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星期五

高新:“孔子和平奖”到底有没有官方背景?


日前读到一则华文媒体的报道,标题是《中国官媒再次否认与“孔子和平奖”有关》,内文中举出的第一个例据就是官方得没法儿再官方的环球时报说了一句“’孔子和平奖,并非中国主流社会之声”。闲时上网查到环球时报的这篇“社评”,读了才发现该文分明是在坚持为“孔子和平奖”站台。
 
事件的原委是,由中国一家“民间组织”创办的“孔子和平奖”,本年度授予津巴布韦总统、被视为独裁者的穆加贝,引发国际舆论非议,津国反对派和人权活动者怒批并称感到“极度恶心”;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则辩称该奖与政府无关。
 
而环球网上月底完全是正面报道了第六届孔子和平奖获奖者是穆加贝,以表扬他“构建国家政治经济秩序、积极推动非洲和平事业”。颁奖礼将于12月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奖金50万元人民币。
 
津国反对派领导人在当地网站指中国此举“简直是疯了”,指穆加贝是“战争贩子和以人民痛苦为乐的虐待狂”。他在位35年,治下国家经济崩溃,饥荒严重,并被指策划大屠杀,杀人数万。
 
对这个所谓的“孔子和平奖”稍有了解的人就会知道,这一怪胎本来就是环球时报催生出来的。
 
中国内地一份已经被删帖的网文《“孔子和平奖”与环球时报》回顾说:“孔子和平奖”的设立,其创始人曾向《东方早报》介绍,是受到《环球时报》2010年一篇评论——《中国要设立“孔子和平奖”》的启发。该文中说:
 
“我们常常讲要争夺话语权,其实这是个机会,中国的民间机构应当考虑设立’孔子和平奖’,在全球范围内展开评比和筛选,淘选出真正的和平奖获得者。这是中国人向全世界宣示中国的和平观,人权观的最好时机。通过这样的评比,可以让世界的各方人士有一个观察分析和领悟东西方价值观的最直观、最感性和最具比较性的机会。……在全球范围内设立‘孔子和平奖’,将会受到各国人民的关注和欢迎。”
 
“孔子和平奖”的设立目的是“阐述中国人对和平的看法 ,可见“孔子和平奖”与《环球时报》是息息相关,脱离不了干系。
 
当“孔子和平奖”被评委们一致通过发给穆加贝之后,不但环球时报替其鼓吹,环球时报的上级人民网当时也曾给以正面报导,说是根据第六届孔子和平奖评审委员会全体委员(76人)民主投票结果,穆加贝(辛巴威总统、非洲联盟主席)获得36票,再经孔子和平奖终审委员会全体委员(13人)讨论,决定将2015年第六届孔子和平奖授予辛巴威总统、非洲联盟主席穆加贝先生。
 
2015年第六届孔子和平奖获奖人罗伯特·加布里埃尔·穆加贝获奖理由:“鉴于罗伯特·加布里埃尔·穆加贝先生自20世纪80年代担任辛巴威总统以来,克服重重困难,始终致力于构建国家政治经济秩序,造福辛巴威人民,并大力支持泛非主义和非洲独立,为复兴古老而璀璨的非洲文明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尤其是他在2015年2月担任非洲联盟主席迄今,以91岁高龄往返奔波于世界各地,积极推动非洲和平事业,为21世纪人类和平历史进程注入了史诗般的活力。特此授予2015年第六届孔子和平奖。”
 
接下来,如此一荒唐奖项不但引来全世界的声一片,那位被习近平亲切称之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穆加贝本人居然也不给面子。
 
如此一来二去,应该是中共高层也给了环球时报一点压力,告诉该报的胡锡进“解铃还需系铃人”,,胡锡进这才不情不愿地炮制了如下这篇非驴非马的东西:
 
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9月底获中国一机构颁发的“孔子和平奖”,引起西方舆论的较大争议,中国国内也有很多人表达了不同意见。有津巴布韦媒体传出消息称,穆加贝的发言人北京时间26日表示,穆加贝不承认并拒绝领取该奖。到27日,津驻华使馆未能证实这一消息的真实性,但传闻已让颁发“孔子和平奖”的机构陷入尴尬。
 
“孔子和平奖”2010年设立,首次颁发给台湾政治家连战。2011年颁给普京,去年颁给古巴前领导人卡斯特罗。不难看出,获奖者大多是西方不喜欢的政治人物。2010年诺贝尔委员会将和平奖颁给在中国监狱服刑的刘晓波,“孔子和平奖”的价值取向迥异,给人印象深刻。
 
设立“孔子和平奖”与中国政府无关,这一点完全可以确定。它目前由在香港注册的“中国国际和平研究中心”评奖并颁发,实际是一些讨厌西方政治做派的文化人士在运作。第二届“孔子和平奖”举行发布会借用了文化部一下属机构的名义,致使该机构被取消,官方与该和平奖的切割态度十分明确。
 
至于“孔子和平奖”与中国社会是一种什么关系,可谓一言难尽。首先,抵触诺贝尔和平奖的政治倾向,这在中国很普遍。愿意看到有人搞出一个与之不同、甚至能与之抗衡的和平奖,在中国大概也有一部分人。但是也有很多人对此持现实主义的态度,认为搞一个有影响力的和平奖需要软实力的支持,而中国社会现在缺这个能力。
 
“孔子和平奖”迄今的运作应当说不算成功,今年的“穆加贝风波”增加了人们的这一感受。该奖不断受到严重争议,这对一个尚不成熟的奖项来说,总体上弊大于利。由于种种原因,该奖在中国主流社会中获得的认同度也不够高。
 
看来这个奖只能看成中国一批有鲜明价值观的人所做的尝试,如果一定要用大众性和小众性对照它的话,它显然更属于后者。
 
然而我们想说,小众性的东西未必就没有存在的权利。“孔子和平奖”代表了一部分中国人的想法和态度,它同时承受了包括来自主流社会内部的诸多质疑。它要延续下去,就需首先争取更多国人的支持,进而争取国际社会的更多认同,这会导致它的自我调整。
 
中国社会不能铁板板地只有一种声音,所有发声者都向着政府发言人看齐、“对表”。那不真实,会自绝社会的活力和弹性。只要不违反中国法律,不挑战中国根本政治制度,不与中国核心价值观成心作对,制造混乱,那些不太整齐、相对小众的声音就应有权利发出,参与到社会的大合唱中。
 
读罢此文,不难发现,环球时报除了按照上峰指令强调了一句“孔子和平奖”的所谓“非官方”属性,其他内容都是在为自己催生出来的这一政治怪胎“伸张正义”。
 
有北京方面有评论人士分析,今年的孔子和平奖之所以决定发给非洲大独裁者穆加贝,本来就是胡锡金等人背后出的主意,是胡锡进和“孔子和平奖”评委里的孔庆东之流“揣摸上意”的结果。
 
去年八月下旬,中共驻港媒体大公报刊登专题报道《习近平盛赞90高龄津巴布韦总统 穆加贝:访华如回家》。文中说:现年90岁的穆加贝是非洲执政时间最长的领导人,这是他第13次访华,此行的目的是为津巴布韦停滞不前的经济寻求更多的中国投资。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穆加贝时说:“中津传统友谊是在我们并肩反帝反殖反霸的光辉岁月中凝结而成的。”
 
穆加贝目前受到西方的排斥,美国和欧盟都在对他实施制裁。习近平强调说:“中国人民是重情义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曾经风雨同舟、相互理解和支持的老朋友。”
 
习近平的这段讲话与通常的中国外交术语相比,听上去不同寻常地热情洋溢。习近平还表示,“中国和非洲国家是患难之交,患难之交不能忘。”穆加贝说,他感到“自己像回家一样”,他感谢习近平的邀请。这让他想起了过去,也把过去带到了今天。
 
新华当时的报道说:习近平高度评价中津传统友谊及穆加贝为两国关系发展做出的重要贡献,强调中国人民是重情义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曾经风雨同舟、相互理解和支持的老朋友。今年四月,习近平又在印尼会见穆加贝,再次当面盛赞他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
 
今年北京阅兵之前,穆加贝和习近平一同去莫斯科给普京的阅兵捧场,穆加贝当面接受了前往北京为习近平阅兵捧场的邀请,后来据称是因身体原因未能履约。
 
可见,胡锡进和孔庆东之流原以为给穆加贝发个“中式和平奖”会令习近平龙颜大悦的。而若要问“孔子和平奖”到底有没有官方背景,不妨先问一问环球时报是否官方媒体。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