策略,而反腐是极权危机的公关方式。”前句(是江泽民)+后句(为习近平)=中共极权的终结!栩栩如生吗?

常在河边站,哪能不湿鞋?极权下的中共,贪官只是鞋,一只被政府弄湿弄脏了的鞋。政府才是那条腥臭的河,更是环境的污染源。河湿鞋,鞋臭河;河再腐蚀鞋,鞋再仰天长叹:我之初,是好鞋。只因常在河边站,溅透了里外,成了要丢弃的破鞋!

这便是中共的狡诈之处。只要中共存在,这条河就像尿不湿一样,为湿而来,为湿而在。不仅害人,更害自己。用英语说就是,It was hoist by its own petard.

海,有希望之海,也有死海。

河,有生命之河,也有血流成河。

中共的血河,不仅浸湿了河边常走的鞋,更染红了它强行穿过的无数村庄,那些曾经有生命的地方。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