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9日星期四

业务萎缩 深圳两厂千计工人罢工维权


201510286925d3f2-da84-436b-ac14-486150c92da0.jpeg (622×429)
2015年10月27日,深圳市松日数码发展有限公司逾千名工人,发起在厂区内静坐罢工,抗议公司拖欠两个月工资。(现场工人摄)
 
两间位于深圳市的工厂,均有上千工人周二(27日)罢工或游行,抗议工资待遇不公。其中的一间生意欠佳的电子厂,工人表示已经拖欠两个月薪金,指责厂方故意拖延,迫工人自愿离职逃避补偿。(林静 报道)
 
母公司在香港注册的松日数码发展(深圳)有限公司,过千工人周二(27日)发起罢工,抗议公司拖欠工资。
 
工人阿立周三接受访时向本台证实,工人罢工期间曾堵塞马路,但影响轻微,有警察一度到场维稳,最后工友在劝导下自行返回厂区,但都只是坐在空地上,拒绝复工。
 
阿立指,自今年初开始,工厂就出现每月拖延发薪的情况。而上个月开始厂方未向工人发过一分一毫。不少工人对欠薪感到不解,因为工厂近期一直都有生产,只是生产量少。对于工人为何让拖欠工资持续发生,阿立指,工人担心贸然离职,正正跌落厂方的圈套,迫工人自动离职以逃避补偿。
 
阿立说:我们这边的工人就是站在厂外那里,我们这间厂呀,欠了我们的工资还未拿到,若我们不做了那拿钱就更难拿,所以只好在那里等著。
 
另一名工人透过微博以文字指出,周二早上,工厂管理层与工人代表谈判,席间工人提出惯性拖欠薪金问题,由于厂方未能回应,部份工人决意罢工,随即堵住工厂大门。
 
工人发起工业行动之后,厂方晚上即发放工资,工人才愿意返回工作岗位。
 
另外,深圳骏达制造厂的工人示威行动,周二再次升级,两千多名工人,当天游行至福永镇政府,要求政府向厂方施压。工人一度将镇政府围得水泄不通,而现场有大批警察戒备,但未有发生冲突冲突场面。
 
工人余先生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工人集会期间,未有领导出来对话,工人无奈离开。
 
余先生说:昨天我们所有人到政府门外,要求领导出来,为我们解决问题。但最终没有人出来,到场的特警要求我们立即散开。
 
另一女工阿婵指,厂方单方面决定克扣工资,不能容忍,七除八扣后,平均工资被降低,工人难以维持生活。
 
阿婵说:我在厂做了一年多。有些人做了七、八年。反正就是克扣了工资,我都不知厂方是如何算的。
 
福永镇政府办公室人员指,领导正在处理事件。
 
办公人员说:昨日确是有大批工人来上访,对的。现时已经有领导介入事件,具体情况,可能要问信访办那边。
 
但镇政府信访办公室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位于深圳市福永镇的骏达制造厂因订单骤减,已将原有的七千名工人裁员至两千。同时,公司还决定削减工人工资两成,引发不满。工人们自10月7日发起罢工并持续至今,诉求也已由抗议减薪,转为要求公司买断工龄。但据工人透露,工人们当天围堵镇政府的维权行动,并未取得实质性的结果。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