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1日星期六

王丹:承认自己软弱的勇气


前几天,是张雨生发生车祸的18週年纪念日。我因为跟雨生有过创作上的合作,因此特别发文纪念,没想到引起很多网友的辉映,令我看到大家对雨生的热爱与怀念。在众多的回应中,有一份非常特别。
这是一位中国大陆的中学老师翻墙出来,看到我关於“没有烟抽的日子”的发文之后,给我写来的一封信。这封信让我看了之后非常感动。这种感动,当然首先是因为这位老师的信让我看到中国还是有希望的,还是有很多人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反抗的愿望。大家知道,我一直希望香港和台湾的朋友不要以为中国人都被洗脑。其实,很多中国人都在心中保留着理想的火种,我相信,时机一旦成熟,他们都会再次站出来的。
但是,更令我感动的,还不是政治上的原因。要说清楚我为甚麼会被感动,让我们先来看看这封信的部分内容(我已经征得本人同意,公开发表):
“王老师,没有烟抽的日子这首歌真的让我仿佛穿越回64过后的那段红色恐怖时期,纵然那时我还没出生,但是我和你们是感同身受的。我们不会忘记你们的血汗,感谢你们!
我有时真是痛恨自己,明明很想在课堂上把64这件事说出来,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不敢啊,怕工作会丢掉。我痛恨自己的懦弱,这或许是大陆知识分子心中最大的弱点,面临着生活压力和政治压力,可以抛弃真理,抛弃真相。再次谢谢您的回覆,谢谢!”
不知道看到这里,读者是否在作者的感慨和良知之外看到一些别的什麼东西?我有看到,那,就是坦然面对人性和弱点的勇气。这位老师详细描写了自己为甚麼“很想在课堂上把64这件事说出来,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的原因,那就是:虽然不甘心,但是因为怕失去工作,他不敢去做一件正义的事。
什么是勇气?面对强权不畏惧,敢於正面对抗,哪怕付出自由的代价,这当然是勇气;遇到挫折和失败,不气馁不灰心,慢慢地重新站起来,找回自己的信心,这也是勇气。这些都是正面的勇气,是比较处在光明面里的勇气,是一直以来都被社会公开鼓励和推动的勇气。但是,更令我敬佩的,是承认自己的懦弱,直面自己的缺陷,并且愿意公开讲出来的那种勇气。道理很简单,因为这样的勇气在我们的所处的时代,其实更为稀缺。
面对残暴的强权,不敢反抗是可以理解的,也没有什麼可以苛责的。但是在我们的周围,有太多的人,他明明是出於胆怯不敢反抗,他明明是像这位老师这样有种种的顾虑而畏缩,但是他打死不承认。他会找出各种理由来为自己辩护,例如“反抗是毫无用处的,何必做那种事呢?”等等;更有甚至,他们自己不敢反抗,於是竟然反过来嘲笑,讥讽甚至仇视敢於反抗的人,因为后者让自己的怯弱无所遁形,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犬儒病”。
“犬儒病”对社会的危害之大,我就不必细说了;但是,要如何客服犬儒病呢?专门研究这个问题的海外中国理论家胡平指出:解决犬儒主义的危害,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承认自己患有犬儒病,正视问题的存在。而这位给我来信的老师,他表现出的,正是这样的承认自己的犬儒病的勇气。是这样的勇气,深深打动了我。
正如胡平老师所说,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就是认识问题。不要给自己找藉口,承认自己没有勇气做一个坚持正义的人,这样我们才能真的成为一个坚持正义的人。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