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星期五

长平:并非基于人权理念的改变 “二孩”政策有多美妙?


中国将全面实施“二孩”政策。时评人长平认为,这一并非基于人权理念的政策改变,是习近平时代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China Rudong Kinder


中国人的家庭形态又被党计划了一次:中共中央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称,将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对于熟悉中国政策走势的人来说,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但它是习近平时代最重要的政策变化之一,将会对中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各方面产生持续的影响。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实行的严厉计划生育政策,是一种严重违反普遍人权的犯罪行为。无以数计的妇女和家庭被剥夺生育权,被强迫堕胎、上环、结扎,违逆者遭到抓捕、监禁和酷刑,而且公然实行恐怖主义连坐政策,如同四处可见的计生标语所宣示的那样:"一人超生,全村结扎!" "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 无以数计的婴孩尤其是女婴被流产、杀戮和扔弃,是人类有史以来对待婴孩最惨重的人道灾难之一。
即便从当局声称的控制人口的角度,这也是一个失败的政策。国家卫生计生委发言人毛群安日前宣称,几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让中国"累计少生了4亿多人,大大减轻了人口过快增长对资源环境带来的压力"。诺贝尔经济学获得者加里·贝克尔此前撰文认为,这种计算没有考虑到1978年改革开放对于降低生育率的作用。算上这个因素的话,"这项政策完全是多余的,而且弊端远远多过贡献"。
贝克尔认为计划生育是有"贡献"的,但是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事实上,他也没有计算另外的因素,那就是假如当局将实施计划生育的人力、财力和宣传用于教育,特别是提高乡村妇女文化水平,促进性别平等,这些微弱的贡献可能会变成负数。
计划生育政策唯一的正值"副产品",是让有幸降生的女孩受到了比上辈更好的对待。和男孩一样,整个家庭甚至几代人的心血花费在女孩身上,尤其是不惜代价的教育投资,让新一代女孩具有了更多独立思考和自主生活的能力。但是,这一政策无意也未能从根本上改变歧视女性的传统,导致日渐觉醒的妇女权利与专制控制之间的紧张关系。
并非基于人权理念的政策改变
呼吁放开生育的舆论已经存在了若干年,此番政策变化可谓水到渠成,甚至可以说是顺应民意,大快人心。但是,这并不是基于现代人权观念的政策改变,而是历代帝王休养生息的政治控制。习近平上台以后,废除了臭名昭彰的劳教制度,但是其政策红利很快被更多的人权打压和黑监狱完全抵销。抓捕异议人士和人权律师,严控网络,强压舆论,以反腐为名的权力清洗,以及经济的滑坡,使得社会矛盾空前激烈。
习近平新的意识形态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夫唱妇随、子孝孙贤是其倡导的传统价值,放开二孩政策将是这个价值最大的体现,也使得接受这些价值宣传的广大民众能感觉到"党的政策温暖人心",习近平的 "大大"形象得以巩固和提升。
舆论认为,在此政策之下,被计划生育政策扭曲的年龄结构、性别结构将得以纠正,几乎用尽的人口红利又将大放异彩,因此它对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都将起到促进作用。
但是,正如贝克尔所论述的,更多的改革开放可能带来更低的生育率。要想保持人口红利,需要更保守的政治和文化政策,让所谓传统家庭价值大行其道。在很大程度上,这与现代人权理念背道而驰。
计划生育的唯一正面效应,即女性地位改善,也面临威胁。在没有其他政策配套的提前下,二孩政策可能意味着女性生育压力增大、家庭负担增加。当"一儿一女"被认为是理想家庭结构时,男孩得到更多的教育和发展机会也势所必然。
性别歧视是更广泛的权力压迫的一部分,它和其他所谓"传统价值"一起,维护着专制政权的延续。
通过对传统计划生育标语图片的PS修改,很多网民表达了对于权力操控生育权的看穿和反感:"怀上了,生下来,就是不能流出来"、"一人拒绝多生,全村人工受精"、"二胎奖,一胎罚,丁克不育都该抓"。
文章来源:DW  作者:长平 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