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星期五

姚遥:阴影下的十三五破七后的幽默




(内地学者姚遥)







互联网创业领域,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在瑟瑟秋风里,北京望京地区在街头用赠品吸引路人的扫码一条街已是最后的奇观,互联网创业企业频频合并的消息,再一次敲响了寒冬即将到来的警钟。资本为了收缩过冬,不再一掷千金豪赌未来,转而强力合并老对手,抱团取暖。







阵阵寒风中,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依然春意盎然,三季度GDP同比增长6.9%,这是6年来GDP增速首度「破七」,政府依然极力避免这个数字可能引起对实体经济的恐慌。主流媒体对此热烈讨论,试图将吸引力转移到全球经济形势不明朗、中国经济结构调整。

统计局发布的数字,向来以有水份而闻名,不仅对于大众缺乏参考价值,连政府高级官员也有人不敢拿来作为决策参考。据说担任辽宁省委书记时期的李克强,就不看统计局编造的GDP数字,他更喜欢通过三个指标来追踪辽宁的经济动向:全省铁路货运量、用电量和银行已放贷款量。

这个数字的全国版本,后来被进一步加工并命名为克强指数,虽然不如GDP更加宏观和全面,但很快成为国外分析中国经济的有力工具。今年一季度以来至今,社会融资同比减少,铁路货运暴跌10%,只有用电量增加0.8%,克强指数看跌,而GDP却持续顽强维系在7%左右的高位上。

政府主导市场难转型

对于这一尴尬的差异,《人民日报》年中时特别发文强调,克强指数体现的只是传统工业发展,国内形势依旧一片大好,经济金融风险总体可控,社会大局稳定。 《人民日报》再次祭出产业结构调整的大旗,在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经济增长速度只是阶段性放慢而已。

所谓的「转型升级」不过是个老生常谈,十多年前政府意识到经济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后就开始提出。然而,政府拒绝将主导权交给市场,市场无法有效调配资源的经济体制下,重复投资、产能过剩、消失的人口红利、竞争力丧失、内需不足、外需波动萎缩,种种弊病多年积累,不仅没有解决,反而在累积扩大。从分散的数据来看,今年以来,制造业指数达到六年来最低点,出口惨淡,外汇储备急剧减少,离岸汇率大幅波动,资金外逃严重,各种迹象都印证着经济恶果的扩大。

政府不退出,产业转型升级无从谈起。在经济下行的局面下,权力对于企业的掠夺日益加重,税收逆势大幅上涨。除了税收以外,企业承担的各种额外收费问题更是加重了寒冬中企业的负担。危机中的企业在贷款上困难没有解决,部份资金周转出现问题的企业破产或者跑路,另一部份则将危机抛向P2P信贷市场。 P2P信贷的火爆,盘活了民间资本市场,部份缓解了中小企业的危机,但埋下了更大的隐患。

对当前政府而言,经济危机越严重,十三五规划中对经济高增长的需求越强烈,以保证政权的合法性。危险的形势和逼切的需求,拉开了豪赌经济未来的大幕。政府在过去不真正尊重过市场的地位,在加入WTO以后马上反悔相应的承诺,如今不得不面对更高标准TPP带来的贸易壁垒。国际社会开始拒绝反市场的中国,政府又试图在控制汇率的模式下,力推人民币国际化,试图通过打货币战争,避免加印钞票带来的后果。在外汇储备急剧减少的情况下,这场试图翻身的豪赌显得格外险恶。





诸多阴影下的十三五,美丽中国首度被写入规划。未来,经济能否持续高速增长不容乐观,高耗能高污染大工业衰败已然明显。中国的环境危机倒有可能真正开始缓和,美丽中国,这或许是GDP破七以后,首个不是黑色幽默的幽默。




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