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7日星期二

内蒙民权领袖哈达之子获释狱中遭反复洗脑


因反抗国保对母亲的贴身跟踪而遭拘留的内蒙异见人士哈达的儿子威勒斯周日(25日)获释,他对本台表示,在狱中遭反复洗脑。同时,哈达也表明,将控告包头警方非法拘留其儿子。(戴维森 报道)
    
哈达周二(27日)接受本台访问时称,威勒斯于周日上午获释,当天晚上即回到了呼和浩特市的家中。父子俩还喝了一点酒庆祝。威勒斯没有受折磨,但在拘留前被国保打伤的手还没有好。


他说:出来了,他是25号晚上10点来钟(回到呼和浩特)。监狱里他说还是可以,就是被拘留之前不是打了他嘛,手还没好呢,我看了看,手被打破了。这次他来了以后,我们俩稍微喝了一点酒,也不多,也就意思意思吧,庆祝跟警察斗。
    
哈达认为,警方拘捕威勒斯是违法的,他们现在准备申请行政覆议,状告当地警方。如果当局不依法处理,他将继续上街示威。
    
他说:这次是很冤枉,我们俩说好休息两天,完了以后我让他自己写诉状,这样以后就开始告。这行政拘留书上有,不服的话可以走行政覆议程序,到那个地方可以告。先走行政覆议程序,完了2个月时间,两个月不给解决的话告到法庭上去。那个法律程序上都写得很清楚,不遵守的话我已经说好了,现在很多人支持我们告状,到时候我就上街抗议了,只能是这样。
    
本台欲以电话采访威勒斯,但他目前通讯受限制,只能使用社交网络回答本台记者的提问。
    
威勒斯称,拘留从15日开始,至25日出狱,在狱中没有受到体罚性的折磨,但精神折磨依然存在。拘留期间,还多次遭洗脑。包头市第一行政拘留所从所长、副所长、教导员,再到管教民警,都分别找他谈话。
    
拘留所方面谈话的主要内容分别是,第一,要求他不要支持他的父母,要划清界限,要他跟党走, 不要分裂民族。第二,所里称,现在中国是强大的,你们一家三口再怎么努力也斗不过一个国家。第三点,就是提出来只有共产党可以解决你们的问题,不要幻想外国势力可以帮助你们等等。
    
谈话中还反复强调不要接收境外媒体采访,不要参与农牧民维权。关于境外媒体报导维权问题,他们的说法是,现在中国强大了,敌人怕中国强大,所以变著法要给中国制造麻烦,抹黑等等。
    
威勒斯认为,从他自己的观察发现,这些谈话都是官样文章,从进去到出来接触到各级底层都是接到命令办事,私底下很多人都是抱著同情的态度,明白他是因为父母的问题被株连。此次被拘留的主要原因,还是跟我母亲最近帮助牧民维权遭到报复有关系,用亲人当筹码,这是历来的做法。
    
威勒斯坦言自己的压力很大,首先作为年轻人,他不能拥有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的机会。其次,父母的不公平待遇也是其压力的一部分。
    
在被问及是否因此怨恨父母让自己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时,他表示, 以前不懂事时曾怨恨父母,但现在他称“是我们的国家和体制造成的这种怪象”。
    
最后,威勒斯希望就当局株连政治犯亲属在做法,向国家主席习近平表达自己的声音。他说,像习近平等人年轻时候也是受到父母问题受过珠连,作为过来人和领导人,能否有避免这种错误的智慧和办法?这是他所期待的。
    
哈达的妻子新娜表示,因为父母的因素,威勒斯一直遭受了严重的打压,此前甚至因此有严重的抑郁症。他的爱好是摄影,但两部照相机和手机都被公安厅给抢走了。但现在她感到欣慰的是,孩子长大了,也成熟了。
    
她说:威勒斯以前有严重的抑郁症,后来抓了以后,刺激一下反而好了。我这么多年,就他我特别担心。通过这次看,孩子成熟了。以前公安厅就抢他两部手机,两部照相机。不要脸,就流氓了。我都气得不行,我儿子呢,很坦然。这次也是,大了,懂事了。
    
因为组织民权运动,哈达一家20多年来一直遭受严厉的打压。除哈达被囚禁19年,至今依然被严格监视,妻子和孩子都遭遇牢狱之灾。同时, 目前哈达是单独住在警方租的房子,被全面监控。警方禁止新娜和儿子威勒斯与他一起生活。
    内蒙民权领袖哈达之子获释狱中遭反复洗脑

    内蒙民权领袖哈达之子获释狱中遭反复洗脑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粤语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