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8日星期二

陈光诚:末日疯狂,中共不断利用喉舌诋毁人权律师


中共又在不断利用喉舌诋毁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及访民了。这种做法的指导思想和1999年诋毁法轮功是一样的。只是气势没有那么大,马力没有那么足而已。 

文中多次把党卫军的组成部分“公安”说成是“民警”,把行使言论自由权和人民的响应与支持污为炒作。中共还有意识地把有组织和犯罪妄图混为一谈来混淆视听,愚弄民众。当然,中共最怕人民组织起来反抗它的暴政,任何一个独裁者都是如此。
    
中共当然知道,抢来的权力在现代社会根本不具有任何正当性和合法性。所以,只能靠谎言和暴力维持,无法堂堂正正地做到实事求是,以理服人,光明磊落。认为只要从制度上迫使人民心存恐惧,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从法律上使之不能有组织地与中共暴政对抗,专制政权就借此得以维系下去。
    
通俗地讲,社会主义的最大“优越性”就是共产党可以组织起来,以群殴的优势对付只能与它“单挑”的民众。我认为这才是所谓的理论、道路和制度“三个自信”的来源和根本所在。
    
有组织就是犯罪吗?显然不是。国际法“联合国宪章”中的“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2条第一款明确规定“人人有权享受与他人结社的自由,包括组织和参加工会,以保护他的利益的权利”。第二款:“对此项权利的行使不得加以限制。”
    
根据国际法这些规定,任何政权利用国家机器、政府公权限制公民的自由和自由地组织起来的权利才是真正的犯罪。中共政权早在1998年就签署了该国际公约,不仅至今拒绝执行,还不断公然违犯国际法,任意绑架,拘押,酷刑,侵犯公民的基本人权。
    
7月1日新的国安法(应该是共安法)实施仅几个工作日,中共就急不可耐地对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及访民进行全国性的抓捕,打压。自9日周世峰和王宇两位人权律师被抓后,李和平,谢阳,隋牧青,王全章等律师相继被抓。


至今已有近300名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等遭抓捕关押或传唤威胁。而且禁止被抓者与律师会见,甚至威胁要求会见被抓捕的律师的律师和他们的家人。
    
王宇律师的16岁儿子等家人也遭威胁软禁,孩子不能按计划上学。中共为了逼迫之前被抓的吴淦(网名屠夫)认罪,竟然株连抓捕了他的父亲。另外,中共爪牙几乎要求所有遭传唤威胁的人不要关注周世峰、王宇两位律师的案件,不要在网上发表评论,已经写的必须删掉。
    
我不禁要问“你中共要是做的对,还怕人说吗?”不难看出这是一场由中共高层统一部署直接指挥的、蓄谋已久的迫害行动。
    
尽管如此,大量不断揭露中共乱权妄为的信息说明人民的心气益强已远胜从前,恐吓的作用式微已今非昔比。
    
近10多年来,中国人民的意识觉醒,超过了过去几十年的总合。从个人维权走向群体维权,从维护物权到捍卫人权。各地各界的朋友为了公益与责任守望相助,彼此支援,围观迫害,不畏艰险。行动力与影响力都迅速地大幅提高,公民的这种互动维权是公民社会日趋成熟的标志。
    
公民的行动,使得中共的“斩首”、“截访”、“黑监狱”等黑箱维稳难度越来越大,成本越来越高,付出的政治代价更是无法估量,故成中共的心腹大患。其实这是中共政权全面腐败堕落所导致的社会的必然反应。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是社会多领域的全面反弹。
    
显而易见,并非抓了人权律师与维权者,问题就解决了。只要奴役与压迫不停,反抗与斗争就不会停止。当今时代,迫害行动只能加快人民认清中共独裁统治真面目的速度,起到陪着公民练兵的作用。历史必将证明这一点。写到此,我似乎进一步地理解了“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的真正含义。
    
其实,从中共建立庞大的暴力维稳系统来对付自己的人民,就标志着中共与中国人民的矛盾再也无法调和。一个把自己的人民视为敌人的政权,也就注定其必然灭亡。无论中共再怎么垂死挣扎,要想改变浩荡的民主历史潮流纯属痴心妄想。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