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7日星期二

代理律师和朋友为被失踪的李和平过46周岁生日

代理律师和朋友为被失踪的李和平过46周岁生日

博讯记者获悉2015年10月26日,是因为律师大抓捕而被失踪的李和平的46岁生日,代理律师马连顺与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还有朋友为其庆祝生日。

代理律师和朋友为被失踪的李和平过46周岁生日

今天是你46岁生日,没有想到你身陷囹圄,我们在外面祝你生日快乐!
   
有人认为,你不在我们身边的时候给你过这个生日,十分荒诞!你不在做什么生日?其实,你不在这里,我们才来为你过这个生日,以安慰你的一家老小,如果你在你不想过就不过,想过就过,想咋过咋过,尊重你的自由,不去打扰你;只有在你想过也不能过,没有了自由的时候,我们必须在你生日之时,在亲人更加思念之际,来张罗庆贺你的生日。
   
你我出生在河南一个穷县,其实我们小时候每年都盼过年儿、过生儿。特别是在80年以前那个“红署汤、红署馍,离了红署不能活” 的年代,只有过年才可能吃肉,过生日才可以吃上鸡蛋,天天盼望过年过生儿。
   
其实,此时我想说你很幸运。在你们家两个男孩只能供养一个人上大学的时候,父母选择了培养你,剥夺了只有14岁的弟弟李春富学习的机会。在大学你认为了你的同学、后为你妻子的王峭岭,近二十年来她以嫁给你为自豪和骄傲,近年来因为担心你的安危经常给你泼凉水,使你很不满意。但,在709之后,她简直是换了一个人,辞去工作、将子女安排老家,不怕传唤、拘押、全身心的投入为你伸冤的抗争之中;你儿子看到你爱妻因外事处的警察,以你5岁的女儿出国会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办理护照而据理力争时向别人解释——这是维权!过早的理解了争取人权的意义和行动,我问你女儿长得像谁,她豪不含糊的说“像我爸,人家叫我小李和平”。你弟弟为争取你的自由也被天津警察拘捕。在你出事之后,你的亲人不顾一切的为你伸张正义,唤醒了亲人们如此的坚强,只怕是你自己也未必想到。比起那些肮脏的官员出事后众叛亲离的境遇简直是天壤之别!
   
为你过生日,彰显了你为平民服务的高尚品德。你通过自己和家庭的努力,和爱妻修完大学课程、考取司法资格后,在官本位时代的帝都生活、工作,两个孩子都在帝都学习,应当说已经过上了不失体面的生活。可是,你不以为足,秉承古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士人风骨,心系百姓,为他们的权利奔波于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默默奉献、不怕打压构陷。这比那些依靠枪杆子暴力维稳、笔杆子欺骗百姓,靠出卖良心换回一点生活待遇,而不顾天下苍生的可怜虫高尚得多!

为你过生日,彰显我们维权人士另一个特点:平等相待、患难与共、有道义、有担当。平常交往中,除第一次来的新地方,原则上自己赶到指定地点;接待客人有酒有肉,但不去高档饭店;见面热情而不阿谀奉迎;有不同观点争辩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但不会结仇使坏;遭受不公时同仁人会义愤填膺、群起维权、不弃不离。而那些势力场中得志时车水马龙、门庭若市,失势时门可罗雀、避之不及,被迫害时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更有甚者被整时百般忍耐、苟且偷生,一旦得势颐指气使、不可一世的无耻之徒无法相比!
   
今天是你被失踪三个月零15天整,我本意是给你送500元钱以让你能买一碗长寿面和四个小菜,听说里面“黑”的很,但还是可以买到的吧?!说你是被失踪,是因为你在7月10日中午被抓时,听你爱妻说见到一个警官让她看了一眼天津警官证,中央各大媒体报道的锋锐所事件中提到你的名字,9月11日天津市河西分局预审支队的王警官接收了我提交的律师手续,后来他打电话告诉我“接了你的律师手续,就说明我们是办案单位。”双十节的那一天,赵旭支队长又接收了我让转交给你的信,以此我们善意理解你是被他们羁押,除此之外,我们没有收到任何信息证明是他们羁押你的。用这种方法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律师,实在是对法治的侮辱,对“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原则的侮辱,对十八届四中全会“全面依法治国”决议的绝妙讽刺!要知道法治的真谛是对国家权力进行有效的约束,在羁押你的过程中表现出来的恰恰是警察权的无法无天、不可一世!这种国家权力的行使比任何个人犯罪对中国法治的危害都大一百倍!
   
你的没有任何作用的辩护律师:
   
马连顺
2015年10月26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