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6日星期一

余杰:孔子和平奖与独裁者结缘


今年的孔子和平奖颁给了津巴布韦的屠杀了两万民众、统治了三十五年的总统穆加贝。至此,该奖设立短短六年来,就有连战、普京、卡斯特罗、穆加贝等几位政治强权人物获奖,可见孔子和平奖与独裁者有缘。孔子长眠于地下两千多年了,历朝历代,统治者为其建庙封王,盗用其名,现在仍用他来给独裁者加冕。孔子对此当然无法出来表达异议,只有孔家后代出面稍加澄清:孔子第七十六代传人,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干事孔令瑜批评说,对中共自设孔子和平奖以打击诺贝尔和平奖的举动表示心痛。而历史学家余英时评论说:“大家把这个东西当作笑话看,但看完以后,不能不感觉到痛心。我们五千年的文化,又经过五四以后吸收了西方文化,在三四十年代,无论中国文化、西方文化的研究,都到了相当高的程度。到今天会堕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这是真的不能想象的。”


20151025kongzihepingjiayujieimage001.jpg (435×550)
 
 
 
孔夫子杀了少正卯一个人,穆加贝屠杀了两万人。所以,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Robert Mugabe)荣获孔子和平奖,乃是实至名归,正如主办单位颁奖词所说,穆加贝“克服种种困难,致力于打造国家的政治与经济秩序,同时强而有力地支撑了泛非洲主义与非洲的独立”。
 
不过,还是有杂音传来。消息传到该国之后,反对派的人民民主党秘书长莫忧随即发言表示,对于穆加贝的获奖感到“极度恶心”,他并以“疯狂的孔子和平奖”(The insanity of the Confucius Peace Prize)为题发表评论指出,穆加贝用血腥、暴力、纵火与残暴手段,打造建构出长达三十五年的独裁统治。
 
二零一零年,身在狱中的人权斗士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之后,《环球时报》发表文章建议,中国政府应另起炉灶设立“孔子和平奖”,利用孔子的知名度,宣示中国的和平观和人权观。我是在软禁中,国保警察扔掉的一张破报纸上看到这则评论的。
 
没有想到,果然有“有识之士”将这个创意变成了现实。由一群所谓的“民间立场”的学者出面,挂靠在“中国乡土艺术协会”之下(该协会是中国“一级协会”,国务院文化部直属单位),创设了一个与诺贝尔和平奖唱对台戏的“孔子和平奖”。被挪威诺奖委员会激怒的中共当局,乐见有爱国者挺身而出捍卫国家尊严。
 
第一届孔子和平奖颁发给完成“国共第三次和谈”的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那时候的连战,还没有进化到如今放胆参加北京大阅兵的地步,不敢到北京领取这个烫手的山芋。但在颁奖典礼上,司仪现场宣布,“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连战先生今天未能亲到现场领奖,为此,我们邀请了一位小朋友,代连战爷爷上台领奖。”并声称连战已默认领奖。
 
一炮没有打响,内讧却已爆发。主办该奖的“民间机构”一分为二,互相攻击。主人见势不妙,不再喂食,文化部发文将双方统统逐出门庭,并在声明中表示该奖项的设立违反了有关规定。至于究竟是哪些规定,则语焉不详。
 
但是,爱国者的爱国心百折不挠,主办方以“中国国际和平研究中心”名义,于二零一一年十月改在香港注册成立(该组织不在北京注册,而在香港注册,本身就是一个绝妙的讽刺。幸亏中国还有一个香港,可以宽松地注册形形色色的非政府组织)。
 
于是,又施施然地公布了第二届孔子和平奖的评选结果:获奖者为俄罗斯总理普京。普京是习近平惟一打心眼里崇拜的活着的、外国的政治人物,该机构颁奖给普京,习近平当然很高兴。
 
普京本人及俄国政府却从未对此一奖项作出任何响应。倒是普京领导的统一俄罗斯党的网站上,迅速发表了不受抬举的言论:该网站援引俄罗斯著名记者多连科的评论说,“这个奖一钱不值”。普京不仅没有亲赴中国领奖,也没有派俄国驻华大使去领奖,主办方只好找来一名俄罗斯留学生代为领奖。习近平错过了一个向偶像颁奖的良机,好不遗憾。颁奖典礼上,北大中文系教授、长期吹捧薄熙来的毛派学者孔庆东宣读了普京获奖的理由。“普京在担任俄罗斯总统和总理期间,政绩斐然,给俄罗斯人民带来了福祉。特别是,普京在二零一一年春夏之交,坚决反对北约轰炸利比亚,为维护世界和平做出了杰出贡献。”然而,普京的反对并未拯救卡扎菲政权覆灭的命运。
 
除了该委员会的十六位评委(据该活动的操办者之一、自称诗人并也曾获得提名的谯达摩表示,“孔子和平奖”评审委员会成员多数是中国哲学界大师,水平优于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的五人)之外,俄国也有人认为普京获此奖“当之无愧”。俄罗斯纪念碑人权中心领导人、人权活动家奥尔洛夫评论说,中国人权记录恶劣,普京同样不尊重人权,中国把这一搞笑奖项颁发给普京,可谓臭味相投。他还说:“如果更臭名昭著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设立某个奖项,然后颁发给普京,普京会更当之无愧。”
 
奥尔洛夫倒是未卜先知:穆加贝虽然没有设立一个奖项颁给普京,两年后,穆加贝本人却成了跟普京一样的荣获孔子和平奖的当代伟人——只不过,在普京与穆加贝之间,隔着另一个独裁者,即统治古巴长达半个世纪的卡斯特罗。孔子和平奖得主们,可以组成一个“独裁者俱乐部”了。(可怜的连战同志,在民主的台湾参加选举连战连败,未能炼成掌权的独裁者,有独裁之心,而无独裁之实,只能退一步海阔天空,成为台湾跃居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的惟一一名政治人物)
穆加贝获奖,不是大新闻,如果曾在“史诗巨片”《孔子》中扮演孔子的香港巨星周润发出席颁奖典礼,以孔子的扮相给穆加贝颁奖,那才有可能成为大新闻。发哥在银幕里上天入地、弹无虚发,昔日“小马哥”勇闯龙潭虎穴的雄姿英发、风流倜傥犹存,一定会给颁奖典礼增色不少。而穆加贝比发哥更是英明神武,他于一九八一年建立由朝鲜训练的“第五旅”,对付异议人士和实施种族清洗,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发哥在电影里扮演过神机妙算、乾坤挪移的赌神,而穆加贝更是现实生活中的赌神——津巴布韦曾在电视上举办过公开的乐透抽奖,摸出来的头奖名单赫然就是穆加贝本人。所以,若是主办方能说动发哥前去颁奖,再请习近平莅临发表重要讲话,必定是吸引世人眼球的大新闻,也会让北欧蛮夷之邦的炸药奖之颁奖典礼黯然失色。
 
孔子长眠于地下两千多年了,历朝历代,统治者为其建庙封王,他只能默默忍受。如今,又出现孔子学院和孔子和平奖等“怪现状”,孔子还是无法起死回生、阻止自己的名字被盗用。只有孔家后代出面稍加澄清:孔子第七十六代传人,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干事孔令瑜批评说,对中共自设孔子和平奖以打击诺贝尔和平奖的举动表示心痛。而历史学家余英时评论说:“大家把这个东西当作笑话看,但看完以后,不能不感觉到痛心。我们五千年的文化,又经过五四以后吸收了西方文化,在三四十年代,无论中国文化、西方文化的研究,都到了相当高的程度。到今天会堕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这是真的不能想象的。”
 
“斯文”就是这样“扫地”的。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