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1日星期五

乔木:中国的网絡实名举报


中國的網絡舉報越來越多,最近就有僧人舉報少林寺方丈傷風敗俗、失德違法,有長虹集團的紀委書記舉報董事長濫用職權、導致巨額國有資產流失,有官媒記者王文志舉報「中福在線」彩票嚴重違規運營等。






中國是個告密整人盛行的國度,經常有人向組織打小報告、舉報揭發,現在更有無處不在的「朝陽區群眾」,和警方一起組成天羅地網,不管多麼私秘的壞人壞事,都會被發現查處。但是網絡舉報和打小報告、朝陽區群眾舉報有兩點不同:一是公開,二是實名。






告密者除了組織,外人很難知曉,甚至有時候到底有沒有告密者,你都不知道,反正組織讓你老實交代。朝陽區群眾具體是確有某個人、某些人,總是能發現賣淫嫖娼、吸毒賭博,還是警方抓人私德把柄的借口,沒人能說得清。






但是網絡實名舉報不同。舉報人本來是想借助輿論的壓力,促成問題的處理,但一旦公開,自己也同樣被置於輿論之下,被人質疑動機、曝光個人信息和隱私。而實名舉報,還面對著政治風險、法律訴訟或打擊報復等可能的後果。
敢於實名舉報,表示舉報者有證據、有信心、有責任承擔後果。選擇網絡公開舉報,往往是不得已的做法。之前舉報人一般會在單位內部由下而上反映,或者向上級單位、管理機關報告。但舉報單位的領導,會直接招致打擊報復,而向外面舉報,材料轉了一圈,很可能又會回到被舉報者手上。
比如長虹的紀委書記舉報董事長,作為負責紀檢監察的領導,他知道單位的一把手,內部是沒法約束的;作為黨國一體的體制中人,他肯定也知道像這種高級別的國企領導人,只要政治上沒站錯隊,也不會真正被查處。
現在一旦選擇網絡公開,就會超越單位、行業和地域,除非被舉報人有通天的本事,否則只要共產黨還舉著反腐的旗子,迫於輿論的壓力,多少會有所回應。
但本質上,組織大概是不喜歡這種網絡舉報方式的,因為它不合程序,利用輿論和外力向組織施壓,製造麻煩。用現在流行的話,不守「政治規矩」;炒股票做空可以,但不能惡意做空,上訪可以,但不能越級上訪。舉報可以按程序自下而上反映,不能惡意舉報、越級舉報。
中國的腐敗之嚴重,想必人人心裏都清楚,當局是想把它限制在一個內部可控的範圍和程序中,如果人人都敢舉報,向權力挑戰,最終會危急政權本身。當然制度上,當局會有一整套信訪、內參、紀檢、雙規、公檢法等程序約束規範,心理上也足夠自信,因為絕大多數人是沒有勇氣、沒有條件、沒有證據舉報的。
至於官員是否被查處,也取決於需要而不是舉報。比如當年周永康儘管被浦志強律師公開實名舉報,但最終周雖然落馬了,浦也進去了。浦被羈押一年多,警方和檢方對應不同的罪名,總要讓法院審判這個以下犯上、影響政治穩定的家伙。
而從媒體和輿論層面,當局和被舉報的人心裏也清楚,真要查處,不舉報也會查處。只要沉得住氣,在新聞不斷的時代,不出三天,又會有新的熱點取代舉報。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