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1日星期六

1300万“黑户”:我们是不被国家承认的人

中国为因应人口老化问题,未来将允许夫妻生育两个子女,等于宣告终结实行30多年的一胎化政策。然而,根据统计,中国已有1300多万超生“黑户人口”,在松绑一胎化政策当下,如何解决这个历史余毒,或许才是当务之急。


开放二孩,“黑户”怎么办?


据《天下》杂志报道,中国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发现,全国有1,300万“黑户”,占中国人口的1%,其中大部分是超生而未缴纳社会抚养费的人口,因而未能进行户籍登记。原国家计生委专家委员梁中堂曾公开表示:“只要计划生育与户口登记捆绑在一起,黑户问题就无法解决。”
而前天,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五中全会做出重大决策: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这是继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之后的又一次人口政策调整。换句话说,中国实施数十年的一胎化政策正式画下句点,那么中国黑户、那些国家不承认的人是否可以获得救赎?
黑户本身是无辜的,他们无法选择自己是否被生下来。父母都是中国合法公民,黑户也在中国的土地上呱呱坠地,却得像非法移民一样,在影子底下生活。
国际《关于无国籍人地位的公约》要求缔约各国对合法在其领土内居住的无国籍人,在从事工作以换取工资的权利方面,在自己经营农业、工业、手工业、商业以及设立工商业公司方面,给予的待遇不得低于一般外国人在同样情况下所享有的待遇。结果,黑户甚至比监狱的犯人还要低一等的类「贱民」的人口阶层,罪犯还有劳动权利,劳动后可取得报酬。
黑户的影子人生
每个黑户背后都有一段令人心酸的故事,以20岁北京姑娘李雪为例,她生来就背负父母违法生育,却缴不出5,000元的社会抚养费的命运活着,于是薄薄的户口簿,成了生活中的难以承受之重。
李雪无法上学,无法搭飞机、出远门,打工难、找不到工作,无法结婚生子。要看病,得用姊姊的医疗本,用姊姊的借书证借书,作为姐姐的影子活着。
嫁到江苏的曾蕊(化名)一直到两年前,才“洗白”有了自己的户口。此前,家里没钱缴交计生罚款。后来长大了,父亲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跑了很多次村里、镇里、派出所,却一直被以各种理由耽搁了下来。去年他按照村干部要求缴纳了3,000元罚款,才把女儿的户口办了下来。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黑户都能洗白,许多黑户继续孕育下一代,孕育出“黑二代”,代代传承着历史遗憾。
卖婴、卖身与赎身
2013年10月,一对上海小夫妻将超生二胎“送”给在通讯软件认识的网友,引发舆论哗然。虽然几经波折孩子又回到父母身边,但孩子的身份问题难解。其实在中国,网络或现实生活送婴、卖婴事件和悲剧并非个案,2009年9月1日,陕西一名14岁女孩小敏因为没有户口不能报名入学,服农药自杀;2011年7月青岛高先生因为没有钱给孩子落实户口,欲以15万元卖身5年;2013年7月四川叙永县一名16岁女孩蔡艳琼由于没有户口参加中考自杀;2013年8月浙江温岭一名被收养13年、没有户口女孩宣称要自杀;2012年2月南京宋先生由于孩子没有户口当街卖孩子……,这些还都只是有在媒体上曝光的少数案例。
中国松绑一胎化,解除禁锢中国民众30多年的政策。然而,更重要的或许是,新政策能否溯及既往,泽被千万黑户,让他们重返正常生活,真正实现当一个人在中国的土地上出生,且其父母为中国公民,不管他是如何出生的,是超生、私生还是其它,他生而即是中国公民的自然法权。
文章来源:多维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