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6日星期一

卢峰:人口红利几乎耗尽 中国经济将逐步“阴干”!




中国政府两个多月来第二次「减息降准」,放松银根,希望重振不断转弱的经济。据内地传媒报道,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内部讲话中强调,中国政府采取的是有针对性的货币政策,可以保住经济有一定增长速度,不会失速。他还强调,中国政府在财政政策上仍有相当余地可以采取刺激措施。也就是说,假若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仍不奏效,仍未能促使中国经济持续增长,中国政府大有可能再次增加政府开支,以赤字预算及基建投资再次刺激经济。







「减息降准」被视为中国式「量宽」,目标是把大量资金送进金融、银行系统,推低借贷成本,借以鼓励企业投资及私人借贷,减轻债务利息负担,从而搞活经济。问题是中国已陷入经济学者所指的Secular Stagnation(长期停滞)中,通缩及经济放缓压力太大,这种渐进式的「量宽」或「减息降准」不可能发挥什么重要作用,经济下行的趋势难以改善。

Secular Stagnation这两年来成了热门话题,前美国财长萨默斯(Larry Summers)就一再指出,美国经济因为劳动力及生产力增长下降,令经济总需求停滞不前及收缩,这正是美国在金融海啸后经济始终无法健康增长的根本原因。即使联储局保持零息或超低息政策,美国经济也难以有力反弹,若过早加息更会令经济复苏「死火」,此所以萨默斯一直强力反对联储局收紧银根。他及其他学者又认为,日本过去20多年的停滞、萎缩,关键也在于Secular Stagnation这种经济长期趋势转变(劳动人口减少、生产力增长放缓)而不仅是政策失误。

人口红利几乎耗尽

回看中国的情况,过去三十年中国劳动人口增长及生产力增长处于高水平,这既得力于五、六十年代的人口急速增长,也得益于制度改革特别是打破「大锅饭」带来的生产力及效率暴升。可是,人口红利及改革开放红利到今天已几乎耗尽,中国劳动人口固然开始进入负增长的阶段,农村也再没有多少剩余廉价劳动力流进城市,而经济改革则因为政治体制的僵化及民间社会受压而停滞不前,事倍功半。前几个月发生的股市崩盘及暴力救市正是深层改革寸步难行的明证。在人口红利耗尽,改革停滞经济效率不前的情况下,中国正步日本后尘陷身于长期停滞(Secular Stagnation),难以自拔。

有人说,中国上季经济仍有6.9%增长,增速远胜发达国家,不用太担心。这样的说法其实有点掩耳盗铃。一方面,中国的经济数据水份甚多,特别在经济不景时为了稳住信心更需要cook the books(做数)来营造一切无恙的假象。事实上今次公布第三季GDP数据后不同经济分析员(包括内地及西方)都认为数据跟实体经济及经验相距甚远,质疑6.9%过份高估。

更重要的是,Secular Stagnation不是急风暴雨式的崩溃,而是阴干式的萎缩。日本九十年代初进入停滞,当时大部份人包括日本政府官员相信这不过是泡沫经济爆破的后遗症,经济弱势快就会过去。而当时日本经济虽不像七、八十年代般生气勃勃,但基本上维持温和增长,社会的景气也不算太差。直到九十年代末从政府到学界才猛然发觉日本即使把利率降至零再加上政府多年赤字预算也未能重拾昔日的光辉,并从「失落的十年」变成「失落的四分一世纪」 。

减息降准刺激失效

中国当前的情况跟九十年代日本的情况很相近:经济不太坏,政府官员仍然信心满满,自觉一切受控,并相信可以透过微调政策如逐步减息降准令经济回复动力。实情却是,原本唾手可得的人口、改革红利已用尽,新的增长点,进一步提升经济效率及体质的改革举步维艰,使用「唧牙膏式」的量宽规模及作用有限,根本不足以令经济釜底抽薪,反而因为招式已老及在市场预期之内而逐步失去效用及刺激。可以预期,今次中国政府「减息降准」的刺激作用只会昙花一现,而未来每一次再用的效果只会更差。

习近平在英国访问时一再强调,中国经济不会硬着陆。他这样说大概是希望稳住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避免经济形势恶化。可惜,中国经济最大的隐患其实不是硬着陆,而是染上「日本病」,而是Secular Stagnation及「阴干」。这个困局可不是「减息降准」能解决的!




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