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9日星期三

人权人士请求国际奥委会拒绝北京主办冬奥会


国际奥委会7月31日将决定2022年冬奥会的主办国,是中国还是哈萨克斯坦。海外藏人团体以及国际人权组织都敦促奥委会不要选择中国。

《纽约时报》中文网7月28日的报道说,在其它几个申办国因财务或政治原因而先后退出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竞争申请后,国际奥委会将于7月31日 (星期五)决定2022年冬奥会将由北京,还是阿拉木图主办。目前藏人维权团体,以及国际人权组织和许多人权活动人士都向奥委会发送信件和有关中国侵犯人权的报告,试图说服国际奥委会不要将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授予北京。

近来,中国政府加大了对公民社会的打压,最近200多名维权律师和其他公民社会活动人士以“挑衅滋事”的罪名遭到逮捕或约谈,其中数十名仍被刑拘。国际人权组织 “人权观察”等批评国际奥委会没有严肃对待北京自举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以来,不断加大对网络信息的监控和审查、以及对社会各界的政府打压力度等事实。46岁的西藏流亡僧人久美嘉措也致信国际奥委会主席,请求不要把冬奥会举办权授予中国,否则就等于鼓励一个对其人权记录的批评越来越习以为常的政府。

人权观察中国事务负责人索菲-理查德森就此表示:

“因为国际奥委会决定,在筛选奥运会申办国过程中不考虑申办国家的人权状况,导致它处在目前这个尴尬境地:即,现在它必须在两个人权状况很差的国家中选择2022年冬奥会举办国。虽然国际奥委会前不久曾说,它为了加强本身对体育竞赛中人权保护的承诺,已经对其内部政策作了修改,并说它对同性恋者的歧视现象感到关注等,但国际奥委会依然认为,因为自己最终还是一个体育机构,关心的主要是体育运动,因此它不能考虑奥运会申办国的政治问题。它还说自己不得不尊重主权国家的法律,即便这些法律有可能是指在迫害和打压人权的。我认为,除非国际奥委会改变政策,并开始在筛选奥运会主办国期间考虑申办国的人权状况,我们今后还会继续面临目前的这种状况。我认为,奥委会不能总是藏在‘不能干涉内政’、‘政治不能干涉体育运动’等理由的背后而持续忽视申办国的人权状况。”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在申办2008年国际奥运会期间,中国政府曾保证,会提高新闻自由,履行其国际人权承诺,允许民众在奥运会期间举行抗议活动。事实上,外国记者在北京的官方媒体中心可以不受限制地使用网络,但政府大力审查有关奥运会的负面新闻,安全官员也确保了北京设立的指定抗议区域空无一人。申请在这些区域进行抗议的人有不少在提交申请时被带走。

有200多人中国活动人士7月24号发布联署请愿书指,选择中国举办2022年冬奥会将与奥林匹克运动会提出的“增进社会和平、促进人类尊严”的目标相矛盾。封公开信中,呼吁国际奥委会拒绝北京主办冬奥会的申请, 如果赞同北京举办2022年冬奥会,将给世界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国际奥委会支持中国政府侵犯人权。这样,2022年冬奥会将与1936年柏林奥运会和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极其相似。 如果北京再次举办奥运会将成为耻辱载入史册,也将使国际奥委会成为以奥运之名侵犯人权的帮凶。

人权观察的索菲-理查德森就此表示:

“我们对中国可能被选择举办2022年冬奥会感到尤其担忧的原因就是,北京在举办2008年国际奥运会的前后过程中违反了它在申办该奥运会时对奥委会所作的所有有关人权、互联网信息、言论、集会等方面的诸多允诺,同时,现任中国领导层正在开展一场前所未有的打压和限制人权以及民间社会、抓捕维权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等行动,因此,选择中国作2022年冬奥会举办国是一个非常令人厌恶的概念。北京当局目前向世人所显示的是,它既是一个非常有权势的政权,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心虚和偏执的政权。中国政府近几年的行为还显示,无论它本身的法律有什么规定,不论它对国际社会作了什么承诺,它愿意做什么、想怎么做,他都会随心所欲,即使是在是否归还死亡藏族僧侣之的骨灰的问题上,北京也可以在无视法律、人道道义、以及起码的人之常情,而胡作非为。如果国际社会再次把举办奥运会这个荣耀赐予北京,这只能是给它赠送了为自己做政治宣传和吹嘘的有力工具。”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目前尚不清楚,人权组织和活动人士对国际奥委会提出的请求是否会产生影响。人权倡导人士并不乐观。此外,另一个申办国哈萨克斯坦的人权纪录也相当糟糕,此外,该国自1991年以来一直由纳扎尔巴耶夫一人领导。

人权观察组织上周公布一封信,呼吁国际奥委会,无论哪个国家赢得举办权,都要确保它必须遵守该委员会2014年采用的改革方案。经过修改的《奥林匹克宪章》要求主办国维护新闻自由,将“人类尊严”视作奥林匹克运动的一个基本要素。

文章来源:RFA 记者:希望;责编: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