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星期五

逸风:大国乎?垃圾乎!——杂谈中共跨国抓捕民主人士


习总书记协同夫人一行到美英等国转悠一圈,得了很多不爽不自在;各位看客也都心里跟明镜一般,明白其中的玄机在哪里。因为,墙外面有言论自由,听到不同的声音,赞扬的也有,好像都是购买西方报纸的版面获得的赞扬声。来自各界各国的理性分析的声音会让我这个曾经受骗上当数十年的迷糊混沌的大脑更加清晰看清楚中共的一言一行及其丑恶嘴脸。

我们也可以听听墙里的声音,墙里的声音当然一片大好;即便是到处生烟爆炸连天,媒体报道说这些都不属于恐怖行为。媒体为了给习总书记营造一个和谐的伟大盛世,很多方面就不得不持续性习惯性地捂着掖着藏着,这样子捂着藏着掖着的谎话早已经酸臭袭人了,还要喜冲冲地展露给外面世界所谓的大国形象。我认为此时的中国不过就是一堆垃圾而已!繁华背后的恶臭!

其实,责任大国的形象,不是依靠供奉给英美老牌帝国点好处,或者给一些瘪三类的朋友小国免除债务就可以获得的。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就是要对自己的人民负责,不是对外奴颜卑鄙,对内色厉内荏。随便一个比喻:一个乡村里的西装革履的暴发户老大,有豪宅香车,对外面的酒肉朋友出手阔绰,回到家里对自己的老婆大打出手,对于敢于说不字的孩子们更是不客气;即便是这位暴发户老大再努力,乡里乡亲的当面会给你个脸面,其实背后这些乡亲们也不会有几个从内心里能够看得起你。我觉得,当这样的老大还不如找个茅坑里栽死算了!这也就是为何老大帝国总是送钱给一些蕞尔小国,但是这些蕞尔小国就是不会买你的帐。老大帝国的近邻小日本,小菲律宾,小越南甚至将自己的国民快饿死完的北朝鲜也都眯着小眼睛,嘴角露出鄙夷蔑视的微笑,看着这个从来不会尊重自己国民的老大帝国在世界舞台上忽悠来忽悠去。关键时候还和你唱个对台戏,你干着急也没有办法。

作为大国,首先是道义上的大国。不在乎你的面积大,不在乎你的人口多,不在乎你养着多少党卫军。如果你连起码的普世社会伦理价值都不认可,连起码的人类的道德底线都不顾及,你这个大国可真是一个世界上最SB和NB的大国。做了傻帽和冤大头,还洋洋得意地显摆自己脑袋后面的祖宗留给你的长辫子呢!
大国也是有一点小威仪的,比如到处招摇的孔子学院。孔子学院和党国的利益密切相关。否则不会将已经被中共万人骂千人唾的孔家老二在文革批斗了十年后,又为了党国的需要从2500多年前搬到世界各国来。我们不说孔子学院如何演变成为中共官员的家眷的洗钱工具,我就是想问一下,孔子与你中共何干?
中共看到孔子这个招牌又不行了,就又举起了马克思主义。其实这才是中共的底色本色所在。

全世界都在声讨邪魔马克思创立的共产党对于整个人类所带来的各种人道灾难的时候,中共却要高举马克思主义,进军共产主义。看来是要完成当年毛魔头没有完成的任务。当年毛魔头与前苏联争抢共产国际的领导权,不是用嘴巴骂了赫鲁晓夫是修正主义很长时间吗?当然,当年作为又红又专的习总书记肯定耳濡目染,共产国际的事业的确要落在习总书记的身上了,这比金正恩所搞的主体思想要高大上一些。无论是共产主义也好,还是主体思想也好,明眼人一看,二者都属于正统邪教的操作方式。

共产国际的事业的确是需要有人继承下去,不过也有人不乐意继承这个长毛德国鬼子搞的东西,于是乎国内就有了一些不同的声音,但是鉴于共产国际问世以来一百多年的恶劣的臭不可闻的历史轨迹,有的人不想和有共产主义情节的又红又专的人一起玩这个东东,于是都逃出去了。有钱的移民,比如精明的商人李嘉诚和众多的无底线的贪官污吏。没钱的偷渡,比如流亡泰国的姜野飞等人。据说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末,因为偷渡香港,深圳河里被共匪枪杀后躺下了600万具无辜偷渡客的尸体。贫民偷渡成功的也不过六分之一,只有一百来万的大陆人成功游到了香港。

不过所谓的改革开放,演变成了共产主义革命的继续忽悠的试验。到了习老总的时代,谎言还要继续,忽悠还要进行,下一步就是要依靠专政(暴力)继续维持其共产主义革命的连续性。还要加强对各界的思想上的改造。包括儒释道耶。最近夏宝龙在浙江搞的强拆十字架,不过是为了让基督教中国化的更加彻底,更加服务于中共意志,服从中共意识形态统治的需要。各神学院和佛学院都要读无神论理论邓三科(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这不,全国道教协会会长竟然是中共党委书记。不仅如此,对自幼儿园开始的意识形态的渗透无孔不入,凡是接受共产主义教育的中国人,基本上都属于思维上的残疾人,由于人类智慧进入不了中国孩子们的大脑,中共成功地让一个泱泱大国演变成为世界上生产最大量人口垃圾的国度。所以,全世界各个国家对于中国人的评价已经是历史最低点。

试想一下,既然全世界都对这个大国的国民评价这么低下,自称为党母亲的中共,在大陆66年来都在做什么?你还能造出多少的孽债来?

今天,中共不仅仅在国内对其14亿人口犯罪,还要将魔爪伸出来到民主国家来犯罪。今天中午,政治异议人士姜野飞、“郑州十君子”之一董广平二人同时被泰国移民局抓捕。给姜野飞的罪名很奇特,中共国的“通缉犯”。这绝对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中共做派。原因就是,姜野飞7年前跑到泰国一直不知道收敛,最近竟然用漫画讽刺丑化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要跨国抓捕。

董广平和我都是从人道主义灾难深重的河南省跑路出来的。至今,郑州十君子之一的于世文还没有释放;当时我出于义愤在参与网站上发表声明要陪于世文坐牢,实际上,我是怕坐牢的,所以我就跑出来了;我跑出来主要不是我参与什么实际民主活动同城饭醉,而是对这个邪恶的政权的恐惧。我恐惧的是,当我正在创作的时候,我被连夜破门而入抓走了;留下无限伤心的老婆孩子们。这样的情景我的脑海里不知道每天要出现多少次,我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我不得不舍弃一切离开那个国度。

当今天有人告诉我董广平和姜野飞被抓的那刻起,我感到自己也会成为被抓的下一个。如果我被抓,我身边的孩子怎么办?所以,我带着孩子到AAT(难民援助中心),告诉他们我的担忧。我说,我可能会是下一个,因为,我刚发表了一首一千多行的纪念六四26周年的特稿《蒲公英的葬礼》(上)。昨天又在网络上发了一个退出中国民革党的声明。这样做是会得罪心胸狭小的中共当局的。

今晚,我与姜野飞之妻、董广平之妻女在一起聊天;正在聊天的时候,姜野飞的妻子接到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董广平的女儿15岁左右,本来是豆蔻年华,却愁眉不展,看来小小年纪心理上的压力却不小。董广平的妻子说,当时董广平被捕时打电话给她,说自己可能出不来了。我就安慰他们,大家都说中共这两年就完蛋了,习总书记正在为办成这个事情替我们大家努力着,到时候,中共一倒坍,他们俩不就都出来了?只要不在遣返协议书上签字,就不怕中共的邪魔弯道!

我今晚,把我的心情写出来,乃是为了未来不会忘却的纪念!纪念那些在海外尽管孤立无援仍旧坚持正义事业的同道朋友们!

逸风 于2015年10月28日23时27分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