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1日星期六

中共党组织自上而下溃烂 45%村委会是黑恶势力




【大纪元2015年10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中共的党组织到了今天,自上而下已经完全溃烂。从中央各部门的党组织到基层的党支部,已成为了腐败分子掌权攫取利益的黑窝。

在中国大陆,共产党的组织从中央直达乡村街道社会最基层,通过党委、支部等各级党组织,把社会牢牢控制。党组织依附在企业、部门或者政府机构等之上,吸食民众血汗。到了今天,剥去这个党组织在中国社会的画皮,解体中共,已经成为大部分中国人的共识。2013年4月,《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论坛推出一个调查,在“只有中共才能带领人民走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投票中,投“不赞同”票的高达83.85%。以至于有民众留帖注明“太欢乐了!”







东网:共青团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2015年7月,习近平在“群团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港媒引用京城消息透露,习对共青团作出严厉指责,称其处于“高位截瘫”的状况。消息表示,在闭门会议的脱稿讲话中,习严厉批评共青团“不仅是跟不上、不适应的问题,而是会被青年边缘化、被党政边缘化,甚至失去组织存在的价值”。10月9日,《人民日报》在第七版刊发署名“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的文章,对共青团发出严厉警告,“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共青团如果不积极应对、不改革创新,就不仅是跟不上、不适应的问题,而且可能失去组织存在的价值。”10月10日,东网发表题为“共青团还有存在的必要吗?”的评论认为,共青团走向“官僚化、空壳化”,名声也日益发臭。文章说,如今青年们需要的是自组织,而不是官派组织。说句客观话,在组织青年方面,微信群远远强过共青团。当今的青年,大多对政治冷感,而追逐物质。共青团那种大而空的口号,岂能吸引这些年轻人?共产主义早就成为让人笑话的古董,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更是荒唐得不能再荒唐了。但是共青团除了喊这些口号外,又能做什么呢?文章还认为,推出周小平做“新时代的青年楷模”,是共青团的最大败笔。

共青团的现实折射出中共党组织的困境

共青团被大陆民众所厌恶早有实例。今年7月有报导称,山东“五毛”侯某与人在网上骂架、网下约架,遭当地警方处理。结果共青团中央以及山东共青团等,其官微第一时间站出来力挺“五毛”并指责警方,共青团的动作引发网络舆论的哗然。9月,共青团中央再推当年蒙骗过很多人的“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口号时,遭到网上以任志强为代表的力量前所未有的反弹。共青团宣传部长景临随即撰文《与任志强先生商榷》,给任扣了大帽子,很快各地共青团系统的攻击文章就跟上,事件越闹越大。最后有人还利用这个事件把矛头指向了王岐山。共青团湖南、湖北、呼和浩特的官微都发出了署名文章,攻击任志强。这些官微撰写的不管长文还是短文,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用恶毒的言语进行谩骂、攻击。看了共青团写的这些东西,民间简直难以置信。民众纷纷表示:“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这里面都养的些什么品种?” “共青团变成了疯狗一样了!”按照中共的定义,共青团是“中共的助手和后备军”。共青团面临的生存危机,其实根源在于中共,也折射出了当下中共的困境。自中共建政以来,毛掌权时期,三年大饥荒饿死了三千万中国人。中共叶剑英承认,“文革”整了一亿人,死了两千万人;邓掌权时期,对“六四”进行镇压。中共谎称无人死亡,海外报导死了几千人。江泽民掌权时期,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仅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就有3,888人,还有未统计到的学员,以及数量巨大、被活摘器官的学员。一个前后屠杀了这么多中国人的政党,到了今天,早就已经与中国民众离心离德。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个党组织从上至下已经腐烂不堪,无可救药。

自从大纪元媒体在2004年11月发表了《九评》系列文章后,宣布退出中共组织的声明开始不断地涌进大纪元编辑部。现今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达二亿一千七百万。(大纪元资料室)


中共自上而下的党组织已溃烂

习近平掌权后,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中办主任令计划、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都已经落马。这些曾经是中共各个重要部门或者军队的头目纷纷落马,显示出中共这个党组织在高层已彻底溃烂。在国企层面,原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中石化总经理王天普、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香港中旅集团总经理王帅廷、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孙兆学、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徐建一、中石油总经理廖永远、武汉钢铁公司董事长邓崎琳、宝钢集团副总经理赵昆等的落马,也显示中共这个党组织的溃烂在向下延伸和扩大。在地方层面,从中共“十八大” 后,截至今年8月10日,有27名市委书记落马。截至10月9日,有22名省级党委常委落马。落马官员至今共计超过10万。由于江泽民的“贪腐治国”,使得中共官场贪腐过于普遍,几乎人人都不干净。今年4月,中共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的官员对王岐山提了一个腐败相关的问题,王也只能发出一声长叹。在当今的中国大陆,这个腐败党的触角伸向了社会的各个角落,在企业、机构、学校、军队、地方各级政府等都成立了“党组织”。

45%以上的中共村委会已是黑恶势力

据大陆社科院的一份抽样调查的结果显示,目前45%以上的农村的村委会,是由黑恶势力当选的。山西省公安厅10月26日对外通报,今年以来,山西各级公安机关共抓捕“黑恶势力”疑犯869名。其中,拘捕涉案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村支部书记、村主任共27人。《人民日报》10月27日的报导承认,村组干部贪腐线索基本上一查一个准。山西太原市晋源区区委常委、纪委书记张彤说,“比较而言,村主任、村支书属于高危岗位。”网上【苏明张健评论】的《共党的末日到了》一文说,中国的乡村是由一个一个的自然村组成的,而每一个自然村又都自然形成了宗族社会,每一个宗族是由族长和乡绅管理。中共在农村搞土改,一批好逸恶劳的人成为了积极分子,于是加入中共当了支书或队长、会计、保管员什么的。他们是中共在农村搜罗并组成的黑恶势力。这个黑恶势力不但彻底地毁灭了原来的伦理宗族制度,更是毁灭了农民的人性、道义、传统和当地的文化。文章接着谈到,凡是与农村有过接触的人,都不难发现,那些村干部、队干部,大多都好逸恶劳、好吃好喝、爱贪小便宜,时常还要耍个威风、捞点特权。随着所谓的改革开放,中共的贪污升级到腐败。所谓“山高皇帝远”,农村的腐败更甚。扒房圈地的种种罪恶,又有哪一件不是村干部在做内线,背着村民做决定,然后欺骗村民,好让他们分赃钱。2010年8月3日,央视《新闻1+1》播出《农村扫黑:斩草,除根!》的节目实录中举例说,在广州,2000年靠赌博等手段聚敛巨额钱财的殷卓波,在2008年当选村主任后,带领治安队员强行向村内工厂、企业、商铺、卖淫女等收取综合治理费。为了争抢工程,殷卓波还指使多名组织成员发动村民到广清高速扩建流溪河大桥工地,在武广铁路施工现场使用暴力威胁等手段阻碍施工。该节目里面提到农村部分村子被黑恶势力把持,一些村主任并不是上任之后“变黑”,而是上来时就是“黑”的,他们用黑的手段披上了红色外衣,进而攫取金色的财富。

底层不是微恙而是彻底烂掉

港媒2013年7月《党风整顿大背景揭秘》的文章中说,中共统治的下层(县镇两级)不仅完成了黑社会化,而且这种黑化有向中层发展的趋势。政治上的黑化还不同于社会层面的暴力组织化行为,而确指程序规则的私有化和黑幕化。比如,在湖南省民政厅出了“两岁上学、十四岁参加工作”的女处长;再比如,在四川成都市出了身带四个护照与携巨款出逃的副区长,凡此等等。有关2岁上学的女处长一事,2013年6月网上爆料称,湖南民政部门惊现14岁就参加工作的女处长李晓云,“两岁就上学了,神童呀”,又指她高中毕业,现却拥有党校研究生毕业证。贴文指李从农民转为工人,再由县城工人升为省城处级领导。据指,李晓云经常豪言壮语:“没有我办不成的事!”原因是她“有很多当大领导的干叔叔”。当时,该事件在网上曾引起波动。中央党校教授承认,按百姓的看法,底层是彻底烂掉了。比如,湖南张家界市永定区的一位街道办事处覃姓书记,上班期间赌博被微博曝光,但事隔三个月后不了了之。官办网媒中国经济网的记者不服气,到张家界暗访,当地市民告诉记者:“姓覃的有人。你看连《人民日报》 都说你们发微博造谣呢!人家家里钞票都发霉了,不拿到牌桌上晾一番,怎么搞呢?”目前,中共党组织的腐败已经了深入到各个领域,国企腐败、金融腐败、高校腐败、医疗腐败、文化腐败、体育腐败⋯⋯。给人的印象是,中共党组织非但表面肌体已经腐烂,现在这种腐烂更深入骨髓。

陆媒:多数已经腐烂的党组织就应该解散

10月21日,当局重新修订一个与“纪律处分”相关的条例,其中增加了处理党组织的条例,称将对严重违纪的党组织进行改组或解散。第二天(10月22日),《北京青年报》头版以“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应解散”作大标题,内容则要“详见A4版”。接着头版的第二条新闻是习近平冒雨参观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半版图片,其所用标题是“雨中探访”。

图为10月22日《北京青年报》在其头版出现粗黑醒目的大标题《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应解散》,被指影射解散中共。在微博上遭删除。(网络图片)
这个排版被认为相当特别。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表示,从大标题上可以理解成两种意思,一种是局部党组织解散,一种是整体的党组织解散。从习近平上台后打“大老虎”所揭露出来的中共党员腐败的严重情况看,已远远超出民众能接受的底线,中共党员腐败已经是公认的普通常态。孙文广认为,虽然《纪律处分条例》中所说的解散“党组织”指的是局部的党组织,但是大面积的“局部解散”就会变成整体的党组织解散。中国问题专家季达分析认为,中共报纸的标题和排版是非常讲究的,往往是用“你懂的”的方式来释放政治信号。头条标题下面并没有具体内容,而紧接着的是习近平“雨中探访”的大图片,或寓意这是习近平在“试水”。据悉,该报纸的头版图片23日在社交网络上传播后引来民间一片叫好声:“欢迎解散!”“支持解散!自动下台!”“说的好,该解散!” 有北京市民建议说:“劳驾统计局协同纪委多辛苦,达到“大多数”指标,就解散。”不仅如此,人们还在网络上热议,现在还有几成的党员是不违纪的,常州一家企业的总经理表示:“准确地说,不到一成。”众人一致认为,现在就已经达到“解散党组织”的要求了。#责任编辑:林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