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9日星期四

泰甫:律师权益2015年第三季度(7、8、9月)动态


7月:
【会见】7月1日,李威达、谷月律师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会见信仰案件在押当事人,欲接受其委托办理申诉事宜。监狱工作人员表示,律师会见信仰案件在押人员,需省监狱管理局开具同意律师会见的信函。李律师要求他们拿出相关法律依据,监狱工作人员不予提供,说是服从上级的指示和要求。下午,两位律师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该处李处长解释说,司法部狱政部门有专门规定,包括信仰案件在内的几类案件,律师会见需监狱管理局审查同意。李处长在律师会见函上签字同意,两位律师又到办公室盖章,然后赶到省女子监狱,方得办理会见手续。
【律师被驱逐出法庭】7月2日,王宇律师在河北省三河市法院出庭,因抗议合议庭违法,她被众多法警拖出法庭,扔到大街上。
【会见】7月2日,王全章律师到新疆奎屯看守所会见,看守所工作人员出示“买某丶卜某的律师不能放入,须备案”的纸条拒绝。王律师又到检察院交手续阅卷,同样以需要备案为理由拒绝律师阅卷。王律师到司法局,该局局长说,不给备案,不安排会见,不能作无罪辩护,辩护词必须提交司法局审核,开庭前一天安排阅卷、会见。
【广州律协处分律师】7月3日,广州市律协对刘正清律师所在的广东安仁律师事务所下达《关于涉嫌违纪会员可申请听证的通知》,拟对刘律师进行行业违纪处分。
【会见】7月7日上午,冯延强、李仲伟、李威达、葛文秀等九名律师赴潍坊市看守所,分别会见2015年6月16日,因围观法院开庭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的翟岩民等8位当事人,得到的答复竟然都是“当事人在被提审”,并拒绝告知何时能够安排会见,无法告知律师能否在法定的48小时会见到当事人。
【王宇律师及其家人失联】7月9日零晨十分左右,王宇律师在北京家中发出微信:晚上送先生和儿子去机场,刚才家里突然断电、断网,听到有人撬门,门外有人说话,打先生和儿子的电话都不通。凌晨四点后,王宇律师失去联系。
【律师被抓捕】7月10日早上7点30分,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律师、行政助理刘四新被警察带走。上午,周律师助理李姝云律师失去联系。
【维权律师关注组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律师被大规模抓捕事件】7月10日,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发出声明,紧急呼吁中国政府及国际社会立即关注自2015年7月9日凌晨起失踪的北京著名人权律师王宇、其丈夫包龙军(律师)及16岁儿子包卓轩。此外,自7月10号7点30分开始,更加令人不安的消息陆续出现。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四名成员被不明身份人士带走,或陆续在不同地点失联。该律所曾代理多起著名人权个案,同时也是王宇律师执业的单位。上述失踪的四名成员分别是: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律师、周世锋助理李姝云律师、财务总监王方,以及行政助理刘四新。
【著名人权律师李和平被警方带走,家及办公室被搜查;锋锐律师所被搜查】7月10日下午,著名人权律师李和平律师、助手赵威(网名考拉)被警察带走,李和平家及北京三元桥办公室被查抄,书籍、案卷等大量物品被抄走,赵威住处被查抄;同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另一位律师谢远东被警方带走,家被查抄;也在同日,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从上午11:30开始,对北京锋锐律师所查抄,他们撬开多间律师办公室及财务室门锁及多个保险柜,抄走大量案卷、财务账簿资料、律师事务所所有印章;搜查直到下午五点多结束。
【大陆律师被大规模抓捕、约谈】7月13日,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统计,截止到目前,共计114名律师、律所人员、维权人士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会见】7月15日下午,湖南省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向张重实律师发出《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因犯罪嫌疑人谢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决定不准予申请人会见谢阳。谢阳律师引起公众注意的是其担任庆安枪击案徐纯合的代理人,他于7月11日被长沙警方带走。
【王宇律师家人被约谈、恐吓】7月18日16时左右,王宇律师之子包蒙蒙,及包蒙蒙的奶奶、姥姥和姑姑等4人被警方约谈。警方要:禁止包蒙蒙参与父母被抓之事;禁止家属聘请辩护律师;禁止包蒙蒙回北京;包蒙蒙姥姥可以回京,但警方必须跟随;不会归还护照及钥匙。
【律师家属起诉新华网】7月18日,北京谢燕益律师的妻子起诉新华网,要求新华网就歪曲报道谢燕益律师相关事件进行公开道歉。据诉状讲述,谢律师的妻子于2015年7月18日晚上11点钟,通过网上看到新华网的《北京锋锐律所案追踪》一文,提及9名律师等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中包括谢燕益律师,谢燕益并不是锋锐律所的律师也没有任何业务上,金钱上的来往。
【235人被抓捕、约谈】7月18日,从民间公开资讯的不完全统计,被抓和被传唤的总数已达到235人,其中律师131人、公民104人,被刑拘和秘密关押则有21人。大陆当局的行动,更由维权律师界扩大到公民、活动人士、宗教界、学者,以致文学和艺术界。由于维权律师受到威胁和打压,被捕的非知名人士因关注度不高,获得法律援助变得更加困难,很多人至今无法请到代理律师。香港法律界发起全球联署声援。
【联合国人权专家敦促中国政府停止抓捕律师】7月19日,联合国人权专家敦促中国停止拘捕,并呼吁“律师应当得到保护而非骚扰”。专家认为:“律师对确保法治是必不可少的,他们应当受到保护而非骚扰。”近期,愈来愈多的律师以及与他们工作相关的人士,包括律师事务所职员、律师助理和人权捍卫者,均被拘押。其中,有人完全与外界隔绝,还有人被传唤及盘问。
【隋牧青律师会监视居住,禁止律师会见】7月20日,广州警察告诉隋牧青律师的妻子:隋律师已被秘密监视居住,不要在网上声张,不要请律师会见。
【会见】7月20日,浦志强的妻子孟群和代理律师尚宝军本表示,律师近一个月都没有被获准会见浦志强。
【实习律师起诉广州律协】7月23日,广州实习律师杨斌起诉广州律师协会,要求法院判令被告对原告的律师执业人员实习申请限期作出实习登记行政决定。据悉,杨斌之前在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工作了23年,今年辞职后向广州律师协会递交实习律师申请材料,但至今未获通过,原因是广州律协要求她提供自14周岁以来的无犯罪记录证明。对此杨斌认为,这是被告违反行政许可法给原告等类似的实习人员增设了额外的行政许可条件。
【向北京检察院发出法律监督申请书】7月24日,据维权网报道,针对大批中国律师和维权人士在当局“709拘捕行动中”失联,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汉中和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永福两人,向北京人民检察院发出法律监督申请书。 据报道,上述两位律师已接受目前遭拘押者包龙军母亲的委托,担任包龙军的辩护人。申请书指出,包龙军7月9日凌晨携子前往北京国际机场失联。 官方媒体在7月11日刊发《公安部揭开“维权”事件黑幕》一文,公开披露“周世锋、刘四新、黄力群、王宇、王全璋、包龙军等多名犯罪嫌疑人被公安部门依法刑事拘留”。 申请书要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北京市公安局违反《刑法》第83条规定,未依法向包龙军家属送达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通知、未依法告知办案侦查机关和羁押场所等违法办案行为实施法律监督。
【国际人权组织关注中国大规模打压人权律师事件】7月24日,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再次就中国当局全国性打压人权律师事件表达关注。该组织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在日前发布的一份声明中指出,“任何人遭到秘密拘押并禁止与外界联络都很可能受到酷刑或虐待,北京公然剥夺遭拘捕律师与外界联络的基本权利,足见中国政府对法治不屑一顾”。声明指出,目前除广西律师兼法学教授陈泰和及辽宁维权人士姜建军两人被当局宣布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外,其他包括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周世锋、律师王宇、王全璋、黄力群、刘四新,包龙军;广东律师隋牧卿、湖南律师谢阳、天津维权人士勾洪国;北京律师李和平、谢燕益、谢远东,以及维权人士刘永平、胡石根、林斌等十多位遭拘捕人士的家属均没有收到任何拘留通知。
【信息公开申请】7月25日,余文生律师向天津市公安局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天津市公安局对王宇律师羁押地点及所涉罪名进行信息公开。
【“709”被抓捕法律工作者涉嫌寻衅滋事】7月28日,王磊律师接受刘四新亲属委托,任全牛律师接受赵威亲属委托,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区公安分局。两位律师出示证件后,要求了解当事人的涉嫌案件是否该机关办理管辖。河西区公安分局预审支队的副队长赵旭说,刘四新、赵威系部分同案,均涉嫌“寻衅滋事罪”,现在羁押在河西区看守所,有上级成立了专案组指定河西分局管辖办理。目前不允许律师会见,原因是发现“新罪”,涉及“三类”案件,会见需要办案机关批准,现在不批准会见。
【会见】7月30日,浙江金华教案,赵永林、王学明、陈建刚律师到金华看守所会见被羁押的当事人,均被看守所以正在提审或当事人不见律师为由拒绝。
【控告】7月31日,余文生律师向监察部发出控告函,控告公安部及其下属厅局级部门人员大规模抓捕、恐吓律师、公民,“未审先判”等违法乱政及反人类行为。
8月:
【李春富律师被抓捕】8月1日,李和平的弟弟李春富律师被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带走,同时家也被抄,电脑、卷宗、书籍等被抄走。自7月10日李和平律师被警察带走并失踪后,李春富律师一直为寻找李和平律师而奔波、呼吁。
【申请行政复议】8月2日,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向北京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要求责令被申请人北京公安局大兴分局对李和平“被失踪”一事立案调查,核实采取强制措施的办案单位、强制措施性质、羁押地点;,并对被申请人的违法渎职工作人员进行查处。该政复议申请书陈述:“2015年 7月10号中午12点多,我丈夫李和平户外陪五岁女儿玩耍时突然被几名不明身份人员控制,他将女儿送回家中后被这些人强制押走。几分钟后又有约十余个不明身份人员涌进我的家中,其中一人掏出证件晃了一下,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收了回去,接着他又拿出一张印有《搜查证》字样的纸,写的是李和平‘涉嫌刑事犯罪’,没有具体罪名,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其他内容,《搜查证》也被收了回去。现场无人着警服,也没有人再出示任何证件。从中午12点半开始持续到下午将近4点,搜查人将我家中的三台笔记本电脑,一台台式机的主机,十个u盘,两部坏的手机,两部好手机,以及李和平放在随身双肩包里的钱包、银行卡等物品查抄,此外,还包括整整一个文件柜的卷宗,并借用我家的购物小推车和纸箱子将前述物品打包带离,称结案后归还。事后一人要求我在一式多联的《物品清单》上签字,我要求给我一份,被蛮横拒绝。”
【张维玉律师被淄博律协处分】8月3日,张维玉律师收到淄博律师协会下发的处分决定书,因张律师在今年5月11日到29日,为捍卫律师阅卷权而坚守在江西高院门前,淄博律协给予其“公开谴责”的处分。
【会见】8月4日上午,王飞、李国蓓律师前到天津河西区看守所会见高月,出示律师证件、递交委托及会见手续后要求了解案件承办人信息,并向案件承办人了解案件情况,依法会见高月。窗口工作人员查询后,答复称此案承办人外出,不能介绍案情。经再三询问,窗口工作人员亦拒不透露承办人姓名、电话。经持续交涉后,下来一位赵姓队长,自称承办人的领导,对于承办人姓名、电话仍然称“不方便透露”。对于代理律师提出的会见要求,答复称在审查此案期间发现高月涉嫌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三类犯罪行为(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故按照法律规定,律师会见需要经过侦查机关许可,侦查机关可以不批准会见。
【联署控告】8月4日,200名律师和法律工作者联署《紧急请求依法追究公安部数百警察对全国200多位律师和公民涉嫌严重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诽谤、徇私枉法罪刑事责任》,当日16时前特快专递寄中央纪检委王岐山、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组织、参与“709”大抓捕的警察及进行抹黑化报道的记者提出控告。
【王宇律师被监视居住,不让律师会见】8月5日,湖南文东海律师、北京李昱函律师受王宇律师之母委托,到天津寻找失踪近一月的王宇。在河西区公安局二号院预审支队,警察告知,王宇是被天津市河西分局采取了指定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关押地点不便透露,罪名是寻衅滋事,但同时涉嫌其它有关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所以肯定不能够让律师会见。
【搜查、传唤】8月6日晚,北京警察撬门进入余文生律师家里进行搜查,拿走电脑、U盘、光盘等物品,并对余律师进行传唤,余律师在派出所被关押24小时后才获释。
【庭审后律师被扣留】8月7日,胡林政律师在湖南怀化中院开庭,庭审结束后,法官以了解上次开庭情况为名将其扣留并关在地下室。
【天津警方不准予律师会见王宇】8月7日,李昱函律师收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作出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决定书》称:因王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根据《刑诉法》第37条第3款之规定,决定不准予申请人会见犯罪嫌疑人王宇。
【王全璋律师涉嫌寻衅滋事、煽动颠覆】8月9日上午,李仲伟律师第三次到天津河西区看守所,寻找失踪的王全璋律师。经过反复交涉,办案人员答复:王全璋涉嫌寻衅滋事和煽动颠覆两个罪名,8月4日被刑事拘留(后经查证是监视居住——编者注),通知书已经寄往他身份证上的地址案情不便透露,目前不允许会见,如果书面要求会见,他们会给书面不允许会见的决定书。
【律师出境在经常遭遇拦截、搜查】8月11日下午,钟锦化律师和家人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准备出境前往美国旅游时,被十多个警察分别强制带往机场房间,进行将近2个小时翻箱倒柜、显微镜式恐吓性、侮辱性非法搜查搜身。整个过程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执法证件和法律文书。
【限制出境】8月11日,斯伟江律师被北京市公安局限制出境,理由是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香港八团体发布联合声明,声援大陆被捕律师】8月13日,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发布消息,为了声援那些近来被中国政府大规模拘捕的大陆维权律师及公民,香港8个团体发起联署声明,迄今已有全球50多个人权团体参加联署。消息说,中国大陆政府大规模拘捕维权律师的行动至今已超过一个月,加入联署的全球 50个团体发表严正声明,敦促中国政府恪守依法治国承诺、尊重正当程序 并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关注中国律师及公民遭大规模打压事件。声明说:“我们呼吁香港及国际社会继续关注中国政府自7月9日进行大规模拘捕。至今仍然有17名律师、其助理及律所工作人员被违法拘禁超过4个星期,或是处于失踪状态。恳请国际社会积极关注中国执法机关对被囚者施行酷刑及不人道待遇的极大可能性。希望社会各界关注事态发展,继续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释放并拘押的法律工作者。”
【陈泰和律师被监视居住】8月13日,陈泰和律师的强制措施由刑拘被转为家中监视居住。
【会见】8月14日,燕薪律师到江宁看守所会见王健,被告知领导通知说王健辩护人会见时要经办案单位同意。燕律师说王健涉嫌的寻衅滋事并不属于三类罪,领导意旨不能对抗和代替法律。
【向全国律协寄发公开信】8月17日,被天津警方抓捕的王全璋律师的妻子,向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寄发公开信,要求全国律协履行职责,维护律师的合法权益。
【限制出境】8月20日,梁小军律师在首都国际机场被北京公安局限制出境。据悉,截至目前,已经有李方平律师、张庆方律师、斯伟江律师、钟锦化律师、蔡瑛律师、梁小军等至少七位律师被北京市公安局限制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名义限制出境。
【陈泰和律师被带回家中监视居住】8月22日,陈泰和律师被广西警察带回家中监视居住。陈律师于7月12日被广西国保抓捕,7月13日被刑拘,7月15日、25日被两次抄家。
【抓捕】8月25日深夜,代理浙江一系列教案的张凯律师及其助理在温州被警方抓捕
【监视居住】8月31日,李贵生律师交涉了解到的张凯律师案的初步信息:办案单位是温州市公安局,被采取定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会见 监视居住】8月31日,袭祥栋律师接受王全璋妻子委托,在王全璋妻子及姐姐的陪同下到天津河西看守所寻找王全璋,在窗口提出会见要求,工作人告知查无此人。袭律师又到预审支队找赵旭支队长,递交辩护手续,赵告知:王全璋涉嫌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犯罪,经重新落实,对王全璋采取的是指定监视居住强制措施,指定场所不便透露,是否准予会见及答复案件情况,要等转达专案组后由他们依法答复。赵自称不是该案件的承办人,仅负责接待并转达律师手续及要求。袭律师提出书面会见申请及了解案件有关情况函,赵答复会及时转达,相关文书由专案组决定后会邮寄。袭律师提前准备的变更强制措施申请是以之前获取的刑拘信息作为基础,因情况有变,未再递交。袭律师提出办案单位应保障辩护律师与王全璋之间的通信权,并将事先写好的信要求办案单位转交给王全璋,赵看完后表示会转交案件承办人,由他们具体处理。袭律师提出约见案件承办人,赵答复会转达要求,如安排时间与律师见面会提前通知,现所有专案组人员都在指定地点办理此案,无法即刻通知。
9月:
【美人权基金会督促中国政府释放被捕律师】9月3日,美国人权基金会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被抓捕的中国人权律师。
【284名律师(法律工作者)被警方采取各种强制或骚扰措施】9月4日,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统计,截止到今日,至少284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家属被拘留、带走、失联、软禁、限制出境、约谈、传唤、限制人身自由。
【台湾律师联署关注大陆人权律师】9月5日,来自台湾各地的一百多位律师在律师节大会上,联署关注中国人权律师遭当局大规模打压的事件,并以“一人一明信片”要求中国政府释放至今仍被任意拘押甚至“失踪”的律师和维权人士。
【信息公开申请】9月5日,余文生律师向北京市公安局寄发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去年9月5日在程海律师停业听证会事件中强制传唤46名公民(包括9名律师)的原因及法律依据。
【监视居住】9月6日下午,张凯律师的家人收到温州警方寄发的对张律师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的通知书,张凯律师涉嫌罪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
【限制出境】9月6日,葛永喜、刘正清和黄思敏律师分别在深圳和武汉被限制出境,理由是他们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会见】9月10日上午,李仲伟律师同王全璋律师的姐姐一起到位于河西看守所的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预审支队。除了继续书面要求会见外,还根据之前袭祥栋律师了解的情况继续要求依法告知案件主要事实和被监视居住的地点,要求河西分局告知王全璋是否已经被批捕,要求告知王全璋是否有信件委托办案人员递交家属、是否需要衣物、书籍等事项。接待人员称赵旭支队长这两天开会,无法直接接待律师,李律师提交的书面材料他们会转交赵旭和具体办案人员,要求了解的情况核实后会电话告知。李律师要求他们当时立即电话核实,他们解释自己非办案人员,无法立即告知。
【会见】9月11日,李和平律师的代理律师马连顺律师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看守所和预审处递交了手续,要求会见,并要求公安部门答复是否对李律师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办案单位及介绍案件情况和涉嫌罪名。马律师到天津市公安局信访处,查7月27日要求信访部门查证李和平律师的落实情况,女警官称“查无此要求”。
【会见】9月11日,谢远东律师的代理律师李永恒律师及谢的家人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要求会见及转交衣物被拒,当局收下了《要求会见等书面意见》。之后,李永恒律师到天津市公安局信访处填写了《来访资讯登记表》。14日,李律师再次收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拒绝会见的决定书。
【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两周年】9月13日,中国人权律师团发布《风雨中我们一路同行——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两周年声明》。声明中说:“两年前,中国公民社会遭遇前所未有的打压,众多公民因为践行自己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而身陷囹圄。有鉴于此,两年前的今天,多位律师联名发起成立中国人权律师团,为遭遇人权践踏的公民提供法律帮助,捍卫基本人权。其后,全国各地律师陆续声明加入,至今已达276人。两年来,中国人权律师团以捍卫基本人权为宗旨,关注人权事件,介入人权个案,发表共同声明,敦促中国政府尊重和保障人权,为推进中国法治建设,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而一直努力着;中国人权律师团的律师们夙兴夜寐、孜孜不倦地奔赴在祖国各地,以天生良知与血肉之躯阻挡着人权状况的持续恶化。”针对“709”大抓捕事件,声明中表示:中国警方对中国人权律师的残酷打压严重背离了本届中国政府所倡导的依法治国的理念,更对中国现存的律师制度造成严重破坏。中国法治尚存的一丝微光也终于被这浓重的黑暗所掩蔽了。暴力和谎言绝不会让我们的良知屈服,民主和公正永远是我们共同的理念,捍卫人权一直都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依法治国是我们心中不灭的梦想——我们是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会见】9月15日,李春富律师的代理律师高承才律师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区看守所要求会见,被拒。律师说家属都没收到采取强制措施的通知,办案人员说肯定已通知。律师要求知道被监视居住的具体位址,办案人员说得请示上级。
【会见】9月15日,隋牧青律师的代理律师冉彤律师到广州公安局询问隋牧青的情况,公安局不接待他,请他到信访室。冉彤律师到广州信访室递交律师函,要求依法告知律师该案主要案情,信访室收下了材料。
【当局要求律师“讲政治规矩”】9月15日,据新华社新华视点微博消息,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通过了《关于深化律师制度改革的意见》。该《意见》指出,要把法律规定的律师执业权利切实落实到位,确保侵犯律师执业权利的行为能够得到及时纠正。要加强律师执业管理,明晰律师执业行为边界,加强律师队伍思想政治建设,律师要讲政治规矩。
【陕西律协出台新规,禁止律师组织、参与声援】9月15日,陕西省律师协会出台一份关于律师办理重大、敏感案件的新规,禁止律师组织、参与声援团、围观等。中国澎湃新闻16日说,该新规被认为是为了约束“死磕派”律师。陕西律协回应称,新规只是对该省律师给予业务指导,并不是对律师执业的一种惩罚性、禁止性制度规定。
【行政诉讼】9月16日9时至14时,王甫、张磊、刘金滨、杨建雄诉衡阳市公安局蒸湘分局要求撤销被告相关“行政处罚行政行为”一案,在衡阳市蒸湘区人民法院开庭。原告王甫及代理律师朱孝顶、赵霞,原告张磊及代理律师王誓华、张耀军,原告刘金滨的代理律师张维玉、杨学林,原告杨建雄的代理律师李长青、宋思玲出庭参加诉讼。
【会见】9月17日,李和平律师助理赵威(网名考拉)的代理律师任全牛到天津河西公安分局预审支队提交书面手续、会见申请及提出律师意见。任律师得知赵威的强制措施现在是指定监视居住,罪名确定增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任律师到河西看守所查询赵威的信息,要求会见,警察说“里面从来没有过这个人”。
【会见】9月21日,王宇的代理律师文东海律师等赴天津市河西分局再次要求会见,了解基本案情,要求和王宇通信,警方均予拒绝。后律师到检察院控告,检察院收下了控告材料。
【官方出台规定保障律师执业权】9月21日,据新华社报道,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近日联合出台了《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规定》以律师执业权利保障为主题,强调各政法机关应当尊重律师,健全律师执业权利保障制度,不得阻碍律师依法履行辩护、代理职责,不得侵害律师合法权利。同时,主要针对法律规定的律师执业各项权利落实不够有力,尤其是在律师会见、阅卷、申请调取证据以及庭审辩论辩护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提出了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相应措施。
【通信权】9月22日,刘金斌律师收到长沙警方转交的谢阳律师的回信,部分地实现了辩护律师与被羁押的谢阳律师之间的通信权。信中谢律师希望尽早与辩护律师会见,希望律师最大限度地依法维护他的合法权益。
【被抓捕律师的辩护律师发布联合声明】9月24日,“709”事件28名辩护律师发表联合声明,表示自己决不会主动解除委托,要求警方立即纠正此前的违法行为,呼吁检察机关充分发挥它们的法律监督职能,督令警方重新回归法律的轨道,重新捡拾起法律的尊严,共同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
【搜查、失踪】9月24日,警方到高智晟律师的陕北老家中进行搜查,高律师再次失踪,后又被警察带回家中软禁,禁止与外界联系。
【陈泰和律师要求当局善待维权律师】9月26日,在家中被监视居住的陈泰和律师第一次打破沉默,在网上公开发声,要求当局善待维权律师。
【申请取保候审被拒】9月30日,浦志强的代理律师在北京第一看守所会见了浦志强,浦的血糖不稳定,记忆力不如从前,为浦律师申请取保候审被拒。
——律权关注发布
文章来源:独立中文笔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