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8日星期二

重庆数十访民抗议《重庆日报》虚假报道


重庆数十名访民周一再次抗议《重庆日报》有关23万余件群众诉求问题件件有着落的报道。有参与抗议的访民向本台表示,他们访民的问题至今没有一件得到解决;他们不满报道作假,要求报社公布数据来源,但遭到报社的拒绝。

20150624002_brief.jpg

重庆88名访民周一上午来到《重庆日报》报社门口,抗议报社虚假报道。

访民所抗议的是报纸在6月24日刊登的一篇题为《23万余件群众诉求问题 件件有着落 事事有回音》的报道。报道中写道:我市针对老百姓诉求反映信息传递和解决力度层层衰减,而基层组织又缺乏足够能力和资源等症结,依托全市党建云信息化平台建设,创新开发出了“服务群众工作信息管理系统”(简称“重庆群工”)。去年4月,重庆群工全面上线。经过一年多运行,逐步构建起一张覆盖所有区县、镇街和村(社区)、终端使用人群27万余人,上下贯通、便捷高效的民情传递网,并交出了一份满意率达95%以上的成绩单——迄今受理群众反映超过23万件,办结率为98.6%,余下也都在办理中,实现了“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

参与了抗议活动的访民肖建芳当天下午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不知道这所谓的“23万件群众问题”是如何统计出来的,为何他们访民的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

“他6月24日报道了一次,说重庆解决了23万件(群众问题),今天星期一,我们去那里,要他给我们一个说法,哪些人解决了,给我们公布出来,他们还是没给我们答复。他今天又出了一张报纸,又增加了1万,24万了。根本都没有解决,他这是虚假新闻嘛。”

肖建芳说,只要《重庆日报》不给出一个合理的数据来源,他们还会继续抗议,并且不排除会申请信息公开。

根据“六四天网”的报道,下午1点多,访民刘开敏被抓走。肖建芳告诉记者,刘开敏是被所在区县的政府人员带走的。而她本人在前往报社前也一度遭到控制。

“早上我出门的时候,我们政府也派了几个人跟踪,我上车的时候,他们就不让我上车,两个人把我死死地拽住,拽下来,要我坐他们的车。他们的车去市政府里面,后来我说我要上厕所,就跑掉了。”

这已不是访民们首次抗议该虚假报道了,7月20日,38名访民也曾前往报社抗议。曾于上周参与抗议的访民赵安秀周一告诉本台,目前她被限制了人身自由,无法出门,她还向记者控诉了当地政府的行径。

“24个小时轮班监视我,一班两个人,如果我要到哪里去,他们相互之间打电话。他们太坏了,限制我的人身自由。现在什么都干不了了,我要出去理发,他们也不准,限制在家里面。他们太坏了,他们是土匪流氓。现在国家怎么搞成这个样了,我也没搞清楚。”

肖建芳也认为,目前访民的境况变得糟糕,截访的现象不断严重,他们这个群体的权益越来越无法得到保障。

文章来源:RFA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汉强/吴晶