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9日星期四

东步亮:中共新刑法,法官警察医生都不能惹


当局不解决医疗体制内部问题,却刑罚闹医院的患者和家属,这是昏庸残暴政权才有的。
 
今年8月底经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将于11月1日起正式施行。这部法律将过去人们在生活中常见的一些行为入罪,包括:国家考试替考作弊;微信微博发布虚假信息;虐待老弱病残;校车客车司机开车超载或超速;辱骂、威胁法官;撒泼耍赖打警察;试图通过医闹获利;私藏恐怖主义禁书;伪造、买卖驾照等。有媒体对此进行提醒后,有关「刑九」新增罪名的讨论,再次引起人们热议。其中,关于发布虚假信息、辱骂威胁法官、袭警、医闹、私藏禁书都将被处于重刑的条款,争议最为激烈。
 
根据修改后的刑法第291条,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轻则可处3年以下徒刑,重则可处3至7年徒刑。这一条其实主要针对近年来微博、微信等​​网络和新媒体上大量出现的政治类敏感信息,中共深感这类信息失控带来的危险,曾尝试过删帖、屏蔽、找发帖人「喝茶」乃至拘禁等各种方式进行管控,但几乎都效果不大,于是他们不惜以编造和传播虚假「险情、疫情、灾情、警情」的名义将此入刑。但,认定这些信息虚假的标准是什么?官媒、官员和政府机构胡说、造谣、隐瞒信息算不算犯罪?比如,国家统计局每年都会编造并发布很多虚假统计数字,这算不算犯罪,主使者应不应该入刑?比如,今年4月人民日报刊发称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结果让无数网民被套,发布此信息的相关责任人应不应该判刑?由于认定的标准由官方说了算,弹性和模糊空间非常大,同时官方又选择性执法,只查民众「造谣」而不查官方造谣,因此这一条款实质上是整治「屁民」乱说话的罪。
 
刑九制定前后即争议非常大的侮辱、诽谤、威胁法官罪,规定如有前述侮辱、诽谤、威胁法官和聚众哄闹、冲击、不听法庭制止、扰乱法庭秩序等情形,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这一条主要是针对「死磕」律师和维权律师。对人权律师、维权律师、「死磕」律师的限制此前已经有多个法律法规出台,相关打压措施已经无所不用其极,现在不顾法律界巨大的反对声音,堂而皇之悍然将其入刑,预示今后的法庭审理将是一片死寂,任何想推翻官方预设罪名的律师都将面临牢狱之灾,法庭将成为共产党想整谁就整谁的工具。
 
刑九还规定了「袭警罪」——不同于法治国家的袭警罪对袭警有严格的定义,并对控以此罪有非常多严格限制,中国的袭警罪几乎就是让本已无法无天、警权早已无限扩张的流氓暴力统治行为正当化和合法化。诚如网友所说,警察将手无寸铁的百姓直接击毙不入刑今后将是寻常事,如黑龙江庆安火车站民警李乐斌一枪毙了上访者徐纯合,将不会再有任何争议;警察在执法时随意殴打民众将是常事,即便民众并无任何反抗,警察将人打得皮开肉腚也将完全合法。
关于「医闹」和「私藏禁书」入刑,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医闹」入刑,等于官方认定了中国人个个都是天生的无赖。因为谁都明白,所谓的「医闹」这个名词就含有极大的对民众的贬斥,绝大多数所谓的「医闹」,都是因为中国的医院发生医疗事故导致病人死亡或伤残,走正规程序申诉却得不到解​​决的维权之举,其根子在于中国的医疗体制存在着的巨大问题。没有哪个善良的民众天生就喜欢去与比自己强大百倍的政府机构和医院去「闹」。当局不去解决医疗体制内部的问题,却以刑法来处罚这些维权的患者和家属,这只有极其昏庸残暴的政权才会有的作为。 「私藏禁书」入刑则明显地看到了文革的影子,虽然是「恐怖主义禁书」,可是「私藏」就有罪,而不是「传播」才有罪,令人不寒而栗。
 
总之,11月1日起,法官、医生、警察都将不能惹,政府更不能惹,而且还不能乱说。老老实实地当一个「屁民」、顺民就好。受了委屈,挨了打,输了官司,认命就好,千万不要去找党的麻烦,党已经很烦。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